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金色的卡修》True Love Story 更新最終章~ 不一樣的除夕夜 《全篇完》

本帖最後由 jaxtama 於 2013-11-30 10:43 PM 編輯
這編《金色的卡修》,港譯《魔界小金毛加旋》,本人以台彎的人物翻譯編寫

高嶺清麿=高嶺清麻呂

惠=惠

卡修/賈修=加旋

迪奧=迪安


曾經在ACGASH連載,本人是原作者。

連載在這裏會作出修改,務求給曾經看過的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章節索引


第ニ章  契機  
第三章   Long Distance Call
第四章 兩人的時間  
第五章 似曾相識的夢  
第六章 『開始』  
第七章 『枯葉的足音』  
第八章 『欲望』  
第九章 『光芒』                     
第+章『夢幻之一夜』(X18)                   
第十一章『風波』                   
第十ニ章『母親的疑惑』                      
第十三章『拜訪』                    
第十四章『敗露』            
第+五章『偶像的戰鬥』        
第十六章『轉機』                  
第十七章『來自遠方的訪客』         
第十八章『百萬彩虹』         
第十九章『無限的思念』
第ニ十章『歸來』  
第二十一章『偶像的假日』
最終章『不一樣的除夕夜』New!!  


序章∼開始



接近午夜時份,夜空上早已經佈滿數之不盡的繁星。懸掛在半空上的月亮,在沒有半片雲兒的掩蓋下看起來份外絞潔明亮,它銀白色而柔和的光芒,照射著正在沙灘上漫步的一對男女。

在這個時候,少年便停下腳步對她說:「惠小姐…其實我…喜歡妳!這並不是因為妳身為偶像而喜歡妳;而是單純喜歡一位女性而喜歡妳,妳在我心目中,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內心的盼望,這位少女聽到一直心儀以久的男孩表白後,她感到有一股幸福的清風正吹拂著隱藏已久的戀愛心靈。

她便輕輕轉頭凝望著身旁的男孩,帶著耀眼的笑容詢問著:「真的?哎……」

當她打算凝望著未來男友而向他表明心跡的時候,她便發現身旁的男孩容貌逐漸消失,隨之而來的,她聽到不知何處傳來的電子聲響……

「咇、咇、咇、咇…」冷淡而有規律的電子響聲,随著聲響越見響亮,她的臉頰逐漸感到灼熱,但是她清楚感覺到,這灼熱並不是害羞所造成的。

(這到底是……)





一個溫暖而清爽的早上,金色明亮的亮絲,柔和地照射在東京某高級公寓的窗戶上,柔弱的亮絲穿透過窗簾,照射在一位正在熟睡少女的臉頰上。在微暖的光線及電子鬧鐘雙重呼喚下,那位少女終於從夢境中醒來了。


她緩緩地張開漂亮的眼睛,然後左手伸出綿暖的棉被,温柔地按停了正響鬧著的電子鬧鐘,緩緩地抬起上身,稍微調整姿勢後的她,便喃喃自語地道出一句話,為剛才夢境的『經歷』作出總結……

「……原來是夢境嗎……」

略為失望的神色,但她細意地回味剛才那夢境的餘韻,不久後她便起床更衣梳洗了。


在半小時後,有一位身穿整齊制服的高中女生,急步地離開高級公寓的地下大堂,她一把及腰的亮麗直髪,隨著清晨的微風任意飄揚。本身是美人兒的她,施化了清淡的化妝顯得魅力四射,時刻保持低調的她,佩帶上紅色粗框眼鏡隱藏著自己的特殊身份。

這一位少女,便是全國有名的人氣偶像大海惠,就讀某縣高校的三年級生,在繁忙時段的東京街道上,快步趕路前往學校,佩戴上眼鏡作適度掩飾的她,忙於趕路上班的人們,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真正身份。


☆               ☆                ☆


「各位,早晨!!」

輕輕拉開課室趟門的小惠,輕快地向著課室內的同學們問好。在距離上課尚有相當時間的情况下,一眾女生便邀請小惠一起閒聊。

當她們互相閒聊的時候,不知不覺間討論到「夢境」這個話題,隨著她們互相細訴分享,當一眾女生聽完小惠今早的「夢境」後,她們便一致地喧嚷起來……

一個全國備受歡迎的人氣偶像,被告白是一個異常有趣的話題,在這一刻,這個話題迅速成為女生的熱門話題,雖說這是一場夢境,但她們非常有興致地從中尋找答案……

「在夢境中看不見男孩的樣貌嗎?真可借…」其中一位女生對小惠說著。

「小惠,難道妳有心上人嗎?通常夢見到這種情景,或許是意味著有人向會妳表白唷!」

當小惠聽到其中一位女生這麼說後,她的臉蛋不禁泛起紅暉而語塞起來。其他女生看到小惠這模樣後,便壞心眼地追問下去,在這個時候,學校的上課鐘聲響起,因此而解救的小惠便暗地裏鬆一口氣,失望的各人便返回自己的坐位準備上課。



在上課途中、小惠獨自悄悄地回想今早至剛才的事情……


對於小惠來說,今早的夢境並非首次,而事實上,這夢境已經纏撓好一段日子,雖然每次總是看不見他的容貌,最讓她在意的,是他獨特的特徵,總是不知什麼地方見過「他」,總是讓人想不起「他」到底是誰……


在下課前一刻,班級主任呼喚小惠,着她放學後到教員室接見進行生活指導。

當小惠站在班級主任面前的時候,她隨即打開皮包,展示一張在較早前,學校所舉行的大學模擬成績單給小惠看。

當小惠過目了成績單上的結果後,臉上不禁浮現錯顎的神色,說到原因,她的成績大幅度下滑了。

在前些日子,為了與克理亞一戰而所作的特訓惡果終於浮現了,這數個月來不斷特訓而忽略學業,重要的拍檔迪奧返回魔界,讓她造成相當大的精神打擊,成績滑落是可以預見的,但是她完全沒有想到成績退步得如此厲害。

「大海同學,我知道學業與事業這兩方面很難兼顧…」這位班級主任便一開始對小惠訓誡著,她並沒有因為站在面前的是國民偶像而客氣,非常嚴厲的措辭及語調,亳無保留地向小惠作出訓示。

到最後,她便這樣對小惠說:「如果七月的第一學期的考試成績還是如此的話,妳只好從學業與事業作出取捨了…好了,妳可以回去了。」面對班級主任的訓斥,小惠稍微垂低了頭並咬住了下唇,最後她無力地點頭向班級主任點頭行禮,然後轉身步出教員室離開學校去了。


☆               ☆                ☆


今日並沒有任何工作的小惠,她不願意返回只有自己孤獨一人的公寓,放學後的她,選擇在東京都內四處閒逛。

小惠她自出道成為偶像後,為了方便藝能工作,她離開父母而獨自到東京居住,在入住東京公寓後不久,便命運地遇上今生中最重要的同伴迪奧。

迪奧的來到,讓本身孤獨一人的小惠有了一個心靈寄託,一個無所不談的好友。迪奧的離去,魔王爭霸戰的結束,她再次回到以前孤獨一人,內心的孤單和憂傷,並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

小惠心不在焉,低下頭想著事情的時候,距離書店門口不遠的地方,她不小心碰撞到一位高校生…


「哎!對不起!」小惠她慌忙向對方道歉,但她望到被碰撞到的對方後便讓她吃了一驚:「清麿君…你怎會在這裡?」

然而,被小惠碰撞的清麿,他看到小惠後也吃了一驚,為了購買參考書而來到東京的他,在小惠的邀請下,他們兩人便到附近的一所茶室傾談。

小惠輕喝一口特飲後,便道出班級主任所訓斥的內容告訴清麿。對於她來說,清麿可以說是一位無所不談的好友。背景相近,兩人同是昔日魔物的拍檔;兩人亦曾經是並肩作戰的同伴。

小惠一邊用攪拌棒攪弄著桌面上特飲,一邊繼續訴說著:「我的成績滑落實在太多,如果任意找補習社的話可能會引起大騷動,私人補習教師也沒有質素保証,也怕被別人利用我的名聲……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說到這裏,小惠的語調明顯不同了,悲傷而憂心如焚的神色,還有將近哭泣的語調,清麿察覺小惠的眼角開始積存少許的淚水。

「惠小姐,如果可以的話,我替妳補習追上進度吧!高三程度的課文應該沒有問題的。」

樂於助人的清麿,他隨即向小惠這樣提議著,在特訓期間,小惠亦曾經請教清麿指導家課。

「但是這樣會打擾您和華伯母…」雖然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但是她實在不想打擾而影響別人的學業,在這個時侯,小惠說著對應說話的時候,視線不經意地看著清麿,她仿然大悟地知道「夢中情人」到底是誰了…

(是了…烏黑而清爽的短髮、穩重而親切的聲線及語調…真是的!我怎會察覺不到是「他」啊!)

