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紅魔館系列 (更新至IV,7/29)

本帖最後由 lovedoa999 於 2013-7-29 11:09 PM 編輯
假如你覺得之前有看過類似的文章,請別懷疑!那絕對是你的錯覺!

絕不可能是作者覺得自己之前寫的太差才重寫的!

--------------------------------------------------------------------------

紅魔館。


那是幻想鄉中最令人聞風喪膽、人人都想要敬而遠之極凶之地。


那裡不但居住著以黑魔法研究為主、以散播災害與痛苦為樂、毫無人性的魔女。還有著打從一出生就被詛咒、被教會追殺過無數年、象徵著災難的詛咒之子。更可怕的是,那裡還居住著這個世界上最兇殘、最血腥、最強大的惡魔們,相傳那些惡魔不但可以飛天遁地、化身千萬,更可怕的是她們酷愛破壞與殺戮;凡是走過之處必定是屍骸蔽野、血流成河。更令人聞風喪膽的是相傳那些惡魔們酷愛生飲溫熱的鮮血、尤其是那些純潔無垢的小女孩更是她們餐桌上的首選主菜…


紅魔館,被幻想鄉的居民們視為詛咒之地而畏懼著,其凶名遠播、聞者無一不面露懼色。關於這塊不祥之地的傳聞就算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凶宅。


然而就在今天,可怕的惡魔們依舊在館內活動著。她們一邊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一邊藉由血腥無比、慘無人道的遊戲來取得愉悅。邪惡與黑暗的化身的她們今天又將會做出什麼樣令人髮指的瀆神行為來呢?



『咲夜!咲─夜─!!!妳立刻給我過來!!!』清爽的早晨,寧靜的紅魔館的走廊上忽然響起了一陣充滿了怒意的咆嘯。


『是的,請問大小姐有何吩咐?』回應女孩叫喚的是一名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女僕;她有著十分沉靜穩重、富有磁性的女聲,光聽這沉穩的聲音就足以令人了解到對方是名做事一絲不苟、精明幹練的女性。


『妳還敢給我裝傻!現在立刻給我交出來!』


『哈?交出來?很抱歉大小姐,請問您究竟是要小的交出什麼東西來呢?』


『少給我裝傻了妳這混蛋!』小女孩氣的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咪一樣,張牙舞爪的怒吼道:『說!妳是不是又趁我洗澡時偷偷把衣服掉包成這種奇怪的東西?而且這次更過分!連內褲都偷走了!咲夜妳實在是太可惡了啦!』


『請不用擔心,大小姐現在穿的哥德式蘿莉迷你裙十分的迷人可愛,就連小的剛剛都不小心拍掉了2GB的記憶卡,所以肯定沒問題的。』


『沒問題妳個大頭鬼!快把我原來的衣服交出來!還有快把我的內褲交出來妳這大變態!』女孩氣的直跺腳,大聲的怒吼道。


『有一點我想大小姐您誤會了,內褲的話小的有好好的準備給您才是。』


『哈?騙人!我明明找了好久都沒找到…』


『有的,小的所準備的是傳說中被稱之為”女王的內褲”的夢幻內褲,所以大小姐您……嗚喔!』


『咲─夜─!!!我以紅魔館主人蕾咪莉亞‧史考雷特的身分命令妳!!!現在、立刻、馬上把原本的衣服交出來!』面對無藥可救的女僕高貴的吸血鬼的耐性終於達到了極限,憤怒至極的她伸出粉嫩纖細的雙手一把抓住了女僕的領口像是搖鈴噹似的搖個不停。


『嗚喔喔……大小姐請您溫柔一點……小的…小的是第一次……』


『閉嘴妳這變態!』已經快被自家女僕折磨瘋了的吸血鬼,不顧形象的大吼道:『快把我的衣服交出來!』


『嗯……歐…….不……大小姐……妳好猛……嗯……那裡不行啦……(////)』


就在憤怒至極的吸血鬼打算採用更激烈的手段令變態女僕屈服時,忽然之間一道黑白的身影由後方快速的從她的身旁飛過,順帶強大的氣流將她單薄的迷你裙吹的飄啊飄啊飄的……


裙內風景令人格外的賞心悅目,嗯,具體點形容的話就像是初春時路邊那隨風搖曳、含羞待放粉紅色花朵般的可愛動人……


『…啊!』一陣錯愕後的紅魔館之主這時才回過神來,小臉立刻炸紅,怒視著的對著依然被自己高舉,卻不知不覺已經鼻血長流的女僕,咬牙切齒的問道:『……妳看到了?』


『報告大小姐……小的……小的什麼都沒看見!』女僕的聲音雖然依舊沉穩,但是那兩條掛在臉上如同小溪似狂流不停的鼻血和不知何時拿在手上,快門狂閃個不停的相機卻毫不留情的出賣了她。


