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原創小說] [短篇]Eyes On Me[一]Replay Machine

此文靈感來自我的朋友,某位容祖兒超級Fans的後輩朋友…

注:與實際人物或團體沒有關係

獻給各位追星族…不只是『奈迷』…
不論您們喜歡的是誰…喜歡的是甚麼……
都希望各位能夠『珍惜眼前人』……
--------------------------------------------------------------------------------

一.Replay Machine


如果有人問您:「一年中最喜歡哪個節日?」

相信大部份人都會回答,是『聖誕節』。

那是普天同慶的日子…買蛋糕、裝飾聖誕樹等…

對於戀愛中的人而言,聖誕節又有甚麼特別意義呢?


和心上人共渡聖誕節…

是全天下(?)情竇初開的少女夢想。


不過,如果對象是某人的忠實擁護者的話…

又會如何呢?

恐怕就有點難了吧……

********************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
*香港.某大學某大樓圖書館一角*

「可惡的水樹~~!」我望著網頁上的合照,憤恨地說。

「這次又怎麼啦?」坐在旁邊的好友芷芊把頭伸過來:「只是合照而已,這很平常啊。現在誰都知道,『Chorale』的櫻姬和鈴姬是她的忠實粉絲,一兩張親密合照根本不算甚麼…」

「可是…這女人每次都這樣,總是把人家喜歡的東西搶走。」我望著『Chorale de Ciel』官方網頁Blog上,穿著晚禮服的櫻姬和鈴姬親Á地靠住那個讓我又愛又恨的女人、甜笑著的合照,我不服氣的說。

「夢夢啊,如果是因為這樣,妳討厭的也應該是那兩個將會和兩位Princess結婚的人啦。」芷芊一臉『算了吧』的表情說:「夢夢,安靜一點好不好?我知道妳剩下小提琴的實技考試而已,妳是有時間上網沒錯…可是我後天就是考試了。」

「知道了啦。我在和日本那邊的朋友MSN,就是旅行時的住宿問題啦,那朋友是我之前Home Stay的『家人』,酒店太貴了嘛。還以為今年也會有亞洲巡迴演唱會呢…結果只是Dome Tour…」不過,聽說沒有Asia Tour是因為亞洲博覽館和台北小巨蛋的預約都滿了的緣故……

「對了,妳和那『電車』男友,又怎麼了啊?」不是說要專心溫習嗎?怎麼還問了?

「…沒怎麼樣啊。我這幾天都沒上線,也沒通電話。還有,不要叫他『電車男』好不好?人家阿浩才不是啦。」至少外表打扮很正常…一點都不呆板也不土氣。

「二十幾歲還追看動畫、喜歡配音員多於女明星、房間裡還擺滿美少女公仔的人不是電車男是甚麼?」芷芊繼續不留情面的數著,她突然提高音量:「等、等一下,幾天沒通電話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我自己也想知道…算了,沒心情上網了,乾脆關機算了。

「夢夢…?妳跟『電車』…妳們兩人之間…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我轉為打開實技考試用的樂譜,可是譜上的音符一個也沒看進去。

「快說嘛,妳們是不是又吵架了?又是為了甚麼雞毛蒜皮的小事吧?又是他亂花錢買美少女模型嗎?這次是『白色惡魔』還是『黑色死神』啦?還是把錢都花在同一片CD的複數上啦?」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趴在書上,快死掉的語氣應道。

「…夢夢?」她清清喉嚨,小聲問:「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我已經很累了…總是只有我一頭熱,我已經厭倦只有我那麼喜歡他了……」

「那這次吵架又是因為『那個女人』嗎?」

『那個女人』…日本超受歡迎的聲優歌手.水樹奈奈。每次一想起她,我心裡都會湧現些莫名的情緒。我不喜歡她,甚至可以說是討厭她。可是…

「人家有名字的…」

「就是和娜娜同名的NANA而已…而且妳不是說:妳最討厭她嗎?」芷芊很迷漫畫《NANA》的主角大崎娜娜,所以很不喜歡提起其他和娜娜同名的人。

是的,我很討厭她,很討厭這個總是霸佔著我男友的心的女人。

「唉~~到底是哪裡不對呢?」我趴在厚厚的參考書上。

「從一開始就說夢夢妳不應該和他交往啦。妳和他之間,根本就沒有共同話題和喜好,妳數數看,交往的這兩年多來,吵過多少次了?」

呃…我不記得了,不過…應該和她的CD數量差不多吧……不對…

「我們之間當然有共同話題了。我們都是『Chorale de Ciel』的歌迷呢。」我不服氣的反駁。

「不過除了這樣,妳和他卻沒有別的話題了喔。不是我做壞心,我是真的覺得妳和他不適合。夢夢,妳和他交往這段日子,傷心難過比幸福快樂的時間還多啊,幾乎每次都是因為同樣原因而吵架…這樣下去不可能繼續在一起呢,那個女人永遠都會卡在妳們中間。」