明顯不過的特徵,小惠她的內心如此想著。同時恨自己為什麼總是慢半拍,不早一點察覺。

隨後她改變主意,明快地接受了清麿的提案,內心雀躍的小惠,迅速回復昔日笑容滿面的她,便開始主動與清麿閒聊起來。

無論是校園生活趣事,生活上的細節。圍繞兩人的話題相當多。小惠不經意的視線看著清麿。在閒談期間,在小惠的心目中,他總是這麼親切。當她想到這裏的時候,便感覺到自己的心總是亂跳,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悸動。

她對著清麿泛起晃眼的笑意,她悄悄地回想起在二年前,曾經在演唱會初遇的邂逅,他出手相救迪奧而一見鍾情的憧憬,這一刻曾被遺忘的記憶、逐漸地從腦海中呼喚出來,自己曾經在內心對他的讚美和仰慕,這個時候她靜悄悄地想...


                                             這次的再次相遇、難道這就是緣份嗎?

                                                       自己快要隱藏不了喜歡他的事實,難道這就是戀愛嗎?



兩人愉快聊天的時間流逝特別快,茶室櫥窗外的城市景色悄悄地換上晚裝,大廈的燈光也逐漸增多而光亮起來,他們倆人結帳後便離開茶室到車站去。



他們兩人沿途便繼續茶室的話題而閒聊著,他們偶爾揚起開朗的聲音哈哈的笑著,温柔的笑聲合而為一,小惠與清麿已經以極為接近的距離並肩在街道上步行著,清麿他開始感覺到心中似乎有某種東西與身旁的小惠相繫在一起,好像有一條無形的絲線正在互相牽引著他們。

兩人曾共同接觸魔書,分別成為了卡修及迪奧的拍檔,兩人一起為自己的魔物成王而努力付出,亦一起為長久以來陪伴左右的魔物離別而傷心,在兩人各自失去了卡修及迪奧在生命中最重要的拍檔後,清麿與惠的心靈便好像一幅拼圖失去了一半,他們本來在魔王戰中所築起了深厚的友誼,在這個時候,他們便在有意無意間地互相牽引,取代對方失去了另一半拼圖。


兩人來到車站,兩人便互相揮手話別回家去,在話別的一刻,清麿感覺到有一股喪失感在胸口不停翻滾著,他很快便意識到,對她有著不一樣的情感,在這一刻,內心感覺到某一種東西開始緩緩地轉動,隨著情感的齒輪開始轉動,所有的事情就在這一刻「開始」…


待續…

下一章   [契機] 於31-1-2010 登出



[ 本帖最後由 jaxtama 於 2012-1-29 07:17 PM 編輯 ]
1

評分人數

第ニ章∼契機

在兩人偶遇的第二天,小惠開始接受清麿的學業補課。

雖然藝能工作繁重,但是只要時間許可,她便會前往到高嶺家那裏,接受清麿的特別學業指導,為處身於水深火熱的成績作全力的挽救。

機會實屬難得,小惠並沒有放過這次發展的黃金機會。掌握著主導權的她,在每次前來,總是刻意地仔細打扮,施以清淡化妝的她,務求以最佳狀態展示出來。

本身是人氣偶像的小惠,已經是人見人愛的可人兒,更何況是有備而來的悉心打扮……

偶像的獨特魅力,清麿看見她如此可愛及漂亮後,作為異性的潛意識上,他無意間的臉紅起來。坐在觸手可及的身旁,從身上所散發的淡淡幽香,充份顯出她魅力十足…

如此優秀的女性在身旁,任何異性的內心總會泛起淡淡的幻想…

(假如小惠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縱使對感情漠不關心,不知道在什麼時侯開始,清麿的內心偶爾泛起這種幻想。

對於感情上仍在猶豫,但是在意識上想進一步拉近關係的清麿,他開始尋找契機,特意從圖書館那裏尋找書籍,外借供小惠參考及練習。

毎次替小惠解決功課難題後,她總是報以耀眼的笑容。在這一瞬間,清麿被這可愛的模樣及耀眼的笑容所吸引。

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暉,毫無掩飾的感情表現,除了小惠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外,一直在家裏的華,也開始察覺到兒子的感情出現微妙變化。



時間很快便過去,在一個多月後的某一日……

「清麿君、這裏做好了,您看看是否正確…」

小惠便隨即將剛剛完成的家課,親手交到清麿的手上,但是在這裏出現了感情的漣漪……

兩人不經意的兩手相觸,在這一瞬間,清麿的心跳隨即加速起來。

害羞、心如鹿撞的他瞬即慌張起來,稍微退縮的他,不小心地將那家課滑落掉在桌面的杯子上,被打翻盛滿杯子裏的果汁,便毫不留情地將書本沾濕了…

「對不起、惠小姐!!」清麿連忙取起桌面上部份被沾汚的書本、一邊慌忙地向小惠道歉。

「不要緊、您的衣服被果汁沾染了,用這手帕抺衣服上的果汁跡吧!」小惠說到這裏,她便從校服的衣袋裏取出白色的絲製手帕,主動上前替清麿抹身上被果汁沾濕的衣服。

清麿看到小惠這大膽的舉動,害羞到全身發硬的他,彷如石雕像般完全不動,縱使如此,在接近零距離的情況下,小惠身上散發的淡淡幽香,正悄悄地刺激他的嗅覺神經,縱使假裝自然的表現,可是壓抑不了的內心情感,顯現在紅潤的臉頰上。

在客廳遠處眺望,看到兩人極其笨拙,天真而羞怯的感情後,華不禁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起來。對於兩人不擅長處理這種感情漣漪,她很清楚這是什麼一回事。

這種感情漣漪,比起她正在看電視中的連續劇更為有趣及引人入勝,她清楚地知道,兩人的感情就像潮水那樣,緩緩地如満潮般開始起來。





小惠在清麿悉心教導下,校內的成績逐漸回穩,很快回復到她本來應有的水平,甚至有長足的進步。

第二天晩上,當清麿替小惠補習完結後,她便主動到廚房幫手……

「華伯母、請讓我來幫妳吧,無論什麼也可以。」小惠她以誠懇而有禮的語調向華請求。

華微笑點頭答應,輕輕偷看小惠的表情,發自內心的喜悅,憑著她的表情和這一個多月來的仔細觀察,她清楚知道小惠是喜歡兒子的。而且她發現小惠除了廚藝了得,處理家務亦井井有條,近乎完美的女性,此刻便站在她的身旁。


踏入七月,為了清理積壓多個月來的大量委託,小惠再沒有前來到高嶺家。

在剛剛結束的中期試裏,小惠的成績有著明顯的進步,基於成績已經回復正軌,班級主任亦讓她繼續就讀。

藝能事務所的社長得悉小惠脫離危機後,便逐漸回復往昔的工作量。

七月下旬的某一晚,清麿和母親吃過晚飯後,她找兒子到客廳聊天,對於這對母子來說,母子間的聊天已經很久也沒有了。

她輕取起茶几上的瓷杯,輕輕的喝一口茶後便說:「……清麿,你對小惠是抱著什麼感情?」

面對母親出其不意,單刀直入的質詢,他的臉頰瞬即滿臉通紅起來,在這一瞬間,「答案」已經完全寫在他的臉龐上。

為了掩飾被暴露的真相,清麿隨即慌忙地反駁,語調亦不自覺地比起平常高了八度,這種一眼便得悉真相的狼狽樣子,華輕輕看了兒子一眼後便繼續說:「哎…這個兒子真的不老實呢!……清麿、自從你替小惠補習的那一天起,你對電視節目開始感到興趣,雖然只限於她有份參予的劇集,但每次她出場或是她的廣告,你的眼光便完全不一樣、目光緊盯著電視畫面…」

一語道破,聽到母親這麼說的清麿,他只好把害羞至通紅的臉部垂下來。在沉默一陣子後,他終於坦白表達自己的感情:「…母親,其實我是喜歡惠小姐的,但是,她是一位這麼優秀的女性,應該配上更優秀的男性才對。」

