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原創小說] 罪染都市˙L之章˙其之一(黑慎入)

這其實才是我的本來作風,金崎樂的歡樂其實是幻覺啊。
總之罪染算是為了影系列部分氛圍跟劇情去做的練習物品,可能更新速度會很緩吧。
畢竟我通常都是負面情緒到達極限才會寫這篇,可能也要看讀者的回覆慢慢才敢PO出來。
一開始的LEVEL跟獵奇都還很低,應該是不會有問題才對。
不過總而言之先貼章之一的一半。
那麼。



─────────────────────────────────────────




本已認為,一生中不會再被任何東西撼動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這「旁觀者」當的可真是不稱職。

但是那時射入眼中的景況,已經太大程度的背離了我的日常。

不,應該說,背離了人類所能接受的界線。

被害者身上濺出的鮮紅控訴化為死黑的繩,輕柔而惡毒的纏著她的周身。

細雨飄然而落,勉強的試圖滌淨她那沾滿了黏稠罪業的纖細指爪及白皙的裸足。

當然,那是徒勞的。

那只會讓血污繼續緩緩的醞散,染滿她那單薄的白色上衣。

在如此環境之下,衣物沒有鮮血的部分自然會變的透明,在我眼中的她近乎全身赤裸。

她手中所抱的那團肉塊──或許該說,約莫七十分鐘前應該還是人類的,我的友人伊東鏡──散出的污濁而邪穢的氣息不斷的讓太過溫柔的
雨絲無功而返。

我之所以能夠辨認出鏡的身分,是因為縱使自鎖骨以下的部分猶如被猛獸撕扯過般破碎,頸子以上的部分卻仍好好的保存著的緣故。

伊東鏡為何落此下場的始作俑者也因此再清楚也不過。

要理解事件並不困難。

「轉學生、把我的朋友殺掉了。」

然而,這個理由並沒有讓我動搖。

讓整個畫面最令人寒毛直束的並不是那已經不是人類的物體。

血污最為根深蒂固、洗之不去的地方,是自她的鼻子下方、蔓過櫻唇和下顎,直達脖頸和胸口的整個區塊。

原因是很清楚的。

她的齒間甚至還殘留著一些足以辨認是人類毛髮的東西。

散落一地的破碎內臟殘塊和肌肉組織也都印上了無法掩飾的囓痕。

要接受整個事件不是簡單的事情。

要理解事件經過倒並不困難。

「轉學生、把我的朋友殺掉──然後開始啃食她。或者順序反過來。」

不過,我沒有顫抖。

沒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

啊,硬要說的話,應該是「以後再也吃不到鏡她做的便當了」的些微感慨吧。

我之所以毫無任何恐懼,真的是因為她只是個身高一百五十公分,體重連四十公斤都不到的軟弱動物嗎?

又或者,是因為她正在無聲的哭泣?

──還是,我也是跟她一樣,令人無法不為之心醉的極度異常?

淚水、血水和雨水一齊亂七八糟的在她面上爬行。

「……妳說,妳叫阿絲蒙泰嗎?」

緩緩的,我選擇了這個開場白。

不是尖叫、不是怒吼、也不選擇那些無關緊要的問句。

而是要求了最低限度的自白。

我總得曉得,殺死並啃食我多年好友的少女到底是什麼來頭。

在這種時刻,理由反而無足輕重了。

啊,那是指色欲的魔王嗎?我突然想道。

七宗罪被電影、小說、漫畫濫用到連我此等幾乎對一切都莫不關心的「旁觀者」都耳熟能詳的程度。

「……你不害怕嗎?」

半晌,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這樣反問了。

反問。

在我的認知中最高層級的無禮行為之一,因為如此做的人完全無視對方的意識,或是乾脆將對方當作無須做對等溝通的目標。

我不曉得如此異常的她為何反問,也不曉得她為何這麼問,更無法看見她的表情。

不過,我從中莫名的感受到了某種近似於脅迫的氣氛。

於是我毫不猶豫、清晰、平穩、居高臨下、輕蔑的這樣回應了。

「妳吃飽了嗎?」

這是我在那瞬間能夠想到的,最為異常、而且充滿攻擊性的台詞了。

而且──意料之外的──它很明顯的奏效了。

她的上身在聽到回應的瞬間後仰了十五度,因此我終於能見到她那沾染著血污的驚恐面容。

她猛然睜大雙眼,上身肌肉緊繃著內縮了數下,緊接著全身劇烈的顫抖了約莫兩秒,伊東鏡殘破的屍身也因此從她的雙臂間脫落,帶著無
比令人厭惡的黏膩聲響撞擊了地面。

隨著鏡的屍體落地,她面上的負面神情達到了飽和點,一時之間恐懼、悲傷、後悔和狂亂交合在一起,讓她那就算是我這旁觀者也不得不
讚賞的美麗容顏連是否是人類都無法辨認。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她似乎對不小心將屍體摔到地上的行為感到抱歉,卻因為恐懼而無法伸出手將之抱回懷中。

為何這種程度的異常者會有這種感情?

