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東方」[幻想入リ]東方羽夜飄 更新至第二十一章-失控的惡念之靈。

第十三章-芙蘭一日遊

  一早,寒羽夜就來到了蕾米莉亞的臥室,咲夜則仍是一副盡忠職守的樣子站在房門前。

  「早安...」寒羽夜對咲夜問候了下,接著又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話說...怎麼每次早上經過妳都守在這裡呢?似乎沒看過妳休息的時候呢...」

  「職責所在...那麼你先到食堂去吃早飯吧!二小姐待會就會到...」咲夜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淡淡的說著。

  「好的,謝謝...」竟然咲夜沒有想要搭理他的意思,寒羽夜也不想自討沒趣,轉身便向大廳走去。

  寒羽夜來到這裡是因為什麼?其實主要還是因為蕾米莉亞的關係,蕾米莉亞似乎對自己的妹妹很頭疼,卻也對她沒輒,兩人關係並不是不好,甚至可以說是十分要好,但蕾米莉亞對於芙蘭似乎心有芥蒂...

  因此...蕾米莉亞似乎想要補償芙蘭,便命寒羽夜在剩下的這一天的時間陪著她。

  早飯很快就吃完了,蕾米莉亞帶著芙蘭來到了客廳,寒羽夜自然早早的就在那裡等候著了。

  今天,寒羽夜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帶著芙蘭四處逛逛,在紅魔館外...

  老實說,寒羽夜剛聽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畢竟就算芙蘭再怎麼強大,吸血鬼天生的弱點-怕陽光,卻也不是說假的,要芙蘭站在太陽底下,不用30秒,保證灰飛湮滅給你看。

  無視寒羽夜的反應,蕾米莉亞接著拿出一顆...彈珠?

  「這個是帕秋莉做的魔法道具...只要將這個捏碎,便會在身周展開一層保護膜,時效是2天,也就是說!完全不用擔心時間不夠~只是感覺就有點不舒服了,會有點甜甜膩膩的感覺...」蕾米說著,將東西交給了芙蘭。

  帕秋莉做的魔具果然十分有效,測試之後,芙蘭便開開心心的拉著寒羽夜跑了出去。

  兩人的第一站是霧之湖,琪露諾看到他們,嚇得把手中的冰塊,唰的一下,丟進了水中。

  「⑨...不用藏了,整天在這邊玩冷凍青蛙,小心那天遭報應...」寒羽夜無言的看著她,自從第一次看到琪露諾這樣做之後,就有勸過她了,不過看起來...效果甚微...

  「咦!原來是你阿~笨蛋人類~」

  「...」寒羽夜無視琪露諾,抓起身後芙蘭的手,盡快遠離。

  「要走啦?」芙蘭睜著無辜的大眼問著他。

  「嗯...俗話說【笨蛋是會傳染的】跟這傢伙呆久了會變笨的,我們去人之里看看吧~」

  兩人很快就來到人間之里,芙蘭一下子就被熱鬧的街景給吸引住了,四處竄來竄去的,活潑又可愛的說著自己的感覺。

  「吶~吶~這個紅紅的、一串一串的、好像蘋果的東西,是什麼?」

  「這個啊~叫做糖葫蘆,吃起來很甜很好吃呢~」寒羽夜說出這話的時候,總感覺有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芙蘭妳要不要吃看看呢?」鬼使神差的,寒羽夜這樣問出了口。

  「嗯~好...」替芙蘭買了一支糖葫蘆,接著,兩人又繼續逛了下去。
*****
  「小雨~這個紅色圓圓的是什麼東西?」男孩疑惑的拉著前面的女孩,問著。

  「這個啊~叫做糖葫蘆,吃起來很甜很好吃呢~阿夜要不要吃一個呢?」女孩一邊解釋一邊反問。

  「好啊!好啊!」男孩高興的說著。

  買玩糖葫蘆,兩人開心的離開了。
*****
  「大哥哥~你怎麼了?」

  寒羽夜被芙蘭這一聲給叫的回神過來,連忙看向芙蘭。

  「姆~真是的...剛剛叫你好幾聲,你都沒有反應...」

  「啊!抱歉~抱歉~妳要講什麼呢?」

  「這個是什麼?」

  「這個阿~是...」正當寒羽夜想要回答芙蘭的時候猛然驚醒「你妹的!商店街怎麼會賣這種東西。」擺在寒羽夜眼前的,是一個雞蛋型的粉色小物體,一條細小的電線直直連至一個小型遙控器。

  「怎麼了?」

  「沒事...我們還是去看看其他東西吧!這種東西沒必要知道。」寒羽夜拉著芙蘭急忙離開。

  「唔...好吧!」芙蘭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聽他的話,跟著寒羽夜離開了這裡。

  「幻想鄉不是應該沒有電的嗎?怎麼會有這種...」寒羽夜喃喃自語著「算了!不管了!反正又跟我沒關係...」
第十四章-八目鰻燒烤屋?活的不耐煩的路人甲~

  兩人四處逛了逛,芙蘭似乎玩得很開心,雖說到目前為止芙蘭的表現可以說是十分正常,但仍舊不能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

  「吶~吶~大哥哥!這是什麼味道這麼香阿?」在前頭的芙蘭突然停了下來,指著一旁的攤位...寒羽夜使勁的嗅了嗅。

  「應該是...魚...吧??!!」抬頭看向招牌『米絲蒂婭的八目鰻燒烤屋』幾個大字直愣愣的掛在眼前,米絲蒂婭...好像有聽過呢...