女性的直覺果然無錯,清楚知道兒子本心後的她,便開始着手替兒子開解感情的煩憂。

展露出慈母的模樣的她,輕描淡寫的說:「清麿,你真的很謙虛啊!但是,如果在將來你看見小惠手挽著別的男性……那你會怎樣?」

大膽作出假設,被母親題出質詢的他,隨即幻想著小惠手拖著別的男性景像,隨之而來的,是內心充斥著不安及刺痛的感覺。

妒意,這個時候他才彷然大悟,清楚知道感情並不能瞞騙自己,當他將感覺告訴母親後,她作出微笑後向兒子解釋:「為了某種顧慮、對自己的感情說謊是不行的吧?因為你喜歡她、所以你的內心無法對自己感情說謊…」

她再從茶几上取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你說得沒有錯,小惠無論容姿、性格、言行舉止,而且廚藝了得,打理家務亦井井有條,作為女性所要具備的她也兼備,即使我自已身為是女性的,也對她非常有好感及羡慕…但是,清麿啊,你是喜歡身為偶像的她或喜歡身為單純女性的她?」

這個時候,清麿直接了當對母親說他喜歡身為單純女性的她,他也說出了自己的顧慮,當華聽到兒子這種顧慮後便繼續說:

「你是說得不錯、她是一位人見人愛的人氣偶像、而且她年紀上大了你二年,那您是否因為這樣而害怕了?清麿…愛情這東西基本上並沒有分階級,與地位、貧富無關,只要兩情相悅的話,即使什麼也沒有亦可以生活得很快樂的,而且你喜歡的是身為單純女性的她…作為母親的我,你所選擇的對象我完全沒有異議,只要她能帶給你幸福便行了。」

母親的一番解說及誘導,清麿清楚知道自己的感情去向,輕輕閉起雙眼沈思的他,然後便繼續說道:「母親…謝謝妳!我清楚知道她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我希望她能夠與我共度一生。」

作為母親的她,對兒子的說話感到十分驚訝,總覺得他還是小孩子,現在不知不覺間踏入談戀愛年齢。

對於兒子的感情觀念,她實在感慨萬分,讓她回想起昔日的回憶:「呼…原來你打算以結婚為前提而交往嗎?這一個觀念跟清太郎完全一樣…」

「咦—!父親也是這樣子嗎?」清麿聽到華這樣說後,他不由自主地吃驚起來。

她隨即細說以前交往點滴,對於母親來說,希望對兒子的將來有所幫助。

夜深了,母子的閒聊也到此為止,回到睡房的清麿,他便反覆思索如何向小惠表示。

不斷反覆地思索,不擅於言語表達的他,想起較早前母親交往點滴後,便嚐試用父親追求母親時所使用的書信方式試試看…


☆              ☆                 ☆


在七月下旬,小惠準備為暑假全國演唱會開始酬備,她清楚知道,在這個暑假的絕大部份時間,沒有機會見到清麿而感到不安,內心不禁為此而輕輕溜息起來。


在這一天,藝能事務所一如以往,將所有歌迷會的來信交給小惠,當她預覧歌迷來信的的時候,目光完全落在某一信封面上的文字,她的臉頰瞬間染上一抺紅暉。

(……清麿君!?為什麼?)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覆多次看過寄信人的名稱及地址,確實是清麿寄來的。發自內心的喜悅及激動,源源不絕從內心深處湧上心頭。

她隨即將信件妥善收藏在手袋的暗袋裏,然後充滿朝氣繼續餘下的工作。


接近午夜,小惠的專屬經理人保坂美奈,駕駛私家車接載小惠回到公寓休息。

小惠回到家裏後,她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更換衣服,而是坐在沙發上,打開手袋的暗袋取出信件。

小心翼翼地拆開信封,然後細閲信中的內容,她連續把信中內容讀了兩次,閱讀的時候自己也感受到胸口裏正在怦通作響,這個時候,嘴唇自然地展現出喜悅的微笑。


清麿寄給小惠的並非情信,只是比一般較為親切的問候信。

清麿不知道小惠公寓的地址,所以他選擇把書信以歌迷形式投寄到藝能事務所去。

以前與小惠閒聊的時候得悉,小惠會親自閲讀歌迷的毎一封來信,現今年輕的歌迷以電子郵件投寄居多,以傳統書信方式佔為少數,所以他預計小惠應該察覺到。


內心的激動久久沒有平伏下來,可是為了明日開始的全國巡迴演唱會,爭取時間休息的她,在依依不捨的情況下放下信件。

她把信紙按照原來的様子仔細折好後放回信封,然後安放在牀邊的桌面上。

在洗澡中,她細意回味剛才信中的內容以及毎一個字,這一切實在太美妙了!

洗澡後並更換上睡衣的她,實在抵受不了它的魔力,忍不著再次小心再次拆開書信,再以細細品味信中的毎一個字句,信中的字句,在小惠的腦中再次一一重現,好像一串美麗的小珠子。

看到清麿信中毎一個字的筆跡、毎一個特徴,她的眼睛都為之欣喜欲狂,本來一天辛勞的她,此刻感到倦意全消。

隨著每個人的書寫習慣;文字的特徴各有不同,她看見『惠』字,它比其他字大了一點,『心』字的曲線像一隻小船,非常漂亮。而書信後半字體稍微傾斜,像是蓄勢待發似的揮灑出去,彷彿在訴説他求轉變的心情和不加隱藏的坦率之意。


這就是電子信件與傳統書信最大不同的地方,電子文字冰冷整齊而毫無感情,但統書信文字卻包含了書寫者的心境及感情。即使是使用原字筆書寫,藍色穏重的色調、原子筆的劃痕、不小心漏墨而引起印在紙上的汚點,毎一様都是那麼有趣、愉悅、討人歡喜。

一直待在清麿身傍補習,小惠看過他書寫風格及特徴便知道,可以肯定這一封信是清麿親筆寫出來的。

這張信紙在不久之前還是清麿的;而現在已經完全屬於小惠的,這東西已經成為了她最重要的寶貝…

小惠把信紙拿起來輕輕靠近臉龐,她乎能嗅出高嶺家的氣味…不!似乎嗅出清麿的氣味…若有似無,她垂下手把信紙輕輕貼住胸前,她仿佛擁抱著清麿一様,她感到胸口內有一股溫暖的暖流,強烈的心跳、內心的悸動…她得到了很棒的東西,在這一刻,她實在相當高興。

這個時候,小惠和一般的初戀少女一樣,情感已經佔滿了她的腦海,開始泛起無盡的甜蜜幻想。

傳統書信最大的優點,它本身是一件實物,可以隨時隨意取出來細閱,跟電子郵件完全不同。

小惠年齡比清麿大了二歳,除了害怕清麿不知道會否接受外,他的母親也是重要考量之一,萬一向清麿表白而被拒絕的話,或許連朋友的關係也結束,自己害怕受不了這個重大打撃。

雖然掌握主導權,但是在不知道清麿的心意下,只好有如在新月的幽暗森林中摸索前進,以進三歩退兩歩的速度摸索著清麿的內心。

但是現在這刻,她收到這份驚喜,這信件給予了她無比的勇氣。在新月的幽暗森林中,她看見一點淡淡的光芒,仿如指引燈光般牽引過去,感覺到兩人的距離進一步拉近了。

她把信紙輕輕貼住胸前,她隱約感受到清麿所傳達的訊息以及心意,她心裏在思考著如何回應清麿。

在此刻,窗戸外早已懸掛在半空的月亮、絞潔而明亮的月光,銀白色的光線從窗照射房間內的書桌上。

看到這彷如上天指引的光芒後,她跟清麿一様,同様坐在書桌上取起信紙及原子筆,心裏在思考著如何回應清麿…




待續...下一章『 Long Distance Call 』於15-2-2011登出


沒有想到在這裏看到mio姊的文章呢∼∼

頭兩章來看,跟較早前的分別不大,不過我相信如你們所説,往後的故事有所不同吧?

請你們繼續努力加油!!
原帖由 shopia 於 2011-2-9 06:30 PM 發表
沒有想到在這裏看到mio姊的文章呢∼∼

頭兩章來看,跟較早前的分別不大,不過我相信如你們所説,往後的故事有所不同吧?

請你們繼續努力加油!!


smilies1722 萬萬沒有想到您會來到這裏......