……


『──啊啊啊啊!!!咲夜妳這個大笨蛋───!!!』


轟隆!隨著幼小紅魔館之主含淚的怒吼聲紅魔館的一處發生了激烈的爆炸,不愧是惡魔的住所,看來惡魔們酷愛破壞這項傳聞並非空穴來風,這是確實有事實根據的。


在爆炸的同一時間,紅魔館附屬的地下大圖書館內,一名穿著像是睡衣服裝的少女正靜靜的閱讀著手中的魔導書。


圖書館內的隔音效果做的十分好:樓上紅魔館內驚天的爆炸聲傳到了圖書館內只剩下些許輕微的悶響聲,少女對其毫無反應,只是靜靜的翻著手中的書本,碩大的圖書館內頓時只剩下古老的時鐘滴答滴答的時針走動聲與少女翻書時發出的沙沙聲。


但是,很快的便有人打破了這片沉默。


轟隆!隨著一聲巨響圖書館的大門被毫不留情的撞了開來,不請自來的黑白魔法使以誇張又華麗的飛行方式衝進了圖書館。


『唷!帕邱莉,我又來借書了ZE~』甚至還帶著笑容朝著即將成為自己下一個受害者的魔女熱情的打招呼,絲毫沒有任何做為小偷的自覺。


瞄了一眼突然破門而入的魔法使,魔女沒有露出絲毫意外的神色。只是很鎮定的一邊吩咐身旁的小惡魔去準備紅茶,一邊輕聲的問:『我們家的門番呢?』


『嗯?阿阿,門番的話現在應該在外面跟芙蘭玩吧。呀~話說那傢伙跟芙蘭的感情真好哪,連我都有些羨慕了呢。』像是回到自己家的魔法使大剌剌的挨著魔女坐下,熟捻的翻起了書桌上的魔導書。一旁正要去準備茶點的小惡魔見狀立刻氣呼呼的抗議起來。


『喂,那邊那個蘑菇狂!別靠我家主人那麼近啦!』


『蘑……蘑菇狂?』正拿翻書翻到一半的魔法使聞言錯愕的抬起頭,不可置信的指著自己,『呃……這是在說我嗎?』


『呼呼,這還真是嶄新的叫法呢。』見黑白魔法使面露錯愕的表情紫衣魔女難得的笑了起來,輕聲對怒視著魔法使的小惡魔吩咐道:『沒關係的,快點去吧。』


『是……』見自家主人沒什麼意見小惡魔也只能嘟起嘴,不甘情願的離去……


『喂……!妳好歹也糾正一下吧?』魔法使不滿地抱怨道:『我可不想以後被別人叫成普通的蘑菇使之類的……』


『有什麼關係?反正也很貼切不是嗎?』


『一點也不!普通的魔法使就可以了!』


『只差一個字而已,別計較太多。』


『那就差很多了好嗎?我才不要從魔法使轉職成廚師呢。』


『話說回來我好像有幾本關於料理的書,有興趣嗎?』


『才不!』


就這樣持續著無意義的對話,位處於地下的圖書館今天也過的相當熱鬧,當然這跟位處於上方的紅魔館比起來簡直算不了什麼就是了。


在同一時間,紅魔館外面的森林就像處於戰爭狀態一樣,密集巨大的爆破聲嚇的森林內各種動物雞飛狗跳,屁滾尿流。


『呀哈哈哈哈!!!美鈴不要只顧著跑啊,好好的跟人家玩嘛~~』一名金髮嬌小的女孩在森林某處上空興奮的大笑著,像是老鷹抓小雞似的緊追著前方灰頭土臉、狼狽不堪的中國服少女。手中一顆顆威力異常強大,血紅色的彈幕更像是不要錢似的拼命地往少女那毫無防御能力的屁股猛砸去。


『呀阿阿阿阿阿~~』看著身後一個個像是被隕石砸出來的巨坑中國服少女嚇的魂飛魄散,不禁流著淚向身後亢奮異常的金髮女孩求饒道:『妹妹大人請住手啊!被這種彈幕打到的話就算是我也承受不住的阿……!』


『哼!人家才不要!』金髮女孩聞言嘟起了小嘴,氣呼呼的說道:『人家剛剛本來是想要找魔理莎玩的!誰叫妳冒冒失失的把她嚇跑了!既然這樣的話那當然是要由妳負責啦!』


『我......我哪有嚇她……明明是她自己……』


『人家才不管啦!總之妳要負起責任來才行!』金髮女孩任性的大叫,身旁的血色彈幕宛如天上繁星地一一浮現,在少女一個手勢之下便猶如暴風雨似的朝著中國服少女席捲過來。


『媽阿!』面對著像是海嘯般撲天蓋地席捲而來的彈幕中國服少女忍不住有種想要倒地詐死的衝動,不過要是真的這樣做了估計只會更快去見上帝。身處於這種九死一生的情況下,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中國服少女知道現在終於到該拿出真本事的時刻了;只見她張開馬步,身形下壓,雙手呈喇叭狀放在嘴吧旁邊,接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呀~~不要啊~~!!救命啊!咲夜小姐~~~』