  「嗯...我們去吃看看吧!」芙蘭說著,隨手就拉起寒羽夜,跑進了店裡。

  「歡迎光臨~♪!(果然還是日語的比較習慣...請當成日語吧^.^)」一聲柔和的女聲從右側傳來,明明只是普通的說話,卻向是愉悅的唱著小曲子一般,輕快而有節奏,給人一種怎麼廳也聽不膩的感覺...

  「啊...喔!打擾了~」

  「咦~你是?~♪」右側櫃檯上的少女用驚訝的語調說著。

  「呃...我記得你好像是叫做...」寒羽夜看著眼前的少女沉吟著,櫻紅色的頭髮、如同唱歌一般的語調...

  「米絲蒂婭!~♪」

  「...?」

  「我的名字叫做米絲蒂婭喔!~♪」米絲蒂婭接著又說「上次還真是多謝你了呢...」

  「喔~原來是米絲蒂婭小姐啊~上次結果應該沒什麼事吧?很抱歉因為有急事而不能留下來...」

  「沒事~沒事~正因為有那個...【人類】先生,才沒有導致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呢~♪」一如既往的輕快語調。

  「阿!對了...我好像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的名字做寒羽夜,請多指教~」

  「這位是...?~♪」米絲蒂婭說著,一邊看向寒羽夜身旁的芙蘭。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芙蘭只是淡淡的回答,說起來,自從兩人開始聊天之後,芙蘭身邊的氣場就有點...淡淡的不爽的...感覺?

  「請問~可以給我們一些八目鰻嗎?」寒羽夜語調有點弱弱的問。

  「啊~好的~小梅~♪」

  「來了~來了~」回應的是青色短髮的少女,聲音出奇的充滿了元氣,給人一種開朗的感覺。

  「咦~!妳是...」寒羽夜看著青髮少女驚訝的叫著。

  「原來是你阿...皮很硬的人類...」少女-梅蕾迪斯先是驚訝的看著他「嘛...上次...對不起了...」接著又彆扭的說著。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寒羽夜都有點被搞糊塗了...

  米絲蒂婭上前解釋了下...

  原來,米絲蒂婭和梅蕾迪斯的關係一直很好,對梅蕾迪斯來說,米絲蒂婭就像是媽媽一樣的存在,不過...梅蕾迪斯本人其實有點貪吃,又常常會因為害羞而不敢說自己餓了,結果...餓過頭就會進入發狂狀態,上次似乎就是如此...

  「嘛~♪請幾位稍等一下,八目鰻馬上就來呦~♪」米絲蒂婭離開不久,便端著一盤八目鰻上來。

  「唔...雖然外貌不敢恭維,但是吃起來還真是不錯呢~」吃了一口,寒羽夜不禁驚訝的說著。

  「好吃~」芙蘭一口吃下去,接著就直愣愣的盯著寒羽夜手上的八目鰻。

  「芙蘭~想吃嘛~?」寒羽夜突然靈機一動。

  芙蘭輕輕的點了點頭,在寒羽夜手中的八目鰻靠近的時候一口咬下去了。

  「嗚...」芙蘭無辜的看著寒羽夜,原來寒羽夜竟然把手上那串八目鰻往後挪了好大的距離。

  「baka(PS:日語笨蛋的讀音)~」芙蘭說著,猛的往前撲去,一下子就咬住了寒羽夜手中的八目鰻。

  「痛...」原來寒羽夜的手竟然被芙蘭一起給咬住了。

  「活該~」梅蕾迪斯在一旁說著風涼話。

  這只是一場小小的鬧劇,卻令三人都有種溫馨的感覺...

  「他*的,這麼噁心的東西還敢給別人吃!」一個五三大粗的聲音從對面桌子傳來。

  「抱歉~♪」只見米絲蒂婭在一旁弱弱的說著,就連語調也變得哀傷而委屈。

  「老子我陸壬賈今天就砸了妳這濫店!」嘛...敢在妖怪店裡鬧事的人還真是少見,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寒羽夜是這樣想的。

  陸壬賈的悲劇即將開始?

  下章待續~
*****
嘛~今天寫這個純屬無聊...
咱好像不小心的,感冒了的說...
隨手寫寫,沒什麼狀態,要吐的就來吐吧!我全都接著~
話說...咱之前說的那個式神,貌似沒人有意見來著,如果有意見的話請盡快提出,咱預定在白玉樓去完之後開始召喚XD
第十五章-威猛的白老頭,紅魔館緊急措施

  米絲蒂婭是妖怪,是個軟弱的妖怪,人類在她眼中,有時甚至比妖怪還要可怕,人類會欺壓同類,但妖怪不會;人類會排斥同類,但妖怪不會;人類會自相殘殺,但妖怪不會,人類比妖怪醜惡太多了,單從人性來看的話...

  陸壬賈仍舊是自顧自的在虛張聲勢,似乎認為自己不會有什麼事的樣子,在一旁的寒羽夜三人早已經看不下去,梅蕾迪斯甚至激動的想要就這麼上前海扁她一頓,卻被寒羽夜給攔了下來,但梅蕾迪斯是攔住了,另外一人卻是筆直的衝向陸人賈。

  芙蘭討厭這個叫做陸人賈的傢伙,她對米絲蒂婭一聲不坑的行為感到十分不解,米絲蒂婭明顯有能力可以將這個傢伙趕出去,為什麼?