這連載在第三章後會有較大的分別,而且結局會略有不同,再次多謝您閱讀這編拙文.....
原帖由 shopia 於 2011-2-9 06:30 PM 發表
沒有想到在這裏看到mio姊的文章呢∼∼

頭兩章來看,跟較早前的分別不大,不過我相信如你們所説,往後的故事有所不同吧?

請你們繼續努力加油!!


smilies1722 萬萬沒有想到您會來到這裏......

這連載在第三章後會有較大的分別,而且結局會略有不同,再次多謝您閱讀這編拙文.....
第三章∼Long Distance Call



晨曦初露的早上,小惠的房間顯得相當安靜。

隨著柔和的亮絲照射在窗簾上,瞬即穿透過窗簾並照射正在熟睡的小惠臉頰上,在微弱的光線及微暖的溫度下,她終於醒來了。

比起以往更早起床,為了暑假期間的繁重工作,她開始收拾行李,為長期對外工作出門準備。

剛踏入暑假,對於普通高校生來說,是期待已久的悠長假期,但對於身為偶像的她來說,繁重的工作才現在剛剛開始…

夏季全國巡迴演唱會,抵達當地拍攝寫真集,還有出席當地媒體訪問這些基本工作,已經被編排得異常緊密,可是現在的她卻顯得充滿朝氣。

這一切動力的來源,源自在櫃子裏的一封信。

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小惠的內心充滿希望。

一切準備就緒的她,在桌面取起一封準備投寄的信件,這次的工作,需要暫別居所一段時間。



小惠步出公寓大堂,她已經看見專屬的經理人在門前等待,這個時候,她便隨即上前問安:「美奈小姐、早晨!」

美奈替小惠安放個人行李在車尾廂內,兩人隨即登上私家車後便前往電視台去。

在車子準備開始行駛時,小惠向美奈提出請求:「美奈小姐,可否到前方不遠的郵筒旁停下來?我想寄這一封信…」

對於小惠來說,這一封信件相當重要,她將信件用雙手緊緊的貼在胸口上。

在昨夜,她細閱清麿的信件後,便立即動筆書寫。她將自己內心的思念,透過原子筆灌注在文字上,這一封信件,可以說灌注了少女的情懷。

面對微不足道的請求,美奈微笑點頭答應。車子行駛一段路程後,她將車子靠在郵筒旁邊停下來,小惠隨即下車前往郵筒投寄信件。


(希望能順利傳遞到他的手上…)小惠她站在郵筒前,閉起雙眼誠心訴求,情不自禁輕吻了信封一下,然後親手投入郵筒裏。


在美奈的陪同下,小惠前往多個電視台出席節目錄影,接近傍晚時份,兩人乘坐列車往南方出發到名古屋,開始為期個多月的全國巡迴演唱會。


☆              ☆                 ☆


——高嶺宅

同一日晚上,華和清麿吃過晚飯後,便一起在客廳觀賞電視節目。

多元化的綜合節目;充滿劇情味道的連續劇集,能夠滿足不同觀眾的口味,但是,這些節目並非清麿所希望觀看…

默默地等待某個節目來臨,偷偷窺看牆壁上的時鐘,距離小惠出場的音樂節目尚有十多分鐘,本身對娛樂世界不感興趣的他,這十多分鐘的時間顯得格外漫長。


等待已久的音樂節目終於開始,在節目中,節目主持開始詢問小惠的生活近況,這個時候,她便這樣子回答…

「唔…其實二個月前我陷入一個大危機,當時我的成績因為工作繁忙而一落千丈,幸好當時有一個重要的朋友替我補習,現在我的成績除了回復到正常外,比起以前更加進步了。」

節目主持聽到小惠這樣說後亦順勢追問下去…

「咦—!這個重要的朋友想必非常厲害了,可否在這裹介紹一下?好讓面前觀眾有需要時候找他協助。」

「當然了!他的頭腦非常優秀,而且溫柔心地善良,但是,真的對不起了,我暫時不會介紹他,因為他是我專屬的補習老師!」小惠她用非常微妙的語調說著,而且她也盡可能向清麿說出感謝之餘、向他作某程度上的暗示。

「小惠~~!妳不可以這麼狡猾啊!莫非他在妳的心目中是很重要嗎?」節目主持深知她不會透露到底是誰,因為直覺上知道,這一位男性很可能是情人,但是為了炒作氣氛,兩人作出適度的拉据戰。

最後,小惠非常明快而堅決的語調說:「他是屬於我的;也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不會把他讓給任何人…」

眼前看見無功而回,節目主持在最後便請小惠高歌一曲,但是小惠看見機不可失,她順勢將這一首歌獻給他。

當這個音樂節目完結後,高嶺家的客廳陷入沉默狀態…

小惠大膽的公開言論,清麿完全被嚇呆了,華則暗自感嘆,作為女性居然可以如此大膽,她清楚知道,這些言論已經給予兒子的暗示相當明顯。

作為母親的她,率先打破沈默對兒子說:「清麿,既然這樣,那麼你把自己的心意告訴給小惠吧!」

這個時候,百感交雜的他便稍稍點頭同意了。

作為女性的她,內心實在大惑不解,為何小惠突然有這麼大的勇氣?當清麿向母親透露,在數天前他寫一封意味深長的問候信後,她的視線隨即轉向兒子說:「哎—!果然是父子,想不到你模仿清大郎這樣會寫情信起來呢!」

清麿隨即辯解起來:「母親——!這封並不情書,只是普通問侯信。」

她看著兒子羞怯的模樣,這些辯解顯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那麼,你打算怎樣回應小惠的心意?」

「唔…小惠從今日起到全國各地開始演唱會,有一段時間也不會到冬青鎮來,當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會把心意告訴她…」

聽到兒子這樣說後,她露出溫柔的笑容來。知道兒子已經下定決心,鼓起勇氣向小惠表白心跡。不再需要為他們兩人的感情去向而擔憂。

只要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便可以了。




就是這樣,第二天的下午,華輕輕敲打清麿房間的房門,在這個時候,他正在書桌前面溫習…

正值暑假的初段時期,很多學生完全投入玩樂之中,但是清麿卻捨棄遊玩,選擇為小惠準備簡單易懂的筆記,

「清麿、可以入來嗎?」華輕敲幾下房門詢問著。

「母親嗎?可以入來。」

她隨即打開房門進入房內。當她看見桌面上的書籍時,便意味深長地說:「呵——,兒子真的很溫柔體貼呢!犧牲寶貴的假期替女朋友準備筆記…」

明顯是謊話;臉龐反映真實,清麿的臉頰已經彷如太陽般火紅。

稍為作弄清麿的她,隨即從圍裙的袋裏取出一封信件,交到清麿的手上後說:「清麿,這封信件是剛剛收到的。」

說畢,她非常識趣地離開房間並且關上房門。

她當然清楚知道這封信是誰寄來的,淡粉紅色的信封,信件隱約散發出讓人陶醉的幽香,從信件背後寄件人姓名寫上「惠」字來看,毫無疑問這是小惠寄來的。


另一方面,清麿小心翼翼地拆開信封,然後開始細閱書信的內容,書信內容大意是 ——除了感激清麿這兩個月來的幫忙外,還認定清麿是一生中最特別的人……

小惠書信所使用的詞彙,基本上和清麿一樣異常小心,可是她的內容更為積極。

採用淡綠色信紙的小惠,她的字體十分小巧、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而且信紙上散發出說不出討好的幽香。

男孩與女孩的字體風格截然不同,男孩的字體較大,感覺豪邁而穩重;女孩的字體較細,感覺小巧而溫文。


在書信的裏面,小惠還付上公寓的住址、電話等等聯絡方式。可是清麿的視線在書件裏的最後一段……

八月一日我在仙台舉行全國演唱會,演唱會完結後晚上致電給您   惠上

掌握著主導權的小惠,在這一句充份顯示她希望主動求變。



清麿雖然是天才的優等生,可是他遲鈍的感性,並沒有女孩子這麼豐富。

可是,對於感情遲鈍的他也知道,無論在選取信紙等細節,以至書信中語彙的意義,他確實感受到小惠那一份特別的情感…

清麿的視線隨即凝望桌面上的月曆,距離還有兩天時間,忐忑不安的他,默默地期待著那一晚的來臨。



☆              ☆                 ☆


                                                                                                    外連圖片


兩天後的晚上,清麿與華吃過晚飯後,便一起到客廳觀看電視節目,在這時候,安放在沙發旁邊茶几上的電話突然響起,華隨即順手取起電話接聽…

「是!這裏是高嶺宅。」

話筒即傳來一把漂亮而有禮聲線:「華伯母,晚安,請問清麿他在嗎?」

她聽到這一把熟悉的聲線後,便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視線隨即注視在清麿的身上:「小惠、晚安了,妳找清麿嗎?請等等…」