「…說的也是呢,他總是把水樹放在第一順位。我這個女朋友也只是排在她後面而已…那一天也是這樣……」我慢慢對芷芊說……


********************


那天是星期六,我下午沒課,他也因為放假的關係,可以留在家裡專心溫習,準備十二月七號的日文能力試。至少,我是認為他是在努力溫習啦…

「阿浩,你在家吧?我買東西上來了,是你喜歡的野菜煎雞飯喔,你應該還沒吃吧?」我用他給我的鑰匙開了門,將買來的外賣膠袋放在客廳的茶几上。

但他不在那裡。我看到睡房的門是關著的,也隱弱聽到裡面傳來音樂聲,他肯定在睡房內。

咦?這是豎琴的聲音,難道他在看今年情人節的那演唱會嗎?真是的,下星期就要考試了,還在看這些嗎?

我推開房門,果然看到他面前的電腦螢幕上正播放著看似是演唱會的東西。

呃,不對,這不是櫻姬的演奏,這是水樹的演唱會!

「阿浩!」我在他耳邊大叫。

「哇!」他嚇得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夢夢?妳甚麼時候來的?」看他驚訝的樣子,大概忘了我說過會來的事了。不過,算了吧…

我堆起笑容,忍著不對他發脾氣:「就剛剛啊,你看的太入迷了,所以沒聽到我開鐵門的聲音吧。」

「…不是啦,這只是溫習得太久,看一、兩首輕鬆一下而已…」他急忙關掉視頻,螢幕恢復為水樹穿粉紅和服的Wallpaper,又換新的了嗎?之前那張粉紅玫瑰這麼快便被打進『冷宮』了嗎?

「算了…我不是說你這些。阿浩,你應該還沒吃飯吧?」我瞄了瞄桌上的動畫人物鬧鐘,上面指著快兩點半了。我認得上面畫的金髮女孩叫作『菲特』,因為櫻姬和鈴姬也喜歡她,我才記住的,絕對不是因為阿浩常提起的水樹的關係!

「原來已經兩點多了啊,妳不提醒我還不覺餓哎。」他邊說邊控制滑鼠、將MSN的狀態設置為『補給燃料中』,關掉螢幕後,便牽起我的手走到客廳去了。

並肩坐到沙發上後,我們便打開外賣開始吃了。

「…對了,阿浩。」吃了幾口,我裝作不經意的問:「月尾的機票訂好了沒有?」雖然門票的抽選結果還沒公佈,可是不早點訂機票,就算有門票也去不成了。

「月尾的機票?」

他不會是忘了吧?

「就是去日本過聖誕兼看演唱會喔,櫻姬和鈴姬在結婚前的最後一個巡迴演唱會啊。」網上盛傳,她們兩人會在演唱會最後一晚宣佈退出娛樂圈,所以…

「…我忘了…」他小聲的說。

果然……但我已經習慣他的健忘了。

「不過現在訂應該還來得及喔,只是可能沒那麼便宜了。」

「但,我可能不能陪妳去了。」

「哎,為甚麼?」那天臨時有工作嗎?

「…資金嚴重不足。Blu-ray和DVD,二十七和二十八號要去看Fighter的放映會,還有下個月的Live Goods和新單曲…如果能抽中門票的話…」我沒有忽視他臉上的期待和雀躍,那總是因為『她』而展露的表情…

「又是水樹嗎?!」他還沒說完便被我打斷了:「你答應過今年陪我的!」

「夢夢…?」

「去年你去了日本整整一個月,就是看她的演唱會!你回來時答應過我,今年的聖誕節會陪我過的,兩個月前還答應一起去看『Chorale』的!」我忍著眼淚,控訴著:「為甚麼總是水樹?你的第一順位永遠都是她!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

「夢夢妳到底怎麼了?奈姬只是我崇拜的對象啊,而且我和妳交往時,妳就已經知道我是她的Fans啊。」他一臉不解的望著我。大概覺得我很不可理喻吧。

「可是,追星也不是這樣的!你不覺得你花了太多時間和心思在她身上嗎?」就算他不是御宅族,但這樣的舉動都會讓別人誤會的。雖然我覺得某些追星族的行為更加有問題…

「我才沒有!」他提高音量:「比起那些買好幾款特典的人,我買兩片已經很冷靜了!還已經沒買那些雜誌了。」

「你自己數數看,你的房間內貼滿她的海報、桌面上都是她演役角色的娃娃,最近還追看那些不應該是你這性別和年齡看的動畫,還說自己很冷靜嗎?冒險小說改篇的『艾莉森與莉莉亞』就算了,但光是今年播放的那幾套,少女漫畫改編的『惡作劇之吻』、給十來歲女孩子看的『守護甜心』還有那套『伯爵與妖精』…這些呢?那應該不是製作給你們看的吧?還需要我繼續數下去嗎?」

「這是一個正常的Fans都會做的事。」他理直氣壯的反駁。

正常的Fans嗎?他怎麼還不明白我的心情……

「…阿浩,如果一定要你選擇,我和水樹,你選哪一個?」我低聲問他。

「妳又來了?之前不是說過嗎,我喜歡奈姬就像妳喜歡松本潤、小粟旬一樣而已…我都沒阻止妳迷他們啊…」我感覺到他開始慌張也有點生氣了。可是…不把這解決的話,水樹她永遠都會是我們之間的阻礙…

「…假設她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呢?假設你像櫻姬和鈴姬那樣,離她很近呢?」

「這個…」他猶豫了。他居然猶豫了!