  萬念閃動,芙蘭已經來到了陸人賈的面前,陸人賈吃驚的看著她「人類...這裡可不是妳家後院,要鬧的話我不介意送你去三途川旅遊一次。」說著,芙蘭右手輕按,陸人賈的雙手便爆裂開來,爆炸並不是十分嚴重,但轉瞬間,陸人賈的右手便化做虛無,只有涓涓的血水持續滴落著。

  「啊!!!」慘叫,慘絕人寰的慘叫、刻骨銘心的哀嚎、撕心裂肺的痛呼,極度的痛苦從右手傳來,陸壬賈的路人臉猙獰的扭曲著「老...老子!非殺了妳不可!妳這臭小鬼!」極度的痛苦使陸壬賈拋卻了理智,怒吼成為他唯一的發洩方式。

  「二小姐...請您暫時休息一下...」寒羽夜知道不能在任由事態發展下去了,從袖口取出一個瓶子,打開瓶蓋令芙蘭得以聞到瓶子裡的藥,芙蘭嗅到便身子直直滑落在寒羽夜的身上。

  這藥是帕秋莉為了防止芙蘭失控,而特別交給寒羽夜的,為了保證效果,裡面的份量對普通人來說已經超過致死的份量的二十倍了,如此強勁的藥效即使是吸血鬼也得躺上一段時間了...

  「那麼...這位路人,我這個人很愛和平的...」寒羽夜笑咪咪的看著陸壬賈,但眼中,卻絲毫看不見任何笑意。

  「不如我們...」寒羽夜說到一半,陸壬賈便直接向他襲來。

  「格老子的,要老子幹什麼老子都不會幹的,老子今天不把你給折了就不姓陸壬!」陸壬賈凶悍的說著,揮拳衝向寒羽夜,話說...原來你們家的姓是陸壬阿...真是可悲的特色...

  「真是的...吃頓飯也不讓人安生,現在的小輩真是越來越墮落囉~」寒羽夜正準備閃避的時候,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不知何時,一名看起來約莫五十歲左右的老者出現在兩人中間。

  老者說罷,左右手各自反手一抓,稍一用力,陸壬賈就飛了出去,但寒羽夜卻愣是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咦!」老者看到寒羽夜僅僅只是微微晃動,不禁有些驚訝。

  「那個...竟然已經沒事了...老先生您可不可以放手...」寒羽夜稍稍吃痛,微微不滿的說著。

  老者倒是沒有繼續,鬆開手轉身走回了方才所在的位子。

  方才沒有注意到,老者所處的地方還有兩名少女,其中一名少女有著一頭銀髮、深藍眼,穿著亮綠色的短裙,身後似乎有一層薄霧。

  「妖忌!那個人怎麼了?」另外一名少女好奇的問著,少女有著櫻粉色的波浪型短髮,紫紅色的眼睛疑惑的看著老者。

  「沒什麼...只是覺得氣息有些奇怪罷了...」老者淡淡的說著。

  「沒事吧?」一旁的米絲蒂婭擔心的上前詢問寒羽夜,寒羽夜稍微搖了搖頭「沒事...」
**兩個小時後**
  「嘛...」米絲蒂婭有些歉疚的看著寒羽夜和芙蘭「這次真的是很抱歉呢...」

  「沒關係沒關係,我想芙蘭也不會...介意的對吧~」寒羽夜,乃這是睜眼說瞎話來著,乃沒看見芙蘭一直在用怨念的眼神看著乃嘛!

  「那...我們先走了~」

  寒羽夜和芙蘭兩人往紅魔館的方向回去了,中間倒是沒有發生什麼事,但回去就...
*****
  「你就乖乖的讓我過去了吧!DA☆ZE!」少女一頭金色的長髮,尖頂的黑色帽子...

  「黑白老鼠!這次我可不會讓你通過了!」紅美玲向著少女-魔理沙如此說著。

  「嘛...那麼...亞拉那一卡(來一發嘛)?DA☆ZE~」魔理沙如此說著,右手一伸 戀符「Master spark」!粉色的光點逐漸聚集,不到片刻,半徑就超過了20公分,將魔理沙纖細的右手整個給遮掩住了。

  粉色光束發出,紅美玲急忙往右閃開,閃是閃過了,大門卻遭殃了,隨著「轟!」的一聲,大門已經應聲倒塌...

  「我!我認輸...別再破壞了阿~o(;>△<)o」紅美玲只能默哀,希望這次圖書館情況不會太糟...

  「早這樣就好了DA☆ZE!」((┗┫ ̄皿 ̄┣┛))

  「咲夜在上,我真的不是故意放他進去的呀~」紅美玲趴在地上祈禱著,話說...咲夜還健在啊!乃這奇怪的發言從何而來!
第十六章-意外意外,素裸的魔理沙!
  「真是的...」帕秋莉看著眼前的金髮少女無奈的說著,如果忽略掉其愉悅的語氣...

  魔理沙一如既往的闖進了圖書館內,上次的帶走的書籍--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其居所的...擺飾品??!!(如果丟在地上算的話-.=)

  帕秋莉安靜的舉起手中的書靜靜的看著,不過你可不可以把你的錄影機給收起來啊!是說那錄影機從哪來的?!

