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東方夢記言貳-拾陸之上(肚子是硬撐出來的

同一時間,在閻羅殿內……

「呃…不能通融一下?」另一個尹伊陪笑道:「他必竟是我尋找多年的拜把啊。」

「本官已經說過,」四季映姬坐在案後,對飄來的一個魂魄用令牌指示方向:「雖然你不論在外貌或性格上都與他極為相似,但是一切最後還是得依照他個人意願。」

她喘了口氣說道:「最後一個了,暫時是…」如釋重負地將官帽取下,放在案上。

另一個尹伊收起笑容走了出去,直到能夠看見遠方的彼岸花叢為止。他摸了摸臉,看了看前方。又低下頭去,開始徘徊、不停踱步。既沒有得到保證,又擔心臨時出錯。每每想到這裡,他就停下來,搓一搓額頭。

遠遠看去,四季映姬沒有針對他的行為做出反感的表情,而是回想當時他身旁的理香子。她雖然從另一個尹伊身上感覺不到敵意,但是卻能從他旁邊的理香子看出她眼神的內涵。那時候,理香子發現到自己正被注視著,卻沒有迴避。而是反看過去,直接與她四目相交。她幾乎可以從眼神中感受到各種負面情緒,但又不是純粹的負面。一種交雜著保護、毀滅、憤怒、哀慟、理智各種情緒的眼神,卻又因為過於渾沌而難以看出端倪。正當她想仔細探尋理香子的本質時,她突然聽到殿外有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來。

「大佬!」尹伊直接繞過正門,從一旁進來。

「你那個奇怪的稱呼是哪裡來的?」四季映姬看向他,皺了一下眉頭:「我可不記得我有這種怪異的稱呼。」

「啊…」尹伊搔了搔頭:「想說給個驚喜麼。我剛才才從一群天狗那邊回來,。」

「恩…」她停了一會,起身說道:「沒事就好,先進來。」說著,轉身進入另一邊的後門。

「喔喔…」尹伊也沒有多問,應聲跟了上去。他並不知道,這過程當中,還有兩個人參與其中。

「來了。」理香子從剛才就在觀察殿內的狀況,當她發現四季映姬並非獨自走入後方時,她緩緩走近另一個尹伊在小土丘上的背影。

「來了麼…」另一個尹伊抬頭望向遠方。

「在裡面。」

「什麼?!」

===================================================

「啊…」尹伊有點不知所以:「怎麼會突然要我到後面?」

「外面有個人,不安全。」四季映姬坐在旁邊的小椅子上:「時間不多,簡單說一下你在外面的經歷吧。」於尹伊是簡單向她陳述了一遍他所經歷到的,像是碰到幽靈、魔法使、幾個妖怪和妖精。有些他能說得出名子,有些則需要透過提問才知道。

「我大概知道了。」四季映姬聽完後,點了點頭:「現在來說一下我這邊的狀況。」她眼神瞥向房間的小門:「剛才有個自稱是你朋友的來找你,就是剛才在外面不遠的那個。」「他用一種很簡單的方法,說出了你的特徵-用他自己的外表和行動,他的行為與外表幾乎跟你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在我看來,他說的不是謊話才對。」

「那個…」尹伊比手畫腳一番:「意思是外面有個人說是我朋友,而且臉跟行為還跟我很像?」

「是沒錯。不只這樣…」

「恩…」尹伊想了想,突然大聲說道:「不對吧!小町根本就沒有跟我提到這件事啊!」

四季映姬像是在看個知識貧乏的人一樣地看著他:「在幻想鄉裡面,很少有生物不能飛的,人類只是少數例外。」

「算了…」他低下了頭:「妳繼續說吧…」

「時間不多。」四季映姬同意道:「剛才我要說的是,」她的眼神變得銳利:「跟在他旁邊的有個人類女性,你朋友對她似乎很聽話。」

「那個沒關係吧?」尹伊聽到,漫不經心地抓了抓頭:「大概是結髮之類的。」

「不,」四季映姬搖了搖頭:「他們穿的衣服,看來像是有組織的人。而且我能看到那人類女性的眼中,有著各種極端又矛盾的性格。」

「啊…會不會是他們因為家中午餐問題剛吵過架?」尹伊嘗試緩和言語中的嚴肅氣氛。四季映姬抬起頭來看看他,接著低下頭長嘆一聲。

「反正,」她站起來說道:「對你朋友沒關係,千萬別跟那人類女性提到太多事情,尤其是這邊的。我對她很擔心。」

「這妳倒不用擔心,」尹伊自信地說道:「我連早餐吃過什麼都忘了,哪還有心情去詳記這裡瑣碎的事情。我就先過去看看吧。」他說著,便走出房間。四季映姬也跟了出去,她一出門第一眼就看到另一個尹伊和理香子站在案前等候著。