這樣感情的存在才是其異常中的最高匯聚點,我甚至開始感覺她週遭的空氣正在扭曲,彷彿連世界都無法了解此地的真實情況。

「我並不想這麼做的……並不……嘔……對不起……對不……」

她開始嘔吐了起來。

當然,開始吐出的東西正是就連我也沒有辦法接受其氣味和外型,七十分鐘前還屬於伊東鏡的那些殘片。

我強忍著轉頭的慾望,看著她把猶如地獄中才有的穢物重新灌入她面前唯一的容器,也就是我友人敞開的腹腔。

無法理解。

將一名認識不超過八小時的對象殺害並當作食物的異常者,正在極大程度的表現出一名正常人應有的情感:惶恐、憎惡、噁心,想要逃跑
卻又感覺到責任。

無與倫比的扭曲。

「殺死一名辛苦為轉學生帶領瀏覽城市的十八歲年輕貌美、心地善良的女學生,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和經過,或許都是必須要對著某些活
著的對象道歉的吧。不過──」

我無意識的看著鏡那猶如玻璃、毫無神彩的雙眼。

或許是在尋求某種程度上的認同。

「『殺死並吞食』卻又是完全另一個次元、無論是在上還是在下都遠遠超過單純的殺害的概念吧。如果妳向身為被害者友人的我道歉了,
我又該如何回應?妳又該如何面對妳剛才兩個小時內的行為?妳又如何面對的起那份超出文明世界範圍的異常?」

「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不要問我。我偏離世界的程度還沒有妳的百分之一,不過我至少知道這種程度的凶惡殺人鬼絕對不可能在殺死對方之後哭泣或是道
歉。」

「為、為什麼?」

「以現代社會的結構而言,『一定要下手將第三者的存在抹殺掉乃至真的付諸實行』,這件事情對於沒有特殊背景的人類而言,絕對是最
高層級的負面情緒結晶才有可能產生的結論。然而我幾乎可以確信伊東鏡一生中絕對不認識除了妳以外任何從俄國來的個體。以最高層級
的負面手段去接觸一名完全和自己沒有交集的弱小、無辜、同年齡人類,這在正常的世界觀中絕對不可能會出現的。」

[ 本帖最後由 神崎凰火 於 2011-11-8 01:31 PM 編輯 ]
嘛...

楠的妹控已經定型了,後來學姊進行所謂的矯正合宿也是無效的(笑

另,罪染的全篇章男主角都是同一個人,跟楠算是正相反的人

前者是一邊傲嬌的喊著妹妹以外我才不管一邊跳進去救人

一邊是就算有生以來交往最長久的人被食屍也沒什麼感覺的"觀測者"

嘛嘛...

總而言之一邊是休閒一邊是練風格,雖然兩邊都不是主力的故事,但是都是滿用心在寫的

慢慢的雙方都會更新吧 假設沒有卡到投稿之類問題的話...
呼呼,你是在說我行文猶如商業作品般專業對不對,我懂我懂(被打飛

嘛,在下處理文章本來就是這種電影運鏡式的做法,以文字處理的方法做出類似構圖的動作,然後再去處理氛圍跟應該有的結構

而我在社課敎的也是我這一套,所以哪天一起弄個工作室做AVG,也是不奇怪低
到底怎麼回事

一覺得又可以回應了 要修改內容打我要打的

又給我說什麼不良內容然後又不說不良內容是什麼

到底哪招?

我回了數十次

拜託解釋下

以下是我當初回應內容我一個字一個字修改我就不信貼不上

終於可以回應了。

從昨天開始我回了至少三四十次不誇張,一直說我的回文有問題,到底哪招?

西尾嘛我當然也是很喜歡的。

電波合的話應該很容易跟我成為好碰友的。亞拉奈卡。

至於寫作手法,就是先在腦內生成足以拍電影版的畫面,然後將之反文字化。具體來說,就是用類似運鏡的方式去決定現在的場景要表達的重點,也就是一種控制讀者視點的同時,快速且方便的做出氛圍和具體畫面的方式。

如此一來不但節奏容易掌控、該藏該放的東西便利處理,畫面也會更精美,是我一直以來愛用的手法。

嘛弱點也是很明顯的,過多的形容詞會影響到行文,而強壓的畫面有時會剝奪想像空間,所以有時改變畫面的處理方式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修了半天,難道感˙謝兩個字不能打?太扯了吧?

真的不能打感˙謝兩個字 他會說這是不良內容

感˙謝到底不良在哪?處理一下系統好唄?我快累死了

[ 本帖最後由 神崎凰火 於 2011-11-9 03:38 PM 編輯 ]
太詭異了,這樣我不就不能對回覆的各位以及支持的讀者表達我的謝意了嗎?

雖然那些字很可能出現在無意義的灌水回覆當中,可是就這樣封掉也太不方便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