  「妖怪山的河城荷取友情提供~的說!」似乎響應了這個疑問,帕秋莉手中錄影機發出了小女孩一般的聲線。

  就連正在拿取書籍的魔理沙也不禁回頭看了看,饒有興致的說著。

  「這個是什麼啊~?!」隨手拿走發出聲音的錄影機,魔理沙在上頭隨意的撫摸著。

  糟了!如此想的帕秋莉正準備拿回錄影機,錄影機卻高速的漂了起來。

  「四維投射觀看模式開啟,耗魔量提升為原先的五倍。」投影機如此說著,依舊是元氣十足的小女孩的聲線。

  門口打開了,圖書館的門口站著的,赫然是帶著芙蘭出去的寒羽夜。

  「漱漱漱...」稀稀落落的水聲滴答,金色的長髮濕潤的緊貼在嬌嫩的身軀上,細嫩的手臂在自己的身軀上緩緩搓洗。

  像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帕秋莉臉色漲紅,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帕秋莉大人!」一旁的小惡魔立刻上前,隨手切斷了帕秋莉與錄影機的魔力流通。

  「這...」寒羽夜不禁禁呆了,剛才那個...明顯是魔理沙沐浴的景象...想到此處,寒羽夜轉頭看向魔理沙。

  魔理沙的俏臉羞紅,她現在十分後悔剛才為什麼要去碰那台錄影機,而且寒羽夜為什麼會剛剛好這個時候進來...(作者PS:這是主角定律阿~)

  靈光一現,魔理沙不懷好意的看向寒羽夜。

  「聽說...用一根鑲嵌七十九根三英吋的長鐵釘的木棒猛擊對方的後腦勺可以造成短期性失憶...」魔理沙緩緩的說著,不過這沒來由的方法是那裡來的,真的砸下去的話會死的吧!會死的吧!喂!(PS:此梗取至魔法音靈,哪一篇忘了)

  「呃...」吞了吞口水,寒羽夜略為傻眼的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魔理沙手上的碩大狼牙棒。

  這個東西砸中後腦勺的話,可能還會附帶一種叫做腦漿--正式學名為腦脊髓液的透明無色不明物體吧!

  「不用擔心~很快就會結束的。」魔理沙漸漸逼近寒羽夜,緩緩舉起手中的狼牙棒。

  砰!逐漸逼近的魔理沙動作戛然而止,最終緩緩的躺在了地板上。

  「稍微冷靜一下吧...」原來是小惡魔,隨手拿起了左手的書本,無奈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魔理沙低聲說著。

  「你還要發呆到什麼時候!」小惡魔略微白了寒羽夜一眼。

  「還是說你要等她醒來之後又繼續剛剛那場鬧劇?!」彎下腰,隨手撿起幾本書放回書架上。

  「嗯?!」專心收拾東西的小惡魔驚訝的抬起頭,寒羽夜竟然還沒離開,反而還在幫忙收拾。

  「難道你不怕魔理沙醒來之後...?」

  「怕是當然怕的囉...」

  「那為什麼?」為什麼還要留下來?

  「如果連自己做的事都不敢面對,實在不適合我的行事風格...」略微撓了撓臉頰,寒羽夜有些臉紅的說著。

  「大男子主義...」小惡魔低聲說著。

  「...?」

  「沒事!」果然...還是個笨蛋呢!
*****
嘛...上次更新是八月來著,好久了的說-.-
最近都跑去寫大陸網友的書的同人文-.-
再加上開學之後的各種學業壓力等等什麼的。
還有一件是秘密的事情不能說的...
以上是藉口大綱.
是說...這一次寫得有點少了點,不過...
看在有福利的份上,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哇噗噗
第十七章-莫名的...異性戀...別燒阿魂淡!
  寒羽夜逃過了一劫,沒錯,當然...是暫時的,僅僅看看旁邊帕秋莉的臉色,就明白自己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吧?

  「唉呀~我都說沒關係了~DA☆ZE~!」魔理沙一如既往的爽朗的說著...如若無視掉其手上被捏得稀巴爛的攝影機的話。

  看到這一幕的帕秋莉不禁有些欲哭無淚,要知道這台攝影機可是花費了她將近一年的零花錢...就這麼的...化作一團廢鐵了。

  「姆Q~」痴痴的看著攝影機,帕秋莉就連自己的口癖冒出來了都沒發現。

  「不不...霧雨小姐妳這樣說我反而很傷腦筋呢~」理應順水推舟的推卸掉責任,但寒羽夜卻沒有這麼做。

  聽到寒羽夜如此說到,怒氣值全滿的魔理沙到是饒有興致的看著他。

  「請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呢~」對於魔理沙咄咄逼人的氣勢,寒羽夜有些為難的說著。

  「要說為什麼會這樣...大概是自尊心作祟吧?」不等魔理沙問話,寒羽夜便接著說下去了。

  「自尊?」

  「沒錯,自尊...所以,要報復什麼的都對著我來就好了。」寒羽夜微微偏了偏頭。

  聞此,魔理沙誇張的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明顯,寒羽夜有些不爽了。

  「哈哈~...沒什麼,只是覺得你這個人還真的是爛好人一般的程度呢~」努力止住笑意,魔理沙開心的說著。

  「嘛...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可不會放過你DA☆ZE~」看著寒羽夜,魔理沙緩緩的說著。

  「帕琪~!......」魔理沙和帕秋莉說了幾句話,帕秋莉卻面帶難色的看著寒羽夜。

  「可是...這傢伙是男的耶...」

  「放心!放心~他要是敢亂來的話,我可不會讓自己吃悶虧的DA☆ZE~」

  「...好吧。」

  喂喂!妳也妥協的太快了吧!姆Q~!是說我這個當事人還沒說什麼呢!寒羽夜默默的吐著無聲的槽...

