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東方夢記言貳-參拾肆-妖怪之山攻防戰下中(惰性爆發!

「這就是你們的做法?」在陰暗的房間中,莉格露獨自站在床邊:「慧音小姐這麼做…米絲琪妳也這麼做…我真是太傻了……」

「妳們怎麼說也都是為了自己…妖怪怎麼可能真的為夥伴著想呢?」她端詳著雙手,雙眼透出綠色的螢光:「太久沒有使用我原先的力量,都忘了我原先是誰……」說著,她的雙手周圍也開始有螢光飄動……

「飯送來了哦∼」

就在這時,外面有輕巧的細聲傳來,門被緩緩推開。莉格露雖然聽不出這是誰的聲音,但還是躲在門後。身體的長影被拉到床頭上,難以辨識體型,她縮著早已充滿螢光的右手屏息以待。直到頭隱約顯出來,即刻伸出右手掐住對方,關起門來壓制在旁邊。

「呃!」

她聽到熟悉的聲音,定睛一看,驚訝地發現自己正掐著尹伊的脖子,她趕緊把右手放開。

「咳…咳…」尹伊摀著脖子,緩緩爬了起來:「咳…你是誰…」

過了好一會兒,莉格露才回過神來,趕緊道:「對不起!對不起!」

「恩…」現在尹伊感覺好了一些。但他摸了摸脖子,卻感覺有些癢跟刺痛:「這是什麼?」

「這是…」莉格露遲疑了一下,才尷尬地笑道:「幼蟲的…汗?」

「汗?」從尹伊的語氣,他已經猜出是怎麼回事了。他急忙喊道:「水!這附近有沒有水!」左顧右盼毫無援助的狀況下,他撕下袖子的一段,吐了一些口水在上面稍微在脖子上搓了幾下,接著就把莉格露抱著衝了出去……