這是在她的身影被彈幕淹沒前所做出的最後掙扎,伴隨而來的便是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巨大爆炸聲……


紅魔館,那是惡魔們所居住的領地,不幸與絕望的代名詞。在那裡住著內衣褲正鬧失蹤,處於上下段真空情緒暴走中的吸血鬼姊姊。還有雖然倒在血泊之中,但嘴角卻帶著謎樣笑容升天去了的女僕長。


館內地下室抱著布娃娃、帶著甜美笑容入睡的正是玩得十分盡興的吸血鬼妹妹,至於館外森林內某座巨坑中心那一坨正冒著黑煙、被打了馬賽克的不明物體則是吸血鬼妹妹重要的玩伴,不過現在好像已經被玩壞就是了。


圖書館內則是嘴巴一打開就停不下來的魔女二人組;所討論的話題從假如靈夢神社賽錢增長的話會不會毀滅世界到推算八雲紫的真實年齡究竟是四位數還是五位數等等,包含的範圍可以說是天馬行空、森羅萬象。不但如此雙方還紛紛旁徵博引互為佐證,雖然討論的淨是些沒意義、沒營養的話題不過相信要是給第三者見了還是會忍不住為兩方淵博的知識與胡說八道的才能感到相當敬佩不已吧?


最後再離紅魔館數百公里外的博麗神社前面,紫色魔女的使魔與七色的人偶師正並列在一起,惡狠狠的用五吋釘將各自手中的小稻草人釘上樹幹,其恐怖猙獰的模樣令原本想前往參拜的人們見狀無一不是落荒而逃。而身處於神社內毫不知情的巫女則依然是用百思不解的眼神看著門可羅雀的神社與空空如也的賽錢箱……


嗯,簡單來說呢,今天的紅魔館又度過了和平安寧的一天。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外連圖片
紅魔館 II


紅魔館的當主 ─ 蕾咪莉亞‧史考雷特。


當今僅存少數的純種吸血鬼,集合殘暴、邪惡、血腥於一身。惡名昭彰的吸血鬼世家 ─ 史考雷特一家的後裔。


聽說她凶狠殘暴 ─ 喜歡用木棍將活生生的人類刺穿,像是家畜似的高高吊起,一邊品嚐水晶高腳杯中的美酒,一邊享受尚未斷氣人們的哀嚎與絕望。


聽說她喪盡天良 ─ 喜歡用古今中來、各種千奇百怪的刑具將抓到的人類折磨的體無完膚,最後再用特殊的手法使人活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體內的血液被一點點的抽出,直到一滴不剩為止。


聽說她酷愛血腥 ─ 喜歡用活生生的鮮血沐浴淨身,每次入浴時至少要用上數十對童男童女的鮮血。一邊暢游於由屍骨與鮮血所填滿的池子中,一邊享受著由血腥與瀆神所帶來的無上快感。

聽說她……



『喜歡穿著哥德式迷你裙在紅魔館裡四處搞破壞。』芙蘭朵兒‧史考雷特將上半身倚在沙發上,探出頭對著紅美鈴正在讀的新聞內容補充道。


『欸……妹妹大人……』紅魔館的門番 ─ 紅美鈴聞言抬頭露出了苦笑,順便一提現在是正正當當的工作休息時間,很罕見的不是在偷懶。


『外加不穿內衣褲,』芙蘭邪邪的一笑,兩支小腳輕踢著沙發椅背繼續補充道:『真不愧是偉大的史考雷特一家的當主;個性傲慢脾氣又差,膽子小,打雷時會鑽別人被窩,連晚上上廁所都要咲夜陪。孩子氣,討厭吃胡蘿蔔跟青椒,平時在外人前面裝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私下卻是個連布丁被偷吃都會生一整天氣的小屁孩。身為當主居然在自己家內大搞破壞,而且還是在真空狀態下穿著那種曝光率高的服裝。明明胸部沒我大、屁股沒我翹還那麼愛現。真不愧是我親愛的姐姐大人,娛樂性質超一流,讓我愛都愛到無法自拔的程度了。』


『是……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如此傷人的告白讓美鈴聽了除了苦笑還是只能苦笑,她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附近沒人後才小心翼翼的勸道:『不過剛剛的話還是不要讓大小姐聽到會比較好……』不然自己要修的東西又要變多了……


這裡是紅魔館,是一間位於霧之湖畔邊緣,深紅色的洋館,也是幻想鄉內惡名昭彰的惡魔之館。


沒有人知道這間洋館是誰建造的,甚至沒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何時出現於此的。與附近景色異常不和諧的建築,彷彿像是憑空出現似的,轉眼間便入侵了當地居民的日常與認知。


不知曾幾何時,附近的人類紛紛遷移,遠離此地。


不知曾幾何時,原本風景宜人的湖畔變的危機四伏,妖精妖怪頻繁出沒。


不知曾幾何時,安寧的夜晚變的陰森恐怖,只有在夜晚才會敲響的鐘聲就像是惡毒的詛咒,彷彿在告知黑夜之王的甦醒。


人們變的不再敢靠近此地,它象徵著無窮無盡的不祥與惡夢,它是萬惡的根源、一切災禍、病痛與苦難的發源地。日後,人們用著充滿了恐懼與厭惡的語氣稱呼這塊被惡魔們佔據的土地。


那便是紅魔館。


被神明遺忘的土地,惡魔的聚集所,萬惡的根源,幻想鄉裡最兇最惡毒的詛咒之地。血色的洋館 ─ 紅魔館!