  就這樣...寒羽夜被魔理沙打包帶走,為期...一個月。

  至於靈夢的部分...

  貌似紅魔館這一個月要供養她來著...

  在此先為紅魔館的米娜桑默哀三秒鐘。
*****
  「是的,明白,好的,遵命。」背著幾近自己身高約三倍的旅行背包,寒羽夜看著眼前的帕秋莉,嚴謹的回覆著。

  「還有~要是你敢對魔理沙做【嗶】或者【嗶】還是【嗶】的事情,就準備好為自己收屍吧!」狠狠的警告著寒羽夜,寒羽夜只得無奈的笑了笑,點頭表示聽明白了。

  就這樣,寒羽夜跟著魔理沙離開了紅魔館,在行前,寒羽夜還和帕秋莉拿了幾本感興趣的書。

  畢竟這段時間沒有什麼可以練習的,彈幕也差不多練習好了,抱著如此想法,寒羽夜拿的書名叫做。

  【召喚式神一百招‧媒介】以及【召喚式神一百招‧與式神的互動】這兩本書,至於為什麼...

  不知道,僅僅只是遵從自己的意識所選擇的,寒羽夜有預感,這兩本書和自己喪失的記憶有關係,即使不能完全恢復,想必也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對於現在的寒羽夜,這是最重要的,自己的根源。

  對於寒羽夜如此選擇,帕秋莉僅僅只是說了句。

  「要玩主僕PLAY嗎?この変態...」該說不愧是妖精女僕口中的幻想鄉三大宅女嘛,寒羽夜不無惡意的誹腹著。

  果然,還是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好了,自從看到魔理沙的裸(HX)體(影像)之後,帕秋莉對他明顯都是滿抱著對付情敵(??!!)的氣息。

  我說...那邊那隻姆Q,就算是我也知道,幻想鄉的規則好嗎...

  不就是異性戀都該燒嘛...不對不對,這樣我不就要跟罪袋還是香霖那傢伙變CP了嗎?!KUSO~!為毛我是男的啊!

  就這樣,寒羽夜滿抱著怨念(??!!)離開了紅魔館。
*****
加上一些特殊名詞-^-
是說...この変態.都懂的吧?^.^
KUSO就是日語的可惡囉~
大概...
以上!
節操補充一千分之一~-.=
這無止盡的人蔘還真漫長~
悽悽慘慘戚戚,雁過也正傷心~(明顯接得不對阿喂!
叮咚!自嗨等級UP!熟練!
嘛...上面可以不用注意~
第十八章-再遇白老頭--旁邊那個女的
  「唉...」稍稍嘆了一口氣,看著前方神采奕奕的魔理沙,寒羽夜不禁懊悔自己為何會在那個時候走進巴瓦魯圖書館...

  趕緊搖了搖頭把自己這不負責任的想法給拋出腦外,竟然事情已經發生...那麼...自己該做的,應該是盡量彌補才對...

  「怎麼了?DA☆ZE~」帶著奇怪的口癖,毫無疑問的是飛行於前頭的魔理沙,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後方的寒羽夜的動靜那麼大,如果魔理沙都沒有發現,也真是夠遲鈍的了。

  「啊!沒什麼...」

  「是嗎?DA☆ZE...」不在追問,繼續在前頭領著路。

  沉默片刻,看著前方的魔理沙,寒羽夜問出自己內心的疑惑。

  「那個...我們走了這麼久到底是要去哪裡?」

  從紅魔館離開已經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了,路途上不只繞過了霧之湖,還繞過了魔理沙的家所處的魔法森林,卻明顯沒有半點要停滯的跡象。

  「賞櫻DA☆ZE~」

  「賞櫻?」

  坐在掃帚上緩緩飛行的魔理沙突然停了下來,細嫩的手指向遠方一隅,寒羽夜頓時有些停不住,過了一下子,才轉頭看向魔理沙所指的地方。

  「好漂亮~」讚嘆的看著遠方,明顯地勢略低處,有著一整片的櫻花樹,正中央以及其兩旁的建築彰顯了其居住人的用心--屋頂一般來說都會有著些許的塵埃,眼前的黑色建築卻是一塵不染的,給人良好的印象。

  雖說風景十分的漂亮,問題是...

  「那裡是...什麼地方?」

  「白玉樓DA☆ZE~」魔理沙僅僅回應短短的名詞,但寒羽夜卻明白了,在幻想鄉呆了一段時間,如果連這種基本情況都不清楚...可是很要命的。

  白玉樓--坐落於冥界,屋主是名喚西行寺 幽幽子的亡靈公主,住在這個地方的,除了這位亡靈公主之外,還有一位名為魂魄 妖夢的庭師,以及...幽靈--簡單的說就是幽靈之家。

  寒羽夜回想起某次來到博麗神社--似乎想挖掘什麼新聞的記者-烏天狗-射命丸文,自稱為幻想鄉最速的一位,有趣的人。

  對方既然想要了解一些事情,寒羽夜也並非十分抗拒,因此,順便在訪問的期間,和對方問了一些與幻想鄉有關的事情...