「讓你們等了那麼久真是失禮,」四季映姬深深點了一下頭:「剛才本官和你朋友是在提到有關在這的一些事情。」

「喔喔,我們知道。」另一個尹伊微笑著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畢竟以現在他的狀況來說,說不定對閻王的熟識度還要勝過我們,有些聊不完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

四季映姬看著他們兩人說道:「或許該慶幸你們倆穿著不同上衣。本官從沒看過那麼相似的兩個人。」

「什麼?!」尹伊看著另一個尹伊的圓肚子說道:「我可不記得我肚子有那麼大。」

「事實上,」另一個尹伊笑了笑:「你的肚子就是那麼大。話說,」他將身體側轉,理香子就從尹伊的視線中出現:「你應該還記得理香子小姐吧?」

「之前見過。」理香子頓首道。

「啊,朝倉小姐。」尹伊有些訝異:「妳怎麼來到這裡?」

「我帶她來的,」另一個尹伊笑道:「我千里迢迢來這邊,若你還不肯認我我不就難看了麼?」

「呃…」尹伊有點接不上話。「對了,」為了轉移話題,他便對理香子低頭說道:「朝倉小姐,實在很抱歉,之前因為有人跑來房間鬧場結果造成了一些混亂。」

「沒關係,」理香子搖頭道:「那房間原本就是多出來的。」

「我們路上再聊吧。」另一個尹伊轉個身,對門前的四季映姬致謝道:「閻王先生,多謝啊!那我們先回去啦!」

「恩,」四季映姬頓首道:「往原來的方向回去即可,」說完,她又坐回座位上,遠遠地看著,直到他們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沒問題吧?都已經過了多少個六十年?」她將目光轉移到自己的官帽上,自言自語著。雖然她好幾次從另一個尹伊身上得來的結果都是白,但是不知道為何,就是感覺到一股不安的感覺。一種充滿暴戾與悲傷的感覺,似乎都被他親自埋了起來,就等待那條導火線被點燃。

「沒問題的…都已經過了那麼多六十年…沒問題的…」

===============================================

寫了那麼多篇小說,我好像很少會把同一篇中的段落全部集中在同一場景==

說不定這是我LV UP(?

[ 本帖最後由 ee0 於 2011-2-13 11:54 PM 編輯 ]
姑且這麼說吧

一看到男主角的名子竟然是英文字母加數字....
這是當初沒橋好造成的後遺症==

如果要改的話就要從夢記言第一代開始改 很麻煩的(汗
光是看到整個就沒感覺了

建議你還是改行去畫童書吧(( 笑
我得老實告訴你 不論是穿著內褲的三個兄貴 或是被迫咬"熱狗"的唯,對我而言都是沒有說服力的(拍肩
我這可不是說服你!

這可是在指引你一條生路啊!?
那就更沒說服力了==

因為當我看到生路兩個字時,你左邊的頭像剛好閃到提內褲那段==
你這樣太牽強了吧!?

在怎麼說左邊那三位大叔也是好人阿!  ((咦?
裡面還多個毛主席,那到底哪一位是被排除在大叔之列外的?==
當然是毛主席啊!?

毛主席一看就像是OOOO 這樣
是麼.........

沒想到堂堂毛主席在政治舞台上打滾數十載,會落魄到今天這個地步......(掩面
老實說

我對毛主席他的政治貢獻感到非常的不屑...

沒有他

中國可能不會有今天的成就吧

但是 他讓中國變成了共產國家

現在卻來打壓台灣!?
說不定,大陸人們想為春哥牌內褲正名(?

(明明是我的小說帖,怎麼變成在討論你的內褲了==
正名...我都沒那個意思了

為啥我周圍的人卻比我還想要這樣做哩= =''

這可是你自己先離題的喔((指
算了==

別要再在內褲上打轉了==

話說你最後還是看了我的小說麼(拍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