正當她準備呼喚清麿的時候,他已經從沙發站起來,歩上前來準備從母親手上接過話筒。

她隨即把話筒交到兒子手上,然後識趣地站起來,將位子讓給兒子座下,最後,她取起茶几上的搖控,將電視的音量調低,然後對清麿説:「清麿,我先行去洗澡了。」

作為母親,她選擇主動離開客廳,不想兒子受到無形的壓力。

雖然母親巧作的安排,可是在這個時候,清麿獨自在幽靜的客廳內,內心的緊張讓心跳徒然加速。雖然在兩天前已經得悉,可是在這一瞬間,他實在不知道應該説些什麼…

實在不能沉默下去,「惠、惠小…小姐,晩…晩安……」勉強開口說話的清麿,他實在緊張至弄得口齒不清,甚至開始語塞起來。

可是,小惠卻沒有介懷,她非常有耐心地聆聽。對於她來説,這是一個難得的體驗。

膸著時間流逝,兩人的交談逐漸變得流暢,很快回復到以往那様愉快地閒聊,愉快的笑聲充斥整個客廳。

小惠現在處身於仙台,距離冬青鎮相當遙遠,在結束當地的晩間演唱會後,她隨即急不及待在休息室致電到高嶺家。

雖然彼此相隔兩地,可是電話的聯繫讓兩人的距離大幅拉近,礙於小惠準備明日的工作,他們首次的通話時間並不算長,約一小時後便掛上電話。

從第二日開始,小惠再次致電到高嶺家,隨著感情逐漸成長,兩人的話題亦開始廣泛,彼此的生活點滴和趣事,兩人的談話內容越來越親密,在親密朋友這一個框架來説,可以説到了無所不談的地歩。

在不知不覺間,兩人逐漸感覺到,對方在自己的內心逐漸被侵佔。無論在任何時刻,他們無意識地想起對方,兩人也感覺到對方在自己的心靈中,所佔的比重逐漸増多及重要,在這一刻,他們的內心開始萌起某個想法,突破親密朋友這一個最後框架。

兩人開始尋找自然而理所當然的機會,而一直掌握著主導權的小惠,便率先邀請清麿…

「或許有些無理、清麿君,今個月十二日在札幌市內,有一場特別的演唱會,您可以來嗎?」

以慶祝生日為借口;實在是理所當然而且非常合理,但是,小惠的內心清楚知道,這様子邀請其實相當冒險…

她清楚知道,清麿只是一名普通的高校生,經濟能力相當有限。

遙遠的北海道,交通費實在相當昂貴而且繁複,首先從冬青鎮乘列車到東京,然後在那裏轉乘子彈火車到北海道,單程的費用便需要¥20000,而且12小時才可到達,距離實在相當遥遠。

對於一位普通的高校生來說,北海道實在是遥不可及……

有機會與喜歡的人一起慶祝生日,清麿並沒有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啊…沒有問題。」

對於清麿明快的答覆,小惠實在感到相當驚訝。


經常與書籍為伴,沒有什麼機會花錢的清麿,他總是將母親給予的零用錢儲蓄起來,直至他打算送贈生日禮物,打開銀行存摺的時候,他才驚覺存款數目已經讓人側目的地步…

在數個月前,清麿參加了某雜誌的徴文比賽,憑著他天才的頭腦及革新的理論,被日本有關協會評選為最優秀文章。

五十萬日元奬金,對於一位高校生來說,這筆獎金可以說是一筆鉅款…

除了一筆可觀的獎金外,清麿更獲得一間著名雜誌社的三年稿件合約,對於擁有天才腦袋的清麿來說,高校的學業並不吃緊,在稿酬豐厚吸引的情況下,他便答應下來。

對於清麿接受邀請,小惠實在驚訝萬分,從心底裏湧出來的喜悅。縱使假裝平靜,可是她整個身體產生了奇妙的緊張,或許流入了比平常多好幾倍的血液,心臟的跳動急速上升,心緒澎湃,臉頰潮紅的她,拼命地掩飾顯得一派輕鬆。

可是,最讓小惠始料不及的,是清麿主動提到約會請求……

「惠小姐,妳剛才說過,不是在前一天是休息吧?可以的話,我們兩人提早慶祝吧!」

清麿大膽的提案,實在讓小惠始料不及,表面上是清麿採取主動,實際上是小惠率先提出邀請後,鼓起勇氣的清麿採取了更進一步的行動。

看起來好像是清麿棋高一着,可是對於急不及待的兩人來說,誰人採取主動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內心彼此成為對方戀人的渴望。

小惠樂意接受了清麿的邀請,在最後,兩人在依依不捨的情況下掛上電話。

(嗯……到底怎樣替惠小姐慶祝生日,送什麼禮物給她好呢?)掛上電話的清麿,他開始為這重要的一天費盡心思了。



待續...下一章   『 兩人的時間 』 於1-3-2011 刊登



後話:

因為要決定故事往後的發展,所以稍為遲了刊登出來。

請各位多多指教!!

[ 本帖最後由 jaxtama 於 2011-2-20 09:34 PM 編輯 ]
第四章∼二人的時間




八月十日,一個陽光充沛的早上,清麿在家吃過早飯後,隨即回到睡房更衣準備起程。

決定乘坐快速列車前往北海道的清麿,夜間繼續行走的快速夜行列車,需要花上28小時才可到達目的地。

本來可以選擇更快的特急列車前往,只需要12小時便可到達目的地,但是以節儉為原則的清麿,他認為錢不可這樣亂花,最後選擇便宜近一半的夜行快速列車。



正在為挑選衣服而苦惱的清麿,腦海裏泛起母親剛才的說話……

(和小惠出門外遊的話,服裝是很重要喔!特別對方是自己喜歡的人。)

雖然母親這樣的壞心眼,但是清麿卻清楚知道,人生經驗豐富的母親,對於這種事情始終較為擅長,將要和喜歡的人遊玩,首次約會,而且對方還是人氣偶像,最底限度也要不失體於對方。

最後,清麿選擇較為平穩的服飾,純白色的恤杉配上黑色的牛仔褲,將所有一切需要的東西妥善放置在背包後,便動身準備出門去。

看見在玄關準備穿上鞋子的兒子,作為母親的她便擔心起來:「清麿,出門的金錢眞的足夠嗎?媽媽可以預支部分零用錢給你…」

雖然在數天前,清麿說這次旅程的費用不需要擔心,但作為母親始終放心不下再多問一句。

「母親,不用了……我的積蓄作為旅費已經相當足夠,放心吧!」

聽到兒子如此一說後,她微笑點頭起來,之後清麿便出門離開高嶺家到冬青車站去。



                                       ☆              ☆                 ☆



到達冬青鎮車站後,清麿首先乘坐一般電車到東京車站,當他抵達東京車站歩出車廂的時候,他的耳朶及身體瞬即被喧鬧聲及四方八面的人流包圍著。

東京車站是日本最繁忙車站,前往各県市、城鎮的長途列車,全部匯集在這個繁重的交匯車站。

清麿在洶湧的人潮裏,奮力的向目標月台擠向著,在那個複雜如迷宮般的車站尋找特定月台,乘坐快速夜行列車前往北海道,當他好不容易到達長程列車專用月台的時候,他提起左手睨看手腕上的手錶,已經差不多十時了,



在十多分鐘後,前往北海道的夜行列車準時抵達,當清麿登上快速列車的時候,有一位非常漂亮而有禮的車廂服務員上前恭迎。

「早安、客人,歡迎乘坐本公司快速夜行列車,請出示乘車証。」

面對車廂服務員的查核,清麿隨即將手上的乘車証交予過目,最後,她便帶領清麿到寢室車廂去。

寢室車廂的生活空間並不算太大,但基本上可以說是設備齊全,浴室、床位、桌子等等的必要設施,全部擠在這細小寢室裏面,列車更設有食堂車廂方便長途旅客。

關上房門後,清麿入內檢視寢室車廂設備,最後他便放下背包,坐在沙發上稍作休息。

差不多半小時後,車窗外的景色開始緩緩移動,當列車離開月台後,列車膸著開始加速,在列車窗戸外的景色,彷如快速換片的幻燈機一様不停切換著。

遙遠的目的地,漫長的行車時間,清麿隨即為明天的慶祝流程作最後準備,為了明天的約會,在月兒初掛的時候,他關上牆壁上的電燈開關提早休息。



                                         ※               ※                ※



第二天早上,清麿被車窗外的亮絲弄醒了,當經過稚內進入北海道範圍後,景色終於從城市森林變成田園風光。

車窗外美麗的景致,將清麿的視線吸引而驚嘆起來,天空充滿了明亮的光線,放眼望去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藍天。