  理所當然的,一些白玉樓的近期情報是有的,寒羽夜還清楚的記得--其內容。

  坐落於冥界的白玉樓,亦即上次春雪異變的主要發源地,櫻花再次開花了。

  上次最終因為春度的回收,而使得四周的櫻花意外的凋謝,為此,西行寺 幽幽子甚至還打算再次進行異變(此情報由記者:射命丸文提供)。

  最終乃被停屍...庭師-魂魄妖夢給制止住了。

  「來者何人?!」清脆的女孩聲線從前方傳來,使一直處於自己思緒中的寒羽夜也不禁往聲源處看去。

  「喲~妖夢!一陣子不見了DA☆ZE~」魔理沙開朗的對面前的少女打著招呼。

  「你是...?」名喚妖夢的庭師少女說著看向寒羽夜。

    這時的寒羽夜才有時間去細細打量眼前的少女,少女有著一頭銀色的短髮,墨綠色的緞帶綁在頭上,亮綠色的短裙,乍看之下似乎有些眼熟...

  「那個...這位小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呢?」寒羽夜不禁問了出口,卻沒有發現自己的說法的不妥。

  「喂喂~這搭訕方式也太老套了吧!DA☆ZE~」明顯,魔理沙完全誤解了。

  「八目鰻魚...」

  聽到少女這麼一說,寒羽夜立刻就想起來了...

  「妳是...那個威猛的白老頭的身邊的那個人!」雖然說你能記起來是值得嘉許啦,但是這形容詞也未免太多了吧...妖夢默默吐著自己無聲的槽。
*****
嘛...現在大概就3天到4天更新一次吧...大概的說。
第十九章-西行妖?起死回生的迷思。
  櫻花徐徐飄落,短暫停留,轉瞬又捲飛雲霧繚繞的--憂愁,似乎述說的,是一段淒美哀凉的傷心過往,總是會有人理解的。

  白髮老者默默的佇立樹下,也許是沉浸於自己的回憶之中,並沒有說明什麼,因為,他的氣息已然感染了周身所有景觀。

  「誰!」妖忌看向一旁,警覺的說著。

  「師傅~!」同樣銀白色頭髮,綠色連衣裙的少女向其打著招呼。

  「這兩位是?」妖忌眉頭一皺,白玉樓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

  「這一位是魔理沙,是住在魔法之森的魔法使的說~而這一個嘛...」流暢的介紹完魔理沙,指向寒羽夜卻遲遲不介紹。

  「是變態DA☆ZE~」冷不防的魔理沙如此說著。

  冰冷的注視著,莫名的令寒羽夜猛起雞皮疙瘩,似乎有什麼不祥的預感。

  「呐~我說魔理沙。」妖夢將雙手放在左右腰際的劍柄上,蓄勢待發。

  「嗯~?」

  「這隻...斬了沒關係的吧?」抽出長刀--『櫻觀劍』(PS:日本刀都被叫做劍-^-)直直架在寒羽夜的脖子上。

  「別弄死了,抽筋、剝皮隨便,只要能動就行DA☆ZE~」笑著說出陰險萬分的話語,明顯,魔理沙還惦記著剛剛所發生的事情。

  「喂~喂~我的人權呢!」寒羽夜略帶不滿的說著,只是越到後面,聲音越變越小聲。

  「變態是沒有人權DA☆ZE~!」

  「女尊男卑的道理看來還有待加強呢~」逐步逼近,妖夢唰唰的向一旁虛揮,劍風狂驟,甚至可以聽見一絲--像是撕裂大氣的尖銳聲音。

  死定了...正當寒羽夜如此想的時候。

  「阿拉阿拉~妖夢醬~肚子餓了的說!」櫻粉色頭髮的少女突然出現在了妖夢的身旁,一邊說著,還一邊抓著一團白糊糊的東西吸允著。

  「啊!...嗯~啊哈~」似乎隨著少女的吸允,妖夢開始產生著一些特別的感覺。

  「幽幽子大人~啊~別這樣...」臉紅的像熟透的蘋果一般,看得出妖夢極力的壓抑住自己的感受,仍舊是無法避免的。

  「砰!」重重一記敲打在了幽幽子的頭上,被無視已久的妖忌無奈的說著。

  「如此言行,成何體統!」

  「阿拉阿拉~我說妖忌啊~難得回來一次,就別這麼計較了嘛~」幽幽子如此說著。

  就是因為你們的行為,所以我才要計較的啊...

  隔山觀虎鬥的寒羽夜偷偷揣測著妖忌的心思。
*****
  似乎忘卻了先前所發生的事情,寒羽夜細細的賞著櫻花,拋卻了心頭所有的雜念,似乎沉浸在如此詩情畫意的景色之中。

  也許是錯覺,寒羽夜聽到了絲絲呼喚,十分微弱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的,照著這一絲思念,前往發散之地。

  越靠近,感覺就越加的明顯,再次撥開遮擋眼前的樹枝。

  一顆約有十人合抱般大小的櫻花樹孤零零的聳立於寒羽夜的眼前,特別的是,這棵樹並沒有開花,雖說如此,卻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感覺...令人不住的被其所吸引。

  「咳咳咳...」不知不覺間身後就出現了那名為妖忌的老者,也許是方才太過專注於追尋那一絲微弱的氣息,以致於沒有注意到對方,寒羽夜卻沒有想到一件事--精神極度集中的自己怎麼可能會沒有發現到對方呢?很快的...寒羽夜徹徹底底的體悟到了自己認知的錯誤。

  起初寒羽夜稍稍有些驚訝的望著對方,但略微想了想也就不再追究...