在往他們印象中唯一水源的地點前進中,莉格露看到短暫未見的光明、雙雙倒地的哨兵、黃澄澄的樹林,以及尹伊匆忙要尋求水源的表情,和他脖子上的傷痕…

她原先欣慰的表情,漸漸染上一層陰影……

==============================================

在此同時,在彼岸與霖之助等纏鬥的小町已經開始感到體力不支。她有些吃力地閃躲劍的揮掃,小聲說道:「真的是死纏爛打啊…」說完,使勁向後一跳。

「小心應付就好,妳打不過他的。」四季映姬也在迴避的空檔靠到她旁邊:「他使用的可是天照大神的神器。」

「我知道…說得輕鬆啊…」小町疲憊地笑了笑,她們倆應著接下來的另一波攻擊,又各自往兩旁跳開。

「我說…」小町有點勉強地檔掉霖之助的刺擊,笑道:「能讓我喘口氣不?投降也可以?」

「小町!」四季映姬的反應嚴厲而迅速,小町只是乾笑幾聲。

霖之助停了下來,看著她們:「妳覺得,若妳們投降會有什麼下場呢?」

「嘛…」小町表情懊惱地低著頭,一會兒抬起頭來苦笑道:「想做什麼都可以哦∼」

「小町!!!」四季映姬冷眼盯著她:「要是本……」

「停!」就在她要發牢騷時,萃香打斷道:「妳說下去就沒完沒了,咱們還是打吧。」

「等一下!」小町急忙喊道:「等一下啦!」她話才說完,立刻又得閃過一記突刺:「咳!」她雖然及時閃了過去,卻開始咳了起來:「咳…咳…」

「沒事吧!」四季映姬看到,趕緊過去攙扶著她。

「…呃…呵呵…」小町勉強支撐住,苦笑調侃道:「就說等等麼…就算沒出全力…也會累的…」

「等不了啊。」霖之助用無奈的語氣道。當他看見小町脖子上纏的布透出一點紅暈時,嘴角揚了起來。

「別擔心,」他將劍柄向後拉,做出預備突刺的姿勢:「很快就結束了。」

「你不該這麼做的。」四季映姬立刻護到她的面前:「難道你們能在這勝過我麼?」

「妳認為呢?」萃香也上前一步:「要比力量,鬼族可是相當有自信哦∼」愛莉絲則是雙手抱胸、沉默不語,所有包圍她的人偶,一齊將手執的矛頭對準她們倆。

「所以,妳們要投降麼?」一個聲音從他們三個後面傳來,他們聽到這聲音都相當詫異。

霖之助收起天叢雲劍,愛莉絲的人偶放下它們的武裝,他們三個不約而同地轉身向後。

「要呢?或是不要?」亞撒從他們當中走出來:「只要你們投降,絕對不受任何傷害,我們也只有一個要求。妳們得放棄自己的正義,服從另一套標準。」

「怎麼可能呢?」四季映姬闔上雙眼:「這是我的領域,只要放棄彈幕協定,你們沒有機會。」說著,她口中開始念念有詞…

「恩。」亞撒搓著手,看看在他旁邊的霖之助與愛莉絲:「剛才真的很高興你們肯照我的話過來。雖然晚上我得依約跟理香子共進晚餐,但我會給你們最豐盛的一餐。有各樣的酒、茶、肉、菜、甜點,只要記得不准喝醉。」說到這,亞撒看向萃香,萃香只是搔著頭大笑。

「你們這邊的工作就到這吧。」亞撒指向四季映姬的後方:「往這邊過去應該會有一條路往中有之道。你們要在那邊持著武器固守,不要讓任何生命逃過來。只要他們敢有越過去的念頭…不…還是抓住他們就好了…」

「好啊!有酒就好辦,走吧!」萃香雀躍道。她帶頭在前面,直接與四季映姬她們擦身而過。隨著,愛莉絲與霖之助也都跟了上去,都從她們身旁走過。四季映姬口中念著咒文,看著他們一一離去,眉頭皺了起來。

他們離開後,亞撒一手叉著腰,伸出另一隻手道:「妳還要繼續試麼?」

「映姬大人…」小町在後面陪笑汗顏道:「別試了…這樣很糗啊…」四季映姬這才靜了下來,白了她一眼。

「哇…不要打我…」小町看到她的眼神,嚇得用雙手抱著自己的頭。

四季映姬嘆了口氣,將目光掉回來:「你要我們做什麼?」

「我希望的是,妳們要好好考慮清楚。」亞撒左手向一旁揮去:「雖然我對這地方的法則並非寮若指掌,但我知道這邊的法則只是相對的。」

「是的,」四季映姬承認道:「並非所有死者都會來這,像吸血鬼就不在範疇之中。」

「姑且不管那個,」亞撒接著將左手指向自己後方:「在我認知中,我曾活著,也曾死去,卻不曾在死後有任何感知。在之前寄宿於這的人所復活的,也不曾述說死後的經歷,我認為這是個矛盾點。」

「這是怎麼回事?」四季映姬眼神陷入疑惑:「你不是人類麼?」

「我是人沒錯,」亞撒這時將插腰的右手按著自己的胸口:「但我可不認為我們死後還有什麼東西繼續活著。」

「你在開玩笑麼?」四季映姬聽到他的話,眉頭皺了起來:「你在指控我們做的事情是助長謊言?這工作已經有千年的歷史,這是我們所知道的。」

「對呀∼」小町也抱怨道:「那就等於我之前的辛苦都是白工了!」

「妳有辛苦過麼?」四季映姬轉頭瞥向小町。小町打了個寒顫,縮了回去。

「我舉個最實際的問題,」亞撒建議道:「人與妖怪怎麼在地上增長呢?正義是什麼?人的正義只是人的正義,妖怪的正義只是妖怪的正義。妳們姑且看看我學到的正義,再做決定也不遲。」

「若我們說不呢?」四季映姬試探性地問道。

「那就只好為了肯服從絕對的法則的人與妖,讓妳們消失了。」亞撒一改溫和的語氣,拔出長劍盯著她們,正色道:「若妳們觀念中有魂的存在,應該不會害怕死亡吧?」


=======================

久久擠出一篇了=w=

雖然想過要讓小町她們上演悲劇,不過還是不要了(思

接下來應該也會是這進度吧(?

惰性爆發!(逃
版主特權=w=

能夠復活應該也就表明能永遠存在了(思

月球人應該比較能理解永恆的意義=w="

回覆 #3 ee0 的帖子

這...這真是太悲了!!!

應該說變成腐敗的蛋白質再變成土...超級悲劇啊啊啊啊啊

真是這樣的話...活著幹嘛捏?
當然要有靈魂死後回顧這有趣的一生嘛!

一定要打滿25字才能發文真是奇怪
有些人根本不用啊 = =
嚴格來說是變成土(思

畢竟我們已經是一團蛋白質了=w=
我聞到十字教的味道= =+

ee居然願意死掉變成一堆蛋白質!!
我超希望有靈魂的啦>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