在視線的盡頭,湧出了充滿夏日氣息的大片雲朶,而鐵路對出不遠的路旁、各種樹木花朶在這刻互相爭奇鬥豔,正值盛夏的季節,擔任主角的始終是它;大片的向日葵海展現夏日氣息。

清麿隨即到浴室梳洗及整理一番,然後到食堂車廂享用早膳,在最後,他返回寢室繼續看書打發時間。

隨著車窗外的田園的風景漸漸被城市森林所取代,他隨即收拾個人物品,開始為下車作準備。



差不多同一時間,有一位漂亮的少女,現身在北海道的電車大堂…

一襲雪白色的連身裙,在一把及腰的亮麗直髪上,佩戴上一頂非常精緻的帽子,她在可愛的面孔上,施化清淡的化妝,顯得她份外迷人,但是她佩帯上紅色粗框眼鏡,遮掩漂亮的面孔作隱藏著自己特殊的身份,她凝望著大堂中央的列車資訊板後,便不禁喃喃自語起來…

「哎呀,看來是我稍為早到了,列車還有二十多分鐘才到來……」

在晨曦初露的早上,小惠已經急不及待起床,為今日的約會作悉心打辦。

雖然時間相當充裕,可是內心期待相會的悸動,讓她難以忍受時間流動得這麼緩慢。

為了今日的約會,小惠特意到服飾店買下這襲白色連身裙和帽子,雖然不作任何唐突的舉動,但是,她迷人的姿色已經異常地顯眼,她所到之處,已經引起途人豔羨的目光,在這個時候,她回想起美奈的說話…

在昨天演唱會完結,送抵她回到酒店房間休息的時候後,專屬經理人美奈多次提醒她起來…

「小惠,小心不要穿幫被記者發現,雖然是事務所默許妳可以談戀愛,但並不代表可以公開…」

清麿的存在,早已經在藝能事務所內流傳,在二個多月前,社長更從美奈的口中得悉。

對於清麿的協助,讓小惠的成績回復正軌,間接幫助了藝能事務所解決難題,在七月初,社長更特別批准她自由戀愛,可是前提條件是,不能對外公開有關資訊…

換句話說,縱使可以自由戀愛;可是不能公開交往,雖然有些遺憾。縱使是這樣,但是對小惠來說,其中一個難題解決了,她的內心總是經常期望,能夠結束親密朋友的關係而昇華至情侶的關係…



漫長的等待時間,她終於從視野中看到一個熟悉的樣貌,同一時間,她已經急不及待地跑向那男孩並揮手說:「清麿君~~我在這裡!」

這個時侯,清麿看見一位相當漂亮的少女向他招手,當他察覺這位少女便是小惠的時候,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將要和這麼漂亮的女性約會嗎?)接近被嚇壞的清麿,他不禁希望服用鎮靜劑來冷靜極速狂跳的心臟。


小惠清楚知道,穿著太隆重的話會嚇壞清麿,搞不好可能適得其反,看到清麿如此吃驚的模樣,她不禁暗自擔心起來…

已經變成火紅色臉頰的清麿,他好像忘記語言的病人般,勉強地開口向小惠説:「…午…午安,惠…惠小…姐!今日…妳很…漂亮……很好看……」

面對心儀對象的讚賞,小惠的擔憂隨即緩和下來,當清麿得悉這套服飾特別為今日穿著上的時候,火紅的臉頰隨即進一步升溫。

當然,清麿的內心清楚知道,小惠對於今日的約會是多麼重視和期待。

掌握著主動權的小惠,她便輕輕拉著清麿的衣蹴,兩人的約會正式展開。

在數天前已經計劃一切的清麿,便先帶小惠到充滿情調的餐廳午膳,對於兩人來説,共處的時間相當寳貴,不想浪費任何一分一秒。

本來陷入緊張的清麿,逐漸融入愉快的氣氛,臉頰上的緊繃神色逐漸消失,看著對面小惠甜蜜的微笑,他偶爾羞怯地臉紅起來…

「清麿君…您的嘴唇邊沾著食物的汁液…」小惠溫柔地對清麿提示著,她隨即從手袋取出一條手帕遞到清麿的面前:「清麿君…用這個來抹嘴吧。」

清麿向小惠致謝後,便満不好意思接過小惠手上的手帕,兩人很快繼續剛才的話題。

在這十多天以來,兩人各自的所見所聞,他們互相分享細訴,隨後他們便結帳離開餐室到下一個目的地去…

隨著清麿在節目上精心安排,小惠顯得異常愉快及盡興,兩人也開始彼此解讀了對方隱約傳來的訊息,彼此距離很自然地愈靠愈近,隨著約會順利愉快地進行,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愈來愈短,雖然他們保持著象徵性的些微距離,但是彼此靠在一起的時間也逐漸拉長了…

兩人交談越來越投契,而且內心卻非常平穩和滿足。


在清麿的提議下,兩人乘電車到富良野的薫衣草園。

這裏是一個非常廣闊的薫衣草園,當兩人穿過了層層深緑色的樹葉叢林後,眼前是渾然天成似的大自然空間,樹枝上色彩斑斕的鳥兒互相爭嗚,兩人便被這花園中的花朵濃郁香味,充分地浸滿整個肺部。

這個時候,清麿看見小惠穿梭在熱情盛開的薫衣草叢間。

在薫衣草叢間,各種不同色彩的薫衣草叢間在陽光下互相輝映,可是,在花叢間的小惠異常的耀眼,她率直自然的甜蜜笑容,相對下完全被比下去。

笑容彷如寶石般閃閃生輝,這特別的笑容,只有對著喜歡的人才會展露出來。

對於感情遲鈍的清麿,他雖然對這些並不瞭解,可是他清楚知道,小惠在這一刻的笑容是最漂亮的,在清麿的眼中,這裏便是樂園。


                                             外連圖片

「……伊甸園。」有感而發的清麿,他不禁脱口而出。

小惠聽到清麿這様説後,她隨即轉身返回他身邊詢問著。清麿便向小惠解釋,『伊甸園』在聖經中是被稱為樂園。

「嘻∼♪這裏…」小惠她張開雙手、掂起腳指尖自轉了一圏。

作為偶像的小惠,當然接受過一定的舞蹈訓練。

輕盈而優美的動作。嬌小的身體輕柔地轉了一圏,雪白色的碎花連身裙也膸著輕柔的旋轉動作而飄起,這串優美的動作,彷如神話中的女神降臨一様。

「我喜歡這裏,實在太美了!而且這裏好安静……」小惠説出她了的感想,可是,清麿的心完全被她優美的動作奪走了。

在愉快的遊覽後,兩人隨即在花園不遠處的長椅坐下。

舒了一口氣後,兩人的臉上露出了満足的笑容。

小惠順了裙擺後在清麿的右邊坐下來,僅僅有一歩之隔的鄰座,雖然兩人的身體不至於緊貼在一起,但還是近至只要伸手就能觸碰到對方的距離,就近在隔壁,恰到好處的距離。


兩人輕輕抬起頭看著,放眼望去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藍天,在視線的盡頭,湧出了充滿夏日氣息的大片雲朶。夏天眩目的淡金色的光束,熱烈地照耀著一大片薫衣草園,在旁邊不遠的的鳥兒們互訴哀曲,牠們快速穿梭在深緑色的樹葉叢林中。

耳邊傳來的鳥鳴回音逐漸消失,周圍的環境一下子靜了下來,可是在細聲傾聽下,微風吹拂著叢林的樹葉聲音,這裏正在演奏著天然的交響樂曲。

在這裏,薰衣草園仿似天國的樂園。


「好寧静啊∼」用以隱藏小惠身份的眼鏡下,她可愛的雙眸慢慢地眨了一下。

「這地方真的很棒啊∼」清麿他露出了満足愉快的微笑

「是啊。」小惠榛子色的雙眸,柔和的視線緩緩地轉向凝望著清麿,兩人繼續暢所欲言,並沒有任何人打擾他們,此刻兩人的内心裏希望這一刻的光景以永遠停留著。



                                              ∽∽∽∽∽∽∽∽∽∽∽∽∽∽∽∽∽∽∽∽∽∽∽∽∽∽∽∽∽∽∽∽∽∽∽∽



接近黄昏時份,兩人離開薰衣草園,乘電車返回札榥市中心去,在晚膳中,清麿出其不意詢問小惠:

「惠小姐、妳要何時返回酒店?」

如此唐突的詢問,小惠感到有少許愕然,她微笑的詢問清麿:「清麿君,為何您會這問的?」

之後清麿便向小惠表明希望能夠在12日午夜親手送禮物給她,小惠她很明快的答應,她開始對午夜有特別著的期待。


在今日約會中、兩人彼此已經完全解讀了對方隱約傳來的訊息,對於他們只維持著象徵性的些微距離兩人來説,是時候準備突破這一個框架了。


兩人好比兩條纖細的線…

纖細的兩條線確實已經準備就緒,準備開始編織屬於兩人的戀曲……


待續…


下一章∼似曾相識的夢   於15-3-2011登出

終於看到分別了,新作的清麿是主動邀請,而且内容有明顯分別,故事也流暢了。

smilies1728 請你們繼續努力加油!!smilies1728
原帖由 shopia 於 2011-3-12 08:20 PM 發表
終於看到分別了,新作的清麿是主動邀請,而且内容有明顯分別,故事也流暢了。

請你們繼續努力?


在往後的故事發展,會有很明顯的分別。

故事結局已經決定了.......

再次多謝您閱讀這編拙文.....
第五章∼似曾相識的夢


晚膳後的兩人,隨即前往距離酒店不遠的沙灘散步。

微風的吹彿,充滿浪漫景致的環境,兩人繼續無盡的話題。愉快的時光過得份外快,接近午夜時份,夜空上懸掛數之不盡的繁星,在清澈的夜空,沒有半片雲兒掩蓋的月亮,看起來份外絞潔明亮。

平常應該只要擡頭往上看,月亮隨時可以看到的,只是在耀眼的陽光下變得極不起眼。在晩上,月亮成為了夜空中的主角,它所發出銀白色的光芒,正在照射著在沙灘上漫歩的兩人…

「満月還真的很亮很美啊!」小惠擡頭往上看,發出銀白色光芒的月亮,她不禁從內心讃美起來。

「真的耶∼!」清麿隨即朝著小惠的視線凝望過去。

在遼闊而寂靜的沙灘上,潮水清澈的聲響,為浪漫的景致增添氣氛,兩人並肩凝望著絞潔的月亮,雙方的距離極為接近,彼此間的呼吸聲,彷彿隱約可以聽到。

這個時候,小惠回想起數個月前,那一個告白的夢境;一個似曾相識的夢境。

無論現在身處的環境、時間…這一切可以說是巧妙至極。

小惠正在思緒的時候,忽然聽到不知從何處傳來的電子聲響…

「咇咇∼♪咇咇∼♪」

規律而冷漠的電子聲響,它彷彿不停攻擊少女脆弱的心靈,說到原因,是因為那一晩的夢境便是這様完結的…

清麿卻清楚知道,這是從自己手錶在午夜時所發出來的定時響鬧。他隨即便背包中取出一個非常精緻的紅色盒子,然後便對身旁的小惠説:「生日快樂!!惠小姐、這是我送給妳的生日禮物…」

當小惠從清麿的手上接過來時,感動的淚水從臉頰上劃出一條弧線。

小惠隨即以晃眼的笑容答謝,充滿期待的她隨即詢問道:「清麿君、謝謝您…可以打開來看嗎?」

「當然可以!」

小惠隨即急不及待打開來看,在紅色盒子裏面的,是一條看起來相當名貴水晶吊咀項鍊,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沐浴在幸福之中。

「好漂亮∼謝謝您…清麿君,我會好好保管它的…,您可不可以幫我…戴上它?」

面對小惠的請求,清麿臉頰隨即通紅起來,最後,他還是硬著頭皮答應。

如此親密接近,羞怯的他手腳顯得笨拙,雖然替對方戴上頸鏈並不困難,但如此接近心儀的對象,他實在沒有心理準備……

小惠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幽香,讓本來羞怯的清麿心跳加速,在最後,結果他不負所托,終於笨拙地佩戴上來。

小惠的左手輕輕撫摸著水晶吊咀,然後喜悅地向清麿答謝:「謝謝您…清麿…」

看見她如此高興,清麿的內心隨即釋如重負,然而感到安慰的他,便鼓起最大的勇氣對小惠説:


                                            外連圖片

                
「惠小姐…其實我…喜歡妳!我並不是因為妳身為偶像而喜歡妳、而是單純喜歡一位女性而喜歡妳,妳在我心目中……是一最重要的人…」

終於等待到了,在這一刻,她終於聽到心儀以久的男孩表白心跡了!這段充満魔法的語句,彷彿一股幸福的清風,正在吹拂著一位正在期待戀愛開始的少女心靈。

她輕輕擡頭凝望著身旁的清麿,帶著耀眼的笑容詢問著:「真的嗎!?清麿君?」

「嗯……! 我以上所說的話是真的話……耶!?」當清麿異常認真地再一次說著的時候,小惠已經急不及待撲進清麿的懷抱裏。

在厚實的胸膛裏,寬闊的肩膀,一個曾經接受了魔王爭霸戰的洗禮、經過無數痛苦戰鬥而得來強壯體格,小惠的玉手輕依在清麿的胸膛上,她頓時清楚感覺到,隱藏在恤杉下的胸膛是多麼結實,在健碩的肌肉底下是強壯的骨架。

更重要的是,小惠此刻依伏在清麿的胸膛裏,是多麼的真實,他的氣息、心跳聲、以及實在的質感和溫暖…

(這並不是夢、這並不是夢啊!)內心激動與喜悅,小惠的內心不斷告訴自己,一個似曾相識的夢境;並非像以往的夢境般醒來而消失。


她輕輕的抬起頭來、彷如一對寶石般漂亮的眼睛,柔柔地凝望著清麿,隨後她開始細訴自己隱藏多年的暗戀心跡。

清麿細心詅聽,最後,他輕輕取下了小惠臉頰上那紅色的粗框眼鏡。

面對毫無遮掩的臉龐,清麿隨即用他的手,温柔而慎重的輕撫著她的臉頰,輕柔地摸索著臉部的輪廓,感覺着她幼滑的肌膚觸感。

小惠感覺到清麿那冰涼的手掌,這種觸感實在很舒服,因為興奮而發熱的臉頰,這種觸感彷似告訴;這一切並不是夢境。

兩情相悅,互相細訴心跡後,兩人隨即緊緊互相擁抱起來。在這一刻,兩人的心陶醉了,他們感覺到彼此的身體在對方的懷抱中,可以彼此得到對方的接受,擁抱確實得到的安全感,彼此終於遇到一個可以把自己毫無保留交付的對象。

小惠被清麿手腕環抱在胸前,感覺自己就好像被收藏愛護妥善的新生小雞,只要待在這裏,不論黒夜、刮風還是今後遇到的逆境…也不會再害怕。

能夠被最愛的人這様被擁抱守護著,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對於她來説,她收到了這十八年以來最好的生日禮物。


兩人什麼事也不做、静静的擁抱在一起,也感受到對方能夠讓自己擁在懷裏,自己有幸成為擁抱對方的人,為此感到無可取替的恩惠感及喜悦感…

兩條纖細的線就如他們擁抱一様;已經確實緊緊地相繋了,開始編織屬於他們兩人的戀曲……

對於清麿與小惠倆人來説,在這寂靜而寬敞的沙灘上,這裏就是真正的樂園。

彼此四目相投互相凝望,圓滾滾的眼瞳,帶著藍青色的眼白,上下眼瞼邊緣圍著稍微捲翹的黑色睫毛,這就是小惠迷人的眼神。

讓清麿心動不已的,是那迷人眼神最重要的靈魂—眼瞳,眼瞳當中的虹彩,彷如濃稠的蜂蜜流進榛色寶玉,點綴著金、綠、藍色的細小光點,它簡直有如透明琥珀打造而成的天球儀。

仔細凝望著小惠的眼瞳,他完全反映在小惠的眼瞳內,彷似描繪著愛人身影的極小尺寸彩繪玻璃。

彼此四目交投,兩人不約而同地屏住呼吸,這個不可思議的目光,那是多麼溫柔而溫暖的眼神,兩人的內心漸漸泛起貪婪的欲望,兩片嘴唇不約而同地緩緩靠近,在最後,兩片等待已久的嘴唇接觸了…