  「西行妖...」突然,妖忌開口說出了這個名詞。

  「...?」不能夠理解對方所說的話,寒羽夜略帶疑惑的看著眼前的老者。

  「這棵大型櫻樹的名字,也是上次春雪異變的主軸。」妖忌語出驚人的說著。

  「原來如此...這就是傳聞中的那棵櫻花樹阿~」

  西行妖,位於長年開花的白玉樓,卻永不開花的櫻花樹,射命丸文曾經與自己說過。

  「似乎位於樹底下,有著某位人物的軀殼,開花之時,那個人...就會復活!」

  「是有這樣的傳言啦...」眼前的烏天狗少女接著又如此說著。

  「真是的...嚇死我了~起死回生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嘛...」

  「哈哈~抱歉、抱歉...」

  寒羽夜卻沒有注意到少女微乎其微的低聲說了一句話。

  「並不是不可能的...雖然...」
本帖最後由 犬咲夜 於 2012-10-13 03:48 PM 編輯
第二十章-標題名神馬的,乃們自己腦補去吧!
  「還真是令人倍感糟糕的體驗...」穿著黑色皮外套的少年無奈的看著眼前妖夢。

  「...沒有獲得許可的人一概不許隨意進入...」臉微微一紅--似乎也為自己莽撞的行為感到羞赧,但妖夢仍舊是嘴硬的說著,也許有一半是如此,而另一半嘛...就不得而知了。

  「真是的...明明就是自己說什麼櫻...」說到一半戛然而止,只見妖夢直接拿刀重重擊在少年頭上。

  「バカ薩!」妖夢隨即紅著臉快步往院子走。

  「呀勒呀勒~真是的...」微微一笑,少年趕緊跟上對方。

  「幽幽子大人~」妖夢突然向前方快速走去。

  「阿拉阿拉~是小薩阿~!」亡靈的公主--西行寺 幽幽子微微一笑,向皮外套少年--八雲 薩打了個招呼,如果不是十分熟識對方,八雲 薩包準會被對方表面上的樣子給誤導了。

  稍稍向對方打了個招呼,轉頭看向一旁,略微無語的說著。

  「地上這隻是什麼?」說著,還踢了一下--原來地上竟然躺著一隻全身焦黑的無以名狀之物體。

  「人。」簡略而清楚的回答。

  「...?」

  「地上那隻是人的喲~」

  到底是什麼人會遭受如此待遇...

  八雲 薩沒有注意到剛才原本還在的一位白髮的老人已經悄悄的離開了現場。

  「嘛~這個傢伙不用管DA☆ZE!來這邊坐~」才發現魔理沙坐在幽幽子前頭,由於視角的關係,導致八雲 薩現在才發現對方。

  「霧雨 魔理...沙?」略微遲疑了一下,眼前這個戴著黑色尖頂帽的少女自己實在沒有見過幾次,像是為了確認,一邊坐下,一邊說著。

  「答對了DA☆ZE~!」

  地上那一隻...明顯是寒羽夜無誤了,至於為何變成這樣...那又要回到三十分鐘前了。
*****
  「你要跟我比試?」魂魄 妖忌頓時有些無語,眼前這名名為寒羽夜的少年明顯是想到在不久之前發生的八目鰻事件

了。

  「沒錯!」絲毫沒有任何拖泥帶水,雲淡風清的說著。

  如此的表現,反而使得妖忌覺得對方十分的不自量力,早在燒烤店就覺得對方十分衝動了,不禁使得妖忌對寒羽夜的印象更加差劣了。

  只是這個時候的妖忌卻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名金色頭髮的小女孩,僅僅只是一下便毀損了對方的右手,如此想來,寒羽夜反而是救了對方。

  「你要搞清楚!我可不是像剛才那傢伙,僅僅只是一招就被我制住的你又有什麼把握?!」但明顯,此刻的妖忌漏

算了這一點,也許是因為對方無意中洩漏出來的...狂暴之氣?

  僵持片刻,妖忌才再次開口說道。

  「好吧...但是!如果我的腳離開原地半步,便是你贏。」妖忌無奈的說著,作出了最後的讓步,顯然完全不認為對方能夠使自己移動半步。

  「好!」

  這時妖夢突然感應到有人踏入了白玉樓,和幽幽子說了一聲,前去探查。

  「那麼...」魔理沙來到兩人中間。

  「就由我來當作裁判吧!」

  「沒問題。」寒羽夜如此回答。

  魔理沙轉頭看向妖忌,對方微微點了點頭,表示沒意見。

  「那我數到三DA☆ZE~」

  「一~!」

  四周已經沒有一絲風聲,似乎是狂風驟雨前的徵兆。

  「二~!」

  屏息,寒羽夜的手上出現了一本黑色的革皮厚重書本,這是寒羽夜閱讀了巴瓦魯的書之後,所自行製作的...魔導器。

  說是魔導器,其實也不過就是對於自己體內的能量起到引導的作用,最重要的還是本身的能力。

  「三!!!」魔理沙瞬間從場上消失。

  搶得先機,這是寒羽夜行動最根本的方針,論實力,寒羽夜比不上;論技巧,寒羽夜更比不上,那麼,也就只有搶佔先機,以求勝利,才是最明智的決策。

  夜符【淒極夜刻苦】!漆黑的結界從急速弛行的寒羽夜身上展開,迅速的包裹住了庭園。

  「阿拉阿拉~這樣看不到了呢~」觀戰的幽幽子略微頭疼,站了起來,正打算...

