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東方夢記言貳-參拾柒之上(久違的更新

最近都在做其它事情像玩麥塊,臉書之類的,這兩天才把這篇小說剩餘部分補完

不過說真的,人總是嚮往著自己期待的生活,說不定正是因為這原因的對立面,很多小說才把永恆視為不幸吧(思

誰知道呢?=W=

不管如何,至少這段時期,她們大多口中說的是真心話,至於誰言不由衷,不如看看故事發展吧

我只能說,瘋狂的依舊能靠著知識來積極行動,失去理智跟智商降低並沒有絕對關係的

==================================================

「再...成為神?」神奈子雨帶疑惑地複述著紫的話。

「如何?」紫看著她,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這可是唯一的機會呦~」

「哼哼...」這時,神奈子表情也從疑惑中離開,與紫一同掛起笑容,但笑容中滿帶著不屑:「省省吧。」

「也難怪妳不相信,」紫的表情一下子由笑容轉到難過:「果然要一個剛受心理創傷的神爬起來還是太難了嗎......」

「喂!這根本是兩回事吧!」神奈子生氣地抱怨道:「不然妳有什麼方法說說看!」

「他是在我們面前讓我們失去力量的,沒錯吧?」神奈子小心提示道。

「是啊,那又如何?」神奈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他是在他清醒時讓我們失去力量的,對吧?」紫繼續說道。

聽到這,神奈子猜出個大概:「妳想讓他失去意識?」紫笑而不語。

「辦不到吧......」神奈子語帶保留:「先不提我們失去能力,他連吃飯與活動都只待在他的部下旁邊,根本無法接近。」

「別擔心~」紫瞇著眼將摺扇張開,遮在嘴邊:「事成前別透露出去就好。所以,」她再次問道:「回歸妳曾經做為的『神』,或是成為曾經 拋棄妳的『人』,這是妳得好好抉擇的呢。」

「嗯......」神奈子先是沉默不語。緊接著她轉過頭,將充滿思緒的雙眼聚焦在妖怪之山的山頂上,昔日的風光之景在腦海中澎湃著......

「各位,這是我們的神!我們的收成、戰爭的勝利是靠祂得來的!」

「八坂大人,這次我們要征討諏訪附近的部族,有您的幫助我們一定能獲勝的!」

「八坂大人,這是今年的收成,請您笑納。」

「神奈子,諏訪的民風很驃悍喔,妳有信心取代我吧?」

「神奈子大人,我們的信眾越來越少了呀...」

「八坂大人,既然您讓鬼族離開我們,我們天狗族很樂意奉您為神。除此之外,也請您給我們力量能夠防禦鬼族。」

「又到了八坂大人的節日,我們飲酒高歌吧!這邊的酒夠我們喝好幾天呀!」

「八坂大人!」

......

「這件事情要不成功吾一定找汝算帳!」神奈子氣憤地揮拳道。

「當然。」紫的雙瞳一瞬間由棕色染成鮮紅,她的左手悄悄地插往背後...

==================================================

同一時間,在會場中,尹伊和莉格露被推薦了好幾道菜。他們撐著一顆肚子坐在椅子上,望著天上的一輪明月.......

「嗝~~~」尹伊打了一個飽嗝,不經意地問道:「聽說月圓的時候,妖怪都會狂暴化?」

「對啊!」莉格露聽到他的話,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現在看著月亮居然不會出事嗝!」可能是反應過度,莉格露不由自主地也打起嗝來。

「呃...妳等等。」尹伊走到餐桌的飲料區旁,拿了一杯水來:「捏著鼻子喝吧,我印象這樣會好一點。」

「嗝!咕嚕~」莉格露也沒辦法做太多回應,接過杯子就喝了。過了幾秒,她安心地摸著自己的喉嚨:「好多了......」

「好了就好。」尹伊露出滿意的笑容:「知識真的很重要,你永遠不知道這些小知識何時幫上忙。」

「嗯...」莉格露有些苦悶地點了點頭,將目光移向在遠處與小町一同用餐的四季映姬...

「不過...」莉格露感慨地望著圓月:「能夠像這樣自在地望著滿月還是第一次呢...以前的月圓...」說著,她的兩眼充滿著茫然......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尹伊打斷她,安慰道:「那些事我們最後會遺忘,也不再湧上妳的心頭...」

「嗯!」莉格露與尹伊對看著,雙方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

「呃...」

「妹紅?」

「誰...是慧音嗎?」

妹紅慢慢睜開雙眼,看見自己正躺在一個小房間中。房間擺設很樸素,她的正前方就是一扇門。慧音則坐在左邊的小椅子上,緊握著自己的左手,一旁桌上還擺著一把小刀。

「妳還睡得真沉,都要子時了呢。」慧音帶著祥和的笑容看著她。

「現在子時了?!」妹紅吃驚地坐直,認真地回想著她記憶中發生的事:「我不是下午才...那些混帳!!!」她想從床上爬起來,但立刻又被慧音按了下去。

「不要,妳會死的。」

這話傳到妹紅耳中,讓她有點吃驚:「說什麼呢?妳忘了我是蓬萊人嗎?」

「不,妳不是了。」慧音說道。當她說這句話時,她的雙眸透露出了惋惜而又欣慰的眼神。

「什麼啊?」妹紅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後她笑道:「這種藥我找了一千多年都沒解藥,哪來自動藥效消失的?不信妳看~」她迅速拿起桌上的刀,滿不在乎地往自己大腿刺去。