『……以上,這就是最新刊登在新聞上的紅魔館的介紹。』完美瀟灑女僕 ─ 十六夜咲夜,用無可挑剔手法一邊替著紅魔館當主 ─ 蕾咪莉亞‧史考雷特沖著早晨第一杯阿薩姆紅茶,一邊畢恭畢敬的向還穿著睡衣,懷抱著小狗造型的布娃娃,依然有些睡眼惺忪的蕾咪莉亞做出會報。


『是嗎?做的很好,咲夜………哈嗚………』剛睡醒的蕾咪莉亞忍不住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之後便輕輕揉起眼睛來,嬌憨可愛的模樣一覽無遺。


『趴嚓,趴嚓,趴嚓。』十六夜咲夜不愧為完美瀟灑的女僕,居然可以一邊面不改色的沖茶,一邊從各種匪夷所思的角度用相機將自家主人剛睡醒慵懶的儀態一一照下,甚至連一瞬間蕾咪莉亞伸懶腰時不經意露出的小香臍和打哈欠時露出的八重齒特寫都沒有漏過。不愧是號稱行事完美無缺的女僕長,光是這一手偷拍絕活便足以令世上九成以上的變態自嘆不如。


『嗚……好睏……果然昨晚不該熬夜……』摟著小狗娃娃的蕾咪莉亞迷迷糊糊的接過女僕長遞上加過三匙砂糖,親自用嘴呼呼吹過,香噴噴熱騰騰的紅茶。她閉起雙眼輕輕抿了一口,接著便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


『好香……好好喝……』令人聞風喪膽的紅魔館館主 ─ 蕾咪莉亞‧史考雷特此時就像名普通的小女孩一樣,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一小口又一小口的享受著今天的第一杯紅茶,身後被世人視為惡魔的象徵的蝙蝠翅膀彷彿在表達女孩愉悅的心情似的,啪搭啪搭的拍個不停。而善忠職守的女僕長則是靜靜的守在一旁,等後主人的差遣。如此的細心與謹慎,不論任何小細節都照顧的面面俱到,不論任何小的事情都力求盡善盡美的精神,完美之名可謂名符其實,毫不誇張。


更令人佩服的是女僕長居然巧妙的利用主人坐的位子、自身站的位子、室內的光線與餐桌和窗戶的距離製造出絕佳的攝影環境。手中的那台數位相機更是宛如活物一般神出鬼沒,隨時能夠出現在各種不可思議的地方對正在用膳中的主人神不知鬼不覺的進行盜攝。於是,在與控制時間的能力配合之下,今天蕾咪莉亞大小姐又在不知不覺之中為自家女僕長的秘密相冊添增了寶貴的一頁。


『嗚呼呼……照這樣的步驟發展下去,遲早有一天幻想鄉的居民們會打從心裡徹底理解到紅魔館的恐怖……』剛吃完早餐、嘴角還留有些許果醬的蕾咪莉亞輕聲的笑了起來。彷彿看見獵物似的瞇起了雙眼,宛如紅寶石的雙瞳綻放著自信的風采,『到時候就是我掌握幻想鄉命運的時候了。』


『不論是妖怪、妖精、人類、神明、天人還是仙人,幻想鄉的一切終將臣服於我』充滿自信的微笑著,她仰首傲然道:『因為是我蕾咪莉亞‧史考雷特。深獲紅月的祝福,享受黑夜的庇護,左右萬物的命運,永恆不朽的不死黑夜之王!』


威風凜凜,紅魔館的當主從容不迫的走到窗旁,睥睨萬物似的俯視著底下的景色。與嬌小的身軀不成比例的王者之氣綻放著充滿著令人窒息的威嚴與霸道,君領萬物的神情與傲視群雄的姿態足以令任何人情不自禁的頂禮膜拜……


『您說的真是太棒了,大小姐。』悄悄的收起相機的咲夜一邊掏出紙巾輕輕拭去蕾咪莉亞嘴角的果醬與麵包屑,一邊流著感動的眼淚讚嘆道。


『哼哼!對吧?不枉我每天睡前花十幾分鐘苦思練習這段台詞呢!』受到誇獎的蕾咪莉亞得意洋洋地抬起小下巴,模樣當真是可愛之極。


『不愧是大小姐,為了紅魔館的宏圖霸業居然肯做到這種地步……!』輕巧的替主人梳起頭髮的女僕長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溫柔無比的目光彷彿像是個看著自家女兒一天天長大的年輕母親……