  嘶啦!唰唰唰!連續五刀,原本應該隔絕聲音的結界裡,卻傳出了十分刺耳的揮刀聲。

  「看來是不用了呢~」微微一笑,幽幽子又輕輕坐了下去。

  「咦!」魔理沙後知後覺的注意眼前的情形。

  只見原本應該已然成型的結界如同破碎的鏡子,支離破碎...

  「還真是...強大的感知。」只見寒羽夜衣服變得破破爛爛的,刀痕清晰可見,明顯,是妖忌揮出的刀造成的...

  「這樣就要認輸了嗎?」妖忌冷冷的說著,顯然,絲毫不將寒羽夜看在眼底。

  「當然...」在自己的衣服上微微一碰,瞬間回復原狀。

  「不可能的啊!」

  「鍊金術...」妖忌微微的挑起眉眼,開始感到有趣了。
*****
二十章了抖說...
標題名才沒有傲嬌!
也沒有蹭得累!
(逃遁
第二十一章-失控的惡念之靈。
  「看來老朽是錯估了你的能力了...但是!」魂魄 妖忌略作驚訝的說著。

  「老朽還是不認為,你能夠打贏我!」再次重申,顯然方才的表現絲毫沒有影響妖忌對寒羽夜實力的判斷。

  「...」寒羽夜沉默半响,手微微一震,一張銀白色的符卡從衣袖滑了出來。

  羽符【夜孤羽飄零】!這次寒羽夜拋棄了結界漆黑的能力,採取了全面攻擊的方針,身後散逸出數圈羽晶狀的彈幕,冰晶的顏色明顯比先前使用時更加透徹、更加晶瑩,筆直向妖忌襲來。

  「難道你認為這樣的攻擊就能對老朽造成傷害了嗎?」像是嘲諷著寒羽夜的天真,妖忌隨手一揮,冰晶便再次變成了碎屑消散於空中...但其實不然!

  變作碎屑的冰晶飄落一段距離之後像是塵埃落定,找到了施力點,全部再次襲來。

  「天真!」冷哼一聲,妖忌雙手微微擺放在腰身上。

  人符「現世斬」!兩刀,瞬間寒羽夜看到了兩刀,並沒有直接將冰晶擊落,而是利用強勢的勁風將冰晶吹散開來。

  冰晶碎裂的聲音不絕於耳,持續的墬落地面,無法再次進行攻擊。

  「還真是...強大的威力。」明顯對方完全沒有認真,自己手中雖然還有符卡並未使用,但方才一回合下來,已然向寒羽夜宣示--如若沒有更加強力的手段,那麼...根本打不過對方。
*****
  嘶吼!無聲的嘶吼!伴隨著赤紅的烈焰烘托出無聲的絕望,寒羽夜只能失神的看著這一切。

  血紅侵占了自己的視野,寒羽夜只得呆呆的佇立著,看著眼前的紫髮少女。

  「真是弱小呢~阿夜...你說對嗎?」少女看著自己,殘忍的說著,愚昧的是自己卻還試圖逃避。

  「小...雨...」

  沙啞的念出了少女的名字,寒羽夜的聲音顫抖的說著。

  「害怕了...嗎?」少女的臉上不再是血腥的笑靨,而是梨花帶雨的表情,猶豫的看著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殺了大家?!」寒羽夜沉默許久,問向對方。

  「鄰居的大嬸、雜貨店的姐姐、教會的神父、醫療館的...」小雨喃喃的說著。

  「什麼?」抱著一絲僥倖的心情,寒羽夜不解的問著。

  「我所殺害的...人喲!」

  逐漸模糊的視野,與前幾次不同的,悲傷絕望的情緒蔓延開來。

  「不想管了...呢。」肉眼可見的黑暗侵蝕身軀,不多時,便覆蓋了寒羽夜的全身。
*****
  「這是...」妖忌微微皺起了眉頭,眼前的景象令他感到十分的錯愕。

  那時候感受到的惡意...原來是這樣傳出來的嗎?妖忌揣測著。

  勝負幾乎已經分曉的瞬間,寒羽夜的表情明顯扭曲了起來,可以看見濃稠成膏狀的惡意源源不絕的散發出來,也才造成了妖忌方才的發言。

  「強行灌注的惡意,以及...死靈的怨念嗎?」西行寺 幽幽子分析著其身上物質的來源。

  「看來不動用一些特別一點的招式是無法迴避這場戰鬥了...」妖忌嘆了口氣,再次將手放在自己的腰身上。

  而對面的寒羽夜已然看不出原先的模樣,只能夠隱隱約約的自其身上的污泥脈動。

  「死ぬ…あなたを殺した!」伴隨如同野獸一般的嘶吼,早已成為黑色人型的寒羽夜猛然的往前襲來。

  略微一閃身躲過了寒羽夜的攻擊,妖忌微微皺眉的看著他。

  「已經失去...」話還未說完便轉過身來,腰身上的刀瞬即拔起。

  妖忌斬斷了向自己襲來的漆黑爪刃。

  「理智了嗎?」
*****
  急速弛行的妖夢像是感應到了什麼,高高躍起,白樓劍與樓觀劍瞬間拔出。

  人符「現世斬」!快速揮出的刀鋒似乎破空一般,刺耳的風聲銳利的響著。

  鏗鏗!幾聲金石撞擊的聲響,妖夢方才所擊出的攻擊全數被阻擋了下來。

  「這還真是特別的歡迎方式。」黑髮的眼鏡少年右手隨意的拿著小刀抵擋著。
樓主寫的文很棒(´ω`)ノ
同為作者的我自嘆弗如,
而且描寫得很細緻,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