「哼哼...」妹紅忍著痛笑了兩聲拔出小刀,期待地看著她的左大腿。她看見被刺的部位之上,血的顏色漸漸從那一個點擴散出去,同時她的疼痛感也越來越劇烈。

「叩叩!」這時,從門外面進來兩位身穿白衣的紅髮少女。其中一名短髮的女子率先說道:「已經醒...呀!怎麼這樣?!」她見到妹紅棉被上的紅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萊蒂絲,妳壓住她的傷口、我去拿繃帶!」她趕緊跑回外頭。

看著那少女離開,另一位名為萊蒂絲的捲髮少女只能照做,上前按住妹紅的傷口。此時,她留意到妹紅逃避似地看著別處,手正要把小刀放回桌上,立刻就用一種微妙的表情注視著她,彷彿在說:「幻想鄉的女孩子都這副德性麼?」。而慧音面對這樣的情景,也只能掛著尷尬地笑容。三人就這樣維持這微妙的表情關係,直到原先離開的少女把繃帶送來......

「總算弄好啦~」那少女擦了一下額頭,吐了一口氣道:「這一下可不淺啊...不能在亂動了。」

「謝謝兩位的幫忙,勞煩操心了。」慧音站起來鞠躬道。

「別這樣說,我們的職責是確保有任何疾病的人康復。」那名少女也帶頭鞠躬回禮。

「只要腳的傷口好,就能出去了。」萊蒂絲在一旁補充道。

「好的,謝謝。」慧音又鞠了個躬,但幅度沒那麼大。

「那麼,就這樣嘍。如果有甚麼事情只要按一下床旁邊的按鈕就可以了。」少女交代一下事情,便與萊蒂絲一同離開。在關上門後,依然能依稀聽見她們的聲音,漸行漸遠...

「費莉希雅,妳絕對想不到...」

「等等我們走遠在說吧...」

「好,但我只是...」

等到聲音全部消失後,慧音回到椅子邊,坐了下來:「現在,既然妳沒事,我就能跟亞撒先生履行諾言了。」

「什麼?!什麼諾言?」妹紅聽到,原先稍微安寧的面容又開始焦慮起來。

「別擔心,」慧音撫著她的臉頰,安慰道:「只是跟他說我找到活下去的目的而已...」

「嗯...」聽到慧音的回答,妹紅的臉色才又舒緩了下來。

「亞撒先生跟我說過,妳得自己決定要不要以一個人類的身分永遠活下去,而且要照著他的方式活著,我雖然沒答應他,但看到妳好起來,我就在心中發了誓...」慧音雙手按在胸口,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妹紅憤怒若狂、以接近低吼的聲音說道:「妳不能跟他們生活在一起啊!就是死...」她欲言又止,她看見慧音正以惆悵的眼神凝視著自己。

「妳有選擇的自由,只是現在我想活著...」丟下這句話,慧音站了起來,無聲地離開房間...

「我怎麼可能希望妳死...」她拉下自己的白髮,難過地垂下頭來。無意間她注意到,自己右邊的桌上多出一封信,好奇心驅使她將信攤開...

「原來是這樣...」

「慧音才會這樣說...」

「對呀!應該是這樣才對!」

每讀出一行,她恍然大悟的神情就更加在臉上顯露出來。最後,她將信折起來塞在懷中,注視著自己的雙手,兩眼的目光帶有極度的興奮......


==============

大致上就是這樣了

其實有時我看到自己小說時,心中也會問一句: 米絲蒂亞,妳能為了一個孩子,拖累一個妳可能忘記的人類就算了,又背叛妳最要好的朋友,算了,過去就算了

如果不是為了那孩子,我應該會更討厭妳,若沒那孩子,妳甚至只是為了讓自己活著才犧牲莉格露的

但我實在不太想在小說中在見到妳,妳教導孩子居然不是父母能為兒女犧牲自己,而是父母能為兒女犧牲別人,那樣當沒有別人能犧牲時又要犧牲誰呢?父母又要花出多少心血才能證明接著犧牲的是自己而不是兒女?

算了...小說的事...

不到時候不知曉
1

評分人數

本帖最後由 SRH 於 2012-12-7 04:57 PM 編輯
哎呀!沒有下一篇了?( ´∀`)σ

從去年的妖怪之山攻防戰開始看起
果然像這樣一次通完 看起來明瞭多了
總覺得EE的毎一篇都會有包含一段有涵義的話或微妙的玩笑ヽ(゚∀゚)ノ

不過這篇至今拖真久
快完結了,就吐出來吧!
順帶一提,我還是忘了莉格露是主角(つд⊂)
另外...
(;゚д゚)<為什麼我的帖依舊是關帖狀態
能成為九月份的帖的頭香,真是榮幸!!
你難道不知道我得了不拖稿就會死的病了嗎?
有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