這就是紅魔館,一個只有裝傻卻沒有吐槽角色的恐怖地方。
紅魔館III



血液。



那是任何生物體內最重要的一種組織,藉由心臟與血管腔的循環流動,血液能夠遍部生物的全身,進行營養輸送、廢物排泄與免疫功能等等的任務。



對人類而言,雖然血液只佔耶總體重的7%~8%,但其重要性卻是不可取代。根據醫學研究,一般人只要流失超過20%的血液便會對生命造成危險,一旦達到25%~30%即可死亡。這意味著僅僅一千毫升的血液便足以左右人類的生死,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血液實在是太過重要,還是僅僅是因為人類實在是太過脆弱?



這是最近紅魔館的當主 ─ 蕾咪莉亞‧史考雷特開始思考的問題。



雖然以人血為主食已經有超過數百年的時間,但是直到了最近她才開始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



尤其是在看見自家的女僕長一次又一次的倒在鼻血的血窪之中、帶著一副幸福的表情升天而去的模樣之後,蕾咪莉亞認為現在是時候該嘗試著更深刻的去了解人類這種生物,像以往單單以食物或寵物來劃分牠們似乎已經不夠了。



在與自家新進的女僕長 ─ 十六夜咲夜相處過數個月之後,蕾咪莉亞開始對人類這種生物產生了諸多疑問:



是不是人類看見自己正在換衣服的模樣就會噴出長達一公尺遠的鼻血?



還是只要是人類,一旦看見自己剛洗完澡、正在穿內褲的模樣就會悶不吭聲的應聲倒地,接著血流成河,還不時會發出哼哼哈哈的詭異笑聲?



又或是因為是人類,所以每次看見自己抱著頭,蹲下來的模樣衣服就會莫名其妙的爆開,然後流著口水兩眼發紅的撲上來?



直到與自家的女僕長 ─ 十六夜咲夜邂逅之後,蕾咪莉亞才發現原來自己一點都不了解人類這種生物。



明明只是種十分脆弱、十分不堪一擊、弱到只適合當食物與寵物的生物,居然會有這麼多新奇古怪之處。



於是在本月第二十次吩咐妖精女僕將因失血過多、昏迷不醒的女僕長抬去急救之後,蕾咪莉亞決定抽空去圖書館見帕邱莉一面,好好請教一下相關的知識。



雖然麻煩了點,不過像現在這個樣子三不五時就狂噴鼻血然後倒地不起也不是事兒,更重要的是目前自己還沒能找到另一個紅茶泡的比咲夜還好喝的女僕,要是某天她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掛了的話那自己可是會很困擾的。



心中有了決定之後的蕾咪莉亞化作成無數隻蝙蝠,消失在房內。



湊巧的是,身處於地下大圖書館的帕邱莉幾乎在同樣的時間也產生了類似的疑問。



雖然自家的使魔常常會有些許異於常人之處,而且自己也算是見識過不少了,照理說早應該見怪不怪才是,不過這次帕邱莉還是忍不住對自家使魔的來歷與身份產生了深深的疑問。



尤其是當她看見自己用傳說中上古時期撒旦流傳在人間的惡魔招喚陣所招出來的小惡魔居然拿打掃書架用的雞毛撢子當工具、四處驅趕遊蕩於圖書館內的遊魂之後,她心中的疑問變的更深了。



姑且不論這隻無名的小惡魔單單在這個月內就已經有三次將剛泡好的紅茶灑在自己的頭上的輝煌成績,用雞毛撢子來驅趕遊魂這種做法也未免太過前衛,雖然不敢說後無來者,但這至少已經是前無古人了。



起碼自己從來沒聽過哪位天才會這麼做。



『咳……那個……小惡魔』看著拿著雞毛撢子追遊魂追的不亦樂乎的小惡魔帕邱莉終於忍不住輕咳一聲,有些遲疑的開口問道:『請問……妳這是在做什麼呢?』



『哈?帕邱莉大人您怎麼那麼快就忘啦?』聞言停止動作的小惡魔奇怪似的看了自家主人一眼,歪了歪頭,擔心道:『老年癡呆?』



『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額頭青筋微露的帕邱莉不由自主的提高了音量,質問道:『我是在問妳為什麼要拿著雞毛撢子揮來揮去?我不是吩咐妳去驅逐那些遊魂的嗎?』



『哈咦?我這不是在做了嗎?』滿臉疑惑的小惡魔一臉無辜的回答道,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不解。



『所‧以‧說』額頭青筋開始跳動的帕邱莉努力的忍住怒火,沉聲問道:『世界上有誰會用雞毛撢子來驅逐遊魂?妳倒是給我說說看?』



『……我現在不就正在這麼做了嗎?』



『啪機』理智線終於到了極限的帕邱莉氣的飛了起來,拿起剛看到一半的魔導書狠狠的朝小惡魔的頭敲了過去。



匡噹!