我低頭不語,感覺到淚水終於滑下臉龐。

「夢夢…?」

我在他伸手準備抹去我臉上淚水之前,就把他推開,然後抓起提袋,轉身走到大門前。

「…我回去了…」我背對著他。

「等一下夢夢,我有話想說…」他還沒說完,便被手機鈴聲打斷了:「…喂,我是Hiro。是,真的嗎?真的能替我約到SHINKU-San和SARAN-San嗎?謝謝…啊,夢夢!」

這兩個名字,我記得,那是阿浩常提起的,水樹的超級Fans,在那邊的年資很長也很有地位…(這麼說,年紀應該也蠻大了吧?就算怎麼小也應該和水樹同年吧…)

又是水樹?!

碰!我砰的關上大門。

「…看來我們真的應該冷靜一下。」我隔著門對他說:「希望我從日本回來後,你能給我一個確實答案…到底你是要她還是我…?如果你決定繼續當她的Fans的話,那我們就分手吧……」


********************


「…就是這樣。」

「那妳打怎麼辦?真的一個人去嗎?很危險啊。」

我堆起笑容:「所以正想找妳一起去。」我揚了揚剛拿出來的兩張票後,把票遞給她。

她接過票,看到上面的日期後,忍不住大聲的說:「這是平安夜的票!妳真的那麼幸運啊?」

幸運嗎?這種幸運我才不想要…雖然抽中了確實很高興…

「妳太大聲了,妳想害我們被趕出去嗎?」

「抱歉…我只是太驚訝了,沒想到妳真的能抽中競爭率最高的平安夜哎。」

「總之一句話,妳陪不陪我去?」我拿回票,問她。

我最想要的不是這張票……

「當然去!就算要我連妳的那份機票的錢也付,我也要去!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演唱會了嘛。」她雀躍的說。

「哈,我的那份就不用了,不過嘛…自己那張機票就要妳自付了喔,雖然我已經訂好凌晨出發的便宜機票了。」我小心地把票收回專用的信封裡。她不說我還想不起呢,今年平安夜Live的競爭率是有紀錄而來最高的…

有她陪著總比自己一個人好呢……而且,芷芊也很喜歡『Chorale』,特別是負責小提琴演奏的琉璃小姐……

之後,我們都忘了溫習的事,剩下的時間都用在討論行程上了。

反正芷芊和我的成績一向不錯,只要發揮正常,拿下B+甚至A-都不是問題呢。


※未完待續※


********************

預告:

二.Heaven Know


「或許妳說的沒錯,可是呢,戀人之間的事,通常也只有戀人自己才可以解決,外人是插不上手、也不應該插手的喔。」真紅說。

「所以啊,妳認為她們兩個幸福得讓人既羨慕又妒忌,但是,可能當中發生過很多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這可以是阻礙、可以是波折…那個笨蛋渡部秀人的事,說不定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說這段的是紗藍。

雖是這麼說,但如果現在他出現,我能說甚麼?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我實在不期望阿浩他能知道該怎麼辦…

我們都有各自的堅持,雖然在旁人眼裡看來很可笑,可是我們誰也不願退讓……

「…但是我們都明白,妳會掙扎、會不斷問自己,其實啊,妳很想他,對不對?」她們肯定的說。

是的,在我不斷自問、自我掙扎的時候,有一份感覺在我心裡卻是那樣清晰——

我想他,很想他。

「…嗯。可是…可是相見會有幫助嗎?我不想再吵一次了…這好累,我不要…」我雙手掩臉,嗚咽著說。

「的確呢,當對手是自己所愛的人時,無論贏了、還是輸了,雙方都不會快樂呢。」不知道是真紅還是紗藍在說:「別再想了,先去看完這次的演唱會再說吧。」

呃?我抬頭,不解的望著她們。

「…現在沒心情看甚麼演唱會了…」

「去吧,說不定,看完會有所得著呢。奇蹟不都是發生在平安夜晚嗎?」


********************

因為愈寫愈長,當不成聖誕賀文的東西……[@@]

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有點過份,但真的很希望會有人留言…
不論是好的意見,還是批評,我都想看到……

[ 本帖最後由 櫻緋 於 2009-5-30 11:55 AM 編輯 ]
噗,內容感覺是蠻不錯的XD

不過底下可能要加個,與實際人物或團體沒有關係(假如是貼BLOG或是投稿的話)

真要說的話,可能跟我以前寫小說有點像,會常常加「......」

雖然單幾句來看的話是OK的,不過整體看下去時,會發現「......」有點多

題材方面挺有趣的,連結到了生活常見的事情(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