『啊嗚!好痛!』被像字典一樣厚的魔導書的書角狠狠敲中的小惡魔痛的抱著頭蹲了下來,含淚抗議道:『反對暴力!』



『少囉嗦!』一下子給氣的不輕的帕邱莉怒吼道:『世界上哪有惡魔像妳這樣驅逐遊魂的?妳難道就不會用一些只有惡魔才會用的魔法嗎?像是暗咒術還是黑魔術之類的?』



『哈咦?那種只可能出現在小說或動畫裡面的東西在現實中怎麼可能會有嘛!帕邱莉大人您是不是漫畫看太多了?』



『啪機啪機啪機』給這出人預料之外的答案氣到額頭青筋狂跳不已的帕邱莉情不自禁的又舉起魔導書,嚇的小惡魔呀的一聲立刻開溜跑到別地方去。



溜的倒是挺快的嘛!?



『哈…哈…哈……………………唉…….』差點沒給氣昏過去的帕邱莉自己一個人佇立在原地喘氣,直到好一會兒後才輕輕的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



唉,還是自己來吧。



一邊展開驅逐遊魂用的結界魔法,帕邱莉開始思考自己有沒有必要在招喚出一隻更有用點的使魔來當自己的助手。



至少不會天才到想用雞毛撢子來驅逐遊魂的程度。



……



『那個……帕邱莉大人……』在帕邱莉獨自忙了一會兒後,小惡魔怯生生的從書架後探出小腦袋,小心翼翼的問道:『您還在生氣嗎?』



『……』無言的看著一副跟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充滿不安與無助模樣的小惡魔,帕邱莉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招手道:『過來吧。』



『下次,別再拿那種東西去驅除遊魂』指著小惡魔手中的雞毛撢子,帕邱莉不禁開始懷疑起眼前這隻小惡魔的真實身份,因為像普通物質無法觸碰到靈體這種知識應該屬於是常識中的常識,恐怕就連那些完全不會魔法的人類都知道的基本常識,更何況是來自魔界中居民?



聽蕾咪莉亞說眼前這隻小惡魔恐怕是屬於階層相當低的低等惡魔,與其說是惡魔還不如說是比較類似魔界中的妖精的存在。稍微比較值得引人注意的是她身上似乎有少量但十分純正的莉莉絲血脈,所以不排除是魔界的高階惡魔與一些亂七八糟的生物亂交之後所產下的後裔。



───看來自己似乎需要找個時間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使魔才是,不過現在需要做的是……………



『……那種沒有靈性與魔性的物品沒辦法對遊魂這種沒實體的靈魂物質造成任何影響,來,拿著這個。』她一邊把一條刻滿咒文的布條交給小惡魔,一邊解釋道:『以後進行驅逐工作時,記得把這個纏在工具上面,明白了嗎?』



『喔喔喔?』小惡魔睜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道:『帕邱莉大人,這是什麼啊?』



『……是我做的驅靈刻印,可以使普通的物質也能直接接觸到無形的靈體,看妳喜歡用什麼當作工具就把它纏在上面吧。』



『原來如此!』小惡魔聞言開心的舉起自己手中的雞毛撢子,期待的問道:『那我可以把它纏在小撢撢上面嗎?』



『小撢………撢………………?』帕邱莉一臉愕然。



『對呀!』小惡魔一臉像是獻寶似的捧著手中的雞毛撢子,自豪道:『小撢撢可是我工作的最佳助手喔!不但可以輕易打掃高層書架上面的灰塵、就連隙縫裡面的積灰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打掃乾淨喔!還有還有……………』



『夠了夠了夠了!』帕邱莉頭痛似的摀住額頭,無力道:『隨妳喜歡吧,總之只要能做好工作就行了。』



『是───!』



看著興高采烈的拿著雞毛撢子(VER02)四處追趕遊魂的小惡魔,帕邱莉覺得自己今天頭痛的次數好像比過去一年都還要來的多。



『………..唉………好累………』身心疲憊的帕邱莉覺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雖然自從成為魔女之後睡眠已經不再是必要的日程課題,不過現在的她覺得自己有必要要用這種最原始的方法來恢復原本就已經嚴重不足的體力。



『帕邱莉大人?』注意到自家主人緩緩飛向寢室的小惡魔停下了手邊的工作,訝異的問道:『您這是要去哪呢?』



也難怪她會感到奇怪,因為自從被招喚出來之後她還沒有見過自家主人前往圖書館以外的地方;而且在她的印象之中這位主人似乎沒有做過讀書和喝茶以外的舉動。



『寢室。』簡潔有力的回答,沒有其他的說明,因為她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了。



『啊啦?帕邱莉大人這是要睡覺嗎?真是難得呢!』



〈還不都是妳害的!〉當然,這句吐槽並沒有從帕邱莉口中說出來,只聽見她吩咐一句『記得完成工作。』便頭也不回的飛往寢室。



『咕嘿嘿嘿……帕邱莉大人終於要睡覺了……?』小惡魔在原地佇立了一會兒,等帕邱莉完全離開圖書館之後忽然邪邪的笑了起來,『這可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小惡魔等很久了……』



之後她便像沒事兒一般的轉身繼續驅趕剩餘的遊魂,只是從身後那搖擺不已的尾巴便能看得出來,此時她的心情十分愉快。



充滿邪念的笑容,此時此刻的她,看起來才真正像是名來自魔界的惡魔。
本帖最後由 lovedoa999 於 2013-7-29 11:24 PM 編輯
紅魔館IV  惡魔之犬(上)



十六夜咲夜。



做事一絲不苟、行事完美瀟灑,身為紅魔館中唯一的女僕長的她不但有著超一流的工作能力,更難得可貴的是那顆凌駕於一切的忠誠心。



思考問題時,永遠將自家主人的權益擺在第一順位。



解決紛爭時,永遠站在自家主人的那一邊。



主人的想法便是自己的想法、主人的渴望便是自己的渴望,無論主人的想法有多麼荒誕不可思議,一旦主人決定了那麼自己都要盡全力去實現它!



這便是十六夜咲夜的信念。



將別人的意志放在自己的意志之上,乍聽之下似乎很容易,但事實上能做到的人卻是了了無幾。



也因為如此,十六夜咲夜的女僕精神才顯得額外的難得可貴。



在外人眼中,十六夜咲夜是由紅魔館當主 ─ 蕾咪莉亞‧史考雷特精心調教出來最成功、也是最理想的忠犬;平時的她看起來僅是一名工作能力超群、忠心耿耿的女僕,但一旦發生危害其主人的事情那她便會化身為最兇惡的猛獸、並無所不用其極的將其消滅。



是故,除了完美瀟灑的女僕長之外,世人給予了她另外一個稱號。



惡魔之犬。



在自家主人面前,她是最忠誠的家犬。但在外敵面前,她是最恐怖的野獸。



這便是幻想鄉大多數的居民們對十六夜 咲夜的認知。



...



妖怪之山,新聞社內。



射命丸 文正咬著筆愁眉苦臉的對著完全空白的新聞稿紙發呆。



說完全空白或許有點不太恰當,因為文章的標題至少已經被寫出來了。在為了達到更好的吸晴效果她刻意選擇用斗大的文字尺寸與黑色粗體字來凸顯該標題的存在感。



《文文新聞報夏季特別篇 ─ 惡魔之犬的日常生活大揭密!》



這便是未來最新一期文文新聞報的主題。從客觀的角度來看這並不失為一份優秀的題材,因為在絕大多數幻想鄉居民的認知之中紅魔館依舊屬於相當神秘的存在;要知道那裡可是兇名昭彰的詛咒之地,而裡面住的全都是打從娘胎出來就不知道善良是怎麼寫的惡魔一族,所以平時是不會有什麼人活的不耐煩想去主動去接近那裡,更別說去探索裡頭居民的日常生活。



畢竟就算是想自殺也有很多輕鬆的方法,沒必要去刻意嘗試最痛苦的那種。



因此射命丸 文才會選擇紅魔館作為下期的新聞主題,因為人們怕歸怕,但是好奇心依然是有的,根據以往的經驗像這種類似祕境探險啦,七大不可思議大解密啦等等之類的題材往往更容易吸引讀者們的注意。



不過諷刺的是,此時的文卻因為自己絕妙的點子而深受苦惱之中。



沒有材料。



由於紅魔館的惡魔之犬時常伴隨於自家主人的左右、又由於紅魔館的當主 ─ 蕾咪莉亞‧史考雷特並不常出門,所以導致現在發生了報導材料不足的重大危機。



當然,文並不是沒有嘗試過從外出買東西的妖精女僕身上獲取材料。可是由於妖精女僕們大多數都是頭腦簡單、行動單一且思考力較為低下,因此導致文能獲得的收穫相當的有限。



『───果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嗎.........』



一邊輕聲呢喃著,射命丸 文換了個十分不淑女的坐姿,裙下春光頓時一覽無遺。



看來為了這個特別篇自己不得不冒點險了,雖然事後自己很有可能落得被PAD女僕長追殺萬里的命運,不過這也是為了滿足廣大幻想鄉居民們的好奇與期待,承受些許風險也是萬萬不得已的事。



更重要的是,這可是提高人氣與銷售量的大好機會。



雖然自己是公認的(?)幻想鄉中最誠實公正的超實力派記者,不過由於大多數幻想鄉居民們都太難伺候的原故;普通的新聞根本滿足不了那群刁民們的胃口,這才導致新聞報紙的銷售量一直都是居低不上。



現在正是個好機會,只要稍稍犧牲一下那個既沒身材、脾氣差為人又苛薄的女僕長的個人隱私,自己就能再次(?)在幻想鄉內建立起威信,讓那群無可救藥的刁民們再次回憶起清廉公正的超實力派記者 ─ 射命丸 文 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反正就算事後對方找上門來,自己打不過難道還不會跑嗎?幻想鄉最速的稱號可不是叫假的。



文反覆想了想,覺得此計畫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完美無缺、天衣無縫。心中打定主意之後便從椅子上一躍而起,一把抓起桌上的相機,打開窗戶,便頭也不回的沖天而去。



目標 ─ 紅魔館!



『咲夜阿咲夜,妳就為了文文新聞社光耀的未來成為天上的星星吧~!嗚呼呼呼~』飛行中的文眼中盡是對耀眼光明的未來的期許,發出一陣清脆的嬌笑聲後便消失在遙遙天際之間,只留下一條長長的雲線……



……………..



地點來到紅魔館。



時間為下午一點半。



天氣晴空萬里、太陽公公火力全開、氣溫莫約36度上下。



地表被盛夏猛烈的高溫烤的異常灼熱,甚至連周遭的空氣都呈現了扭曲的狀態。



好熱。



這是文在越過不論是在冰天雪地,還是在驕陽似火的情況下依舊能穩重如山,熟睡如屍的紅魔館門番 ─ 紅美鈴之後,進入到紅魔館的院子時心中唯一的感想。



躲到某處屋簷下後文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取出腰間盛滿涼爽溪水的竹筒,打開蓋子後就立刻仰首灌進一大口水。



咕嚕 咕嚕 咕嚕。清涼的水順著喉嚨進入早已過熱的體內,宛如快被烤冒煙了的五臟六腑瞬間得到了紓解,體內的每個細胞彷彿在歡呼著、慶祝著清水的到來。



『噗哈!』痛飲完之後的文在次擦擦額頭的汗水,白色的制服上衣早就給汗水給滲透緊貼著肌膚,玲瓏有致的身材早就一覽無遺,完全透明化的制服根本無法為裡頭嬌嫩細滑、青春洋溢的肉體起到絲毫遮擋的功能,甚至胸前的那兩團軟嘟嘟肉球的上面還有兩顆粉紅色的點正若隱若現,正所為春光無限好……….(以下省略數千字)



不過很可惜的,在場卻無人有緣份欣賞到這份良辰美景。



沒想到盛夏的午時會這麼熱,這真是出乎預料之外。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現在正是潛入紅魔館的最佳時機。日夜作息與人類顛倒的吸血鬼們現在應該都處於熟睡之中,在加上這次取材的對象並非吸血鬼、而是身為人類的女僕長,危險係數應該會低很多才是。



要是在晚上才過來的話那根本就是在找死,沒有任何生物能躲得過夜晚時吸血鬼特有的感知,哪怕是在善長躲藏的妖怪都一樣。



吸血鬼是夜晚的眷屬;是深受黑夜的祝福與詛咒的夜之一族,這並非什麼秘密、而是屬於相當普通的基本常識。因此沒有人會傻到在晚上去找吸血鬼的麻煩,因為那實在跟自殺行為沒什麼兩樣,就如前面所說;想死的話可以選擇很多輕鬆的死法,沒有必要刻意去挑最痛苦的那種。



所以雖然現在這個時段是熱了一點,不過總是強過挑在涼爽的晚上闖進去然後落得他人桌上佳餚的淒慘下場。



自己喜歡的是挖掘新聞題材、而不是成為新聞題材。



文休息了一下,途中又抿了幾口水,這才小心翼翼的打開其中一扇窗戶,悄悄的潛入紅魔館內。



一進入紅魔館之後的文立刻發現了不對勁,雖然只是穿過了一扇窗戶但彷彿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雖然時間正處於艷陽高照的正午,但是館內卻是連一點陽光都沒有。剛剛在外頭聽見的蟬鳴聲、鳥叫聲就像是幻覺似的,碩大的紅魔館內是一片死寂、鴉雀無聲。



漫長陰暗的走廊顯得格外的陰森恐怖、明明現在的季節正是處於盛夏,但是紅魔館內卻絲毫感受不到盛夏應有的活潑的氣息,有的只是徹骨生寒的陰冷與令人喘不過氣的壓抑感。



沒錯,就好像是進入一口特大號的棺材一樣。



走廊上陰冷的氣息令渾身是汗的文忍不住打了一陣冷顫,看著周圍無論是牆壁、地板還是天花板都清一色採用宛如像是血液般的深紅色當作背景,文忍不住在心中誹謗起設計者那令人討厭的惡趣味。



────看來自己得小心點才是,畢竟這裡可不是什麼兒童主題樂園、而是幻想鄉內數一數二的極兇之地,老實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沒什麼好奇怪的。


收起了一開始的輕視之心的文雙手緊握著相機,小心翼翼的朝著紅魔館深處緩緩飛去………



陰冷漫長的走廊就像是一隻正張著大嘴的惡獸、靜靜的等待著獵物自行走入地獄的深淵………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