                                                      
                                                           兩人不約而同閉起清徹溫柔的眼神;
                                                           兩人不約而同嘴唇悄悄地湊上前去;
                                                           兩人不約而同感受到最幸福的一刻。



接吻,在尊敬與愛的基礎上進行,為了表達彼此心意而進行的親密行為。代表著感謝對方的愛,為這段感情的幸福祈願。

他們並沒有一次觸碰嘴唇而心満意足,嘴唇的柔軟及微暖的温度,他們彼此想再一次感受這微妙的感覺及延續幸福的時刻,兩片嘴唇便再次繼續互相交纏起來……

交纏的兩片嘴唇、彼此感受到對方的愛意,本來兩人只是單純地互相擁抱著對方,兩人的雙手,在無意識地互相激擁起來。

甜蜜的時光總有完結的一刻,為了中午特別的演唱會,縱使兩人的內心如何依依不捨,擁吻過後的兩人,最後收拾內心的激情,準備動身返回酒店休息。

回程的兩人,再次以極為接近的距離並肩而行時,清麿的内心便泛起一個決心來。

牽著對方的手,作為情侶;總希望通過手牽手,互相傳達彼此的情感。

(可惡―――,即使到了告白後成為情侶的現在,只要一想到要去牽小惠的手,心跳就不斷加速。為什麼會這様?)

内心激烈的鬥爭,正當他想去牽小惠的手時候,便不自覺害羞而膽小起來,縦使倆人的手極為接近……

只差10cm、只差5cm,只不過是相差數cm距離而已,毎當他鼓起幹勁時、因為膽小退縮了;感覺上讓倆人的距離拉遠了。

在身旁的小惠感覺到清麿神色有異,她感覺到清麿的意圖後,便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其後她主動去牽清麿的手來。

兩人隨即動身離開返回酒店,當他們手拖手閒聊的時候,便感受到對方的手並不一樣…

男孩子的手較大而寬厚;女孩子的手較細而柔軟,而情侶緊握著的手心所感覺到的幸福溫暖亦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
小惠返回酒店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清麿送上生日禮物二小時後的事……



                                               ☆              ☆                   ☆



同一日早上,小惠縱使僅僅睡了數個小時,可是她顯得異常充滿朝氣,她比以往更早時間出門,到札榥市中心的音樂廳去,為這一場別具意義的演唱會作準備。

換上華麗的公主裙,準備替自己的面容上妝的小惠,在這個時候,門外此刻有人敲打著…

「小惠、可以入來嗎?」

當小惠知道美奈前來的時候,她便朝向門口道:「啊!原來是美奈小姐,請入來∼」

當美奈進入準備室後,便隨即把房門鎖上起來。然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便開始對小惠質詢起來…

「小惠!這是怎樣一回事?妳居然整晚不接聽電話?」

事實上,小惠為了在約會期間不被打擾,早已經將手提電話設定在「靜音模式」上。

當然,小惠道出這個原因的時候,難免會受到責罵之苦,美奈得悉後更是氣結在心頭,她的視線緊盯着小惠後便開始責罵起來…

「妳說什麼——!?妳怎可以這樣做的!妳身為偶像………」

美奈的唇舌便彷如機關槍一樣,嚴苛的語句不斷地攻擊小惠的耳朵。

面對著進入完全責罵模式的美奈,她只好用雙手的手指塞在耳孔內作出完全防禦,輕輕的轉則臉龐,可愛的臉孔中露出不悅的嘴臉來…

                                                  外連圖片

縱使如何責罵,美奈知道繼續也是徒然的時候,她最後放棄並且轉換轉換話題…

「小惠、昨日的約會愉快嗎?」

面對美奈的質詢,小惠的神色隨即丕變,羞怯而難於啟齒的模樣,完全展現在美奈的眼簾裏。

看見如此模樣的小惠,美奈很快露出意味深長微笑後說:「……難道他向妳表白了?」

突如其來的一句,小惠臉頰急速轉變,一個熟透的番茄展現在美奈眼前,但是在下一瞬間,她很快展露晃眼的笑容。

滋潤乾枯的喉舌,端起桌面上瓷杯的美奈,她淺喝一口茶後仔細詅聽,稍為平伏心情的小惠,便把昨日約會的大概經歷,詳細她告訴給美奈。

「噗————!!!」

剛巧端起瓷杯喝茶的美奈,當她聽到小惠接吻宣言後,口腔裏的茶吃驚地噴了出來。

「妳、妳說你們已經接吻!?」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衝擊,美奈的杏眼瞠得不能再大,對於小惠已經與清麿接吻的宣言,她慎重地再一次詢問起來。

這個時候,小惠沒有道出一句話來,臉頰彷如熟透番茄的她,羞澀地緩緩點著頭。

                                                                 (才剛剛起步了吧?他們已經接吻!?)

萬萬沒有想到兩人已經親密到這個地步,美奈的內心實在感到喜憂交雜。

作為經理人,小惠這麼優秀的偶像,一直以來從沒有替她費心,面對感情修成正果,發自內心的喜悅並不是假的,不過,兩人這麼年輕,這麼快便踏入親密情侶的領域,如果說是不擔心的話便肯定是騙人的。

除了高興外,也意味著自己的工作因此更為繁重。

「哦…原來妳已經將入場券交給高嶺君了,那麼妳要加倍努力了,在演唱會完結後,我會邀請他來這裏來的。」

小惠聽到美奈這樣說後,便隨即提起雙手而緊握拳頭,為了今日別具意義的演唱會而努力。



約半小時後,舞台上的燈光逐漸暗淡,取而代之被強勁的節奏音樂所取代,當所有的聚光燈聚集在舞台上正中央的時候,小惠便充滿朝氣地向台下的歌迷說:「各位好!感謝您們今日前來這場特別的演唱會……」

隨著公式化的答謝詞令後,這場大海惠的誕生日特別演唱會便隨即展開。


這個半小時的特別演唱會裏,小惠演出比過往更為落力,當她演唱十首歌曲後,便隨即落幕稍作休息,休息時間結束後,她更換上另一套服飾繼續演唱…

「sha la la…」

                                         外連圖片

在演唱過程中,美奈是清楚感受到,小惠演唱風格跟平常完全不一樣。

富有感情的演繹風格,歌聲裏包含著戀愛的情感,投入歌詞意境的小惠,一個開始戀愛的少女,讓她演繹水平更上一層樓。

滲入了感情的歌曲,讓美奈感覺到,小惠唯一不足的地方,在今次的演唱會裏徹底消失。

她清楚知道,全靠背後的清麿,站在舞台上的小惠比以往更光更亮,這就是愛情所賜的力量…





在演唱會結束後,清麿便接受美奈的邀請,兩人一起到準備室到探望小惠,當小惠看到清麿前來時,她急不及待上前摟抱著他,完全無視在他背後美奈的存在。

「惠小姐、辛苦妳了…剛才的演唱會很精彩……」被小惠環抱著的清麿,他隨即小惠慰勞説著。

「謝謝您、清麿,但是我們不是昨晩已經説過了嗎?我們已經是情侶了…不要再用敬語稱呼我了……」小惠她非常高興清麿前來探望,但她開始為見外的稱呼而責備了起來。

小惠可愛的雙眸稍微瞇了起來,「那麼您認為我…真的希望您這樣稱呼我嗎?」一股混雜著不安與憤怒的感情湧上她的心頭。

「只是我尚未適應而已,我會習慣稱呼妳小惠了。」看見小惠的不悅,清麿慌忙地補充上一句。

清麿雖然看起來表情慌張,但他的目光裏依然充滿笑意。

「那麼……,」小惠的手隨即整理柔順的直髮,秀髮宛如波浪般翻動起來,而別緻的耳飾輕輕晃動著。

「還是不行唷,我還是只容許您稱呼我小惠!」

在打情罵悄後,兩人開始閒聊起來,在十分鐘後、美奈便強行介入他們的談話向兩人説:「高嶺君,請你記住我在剛才中場休息時所説的話,雖然事務所在原則上接受你跟小惠交往,但是你們交往的事情,千萬別穿幫……」

雖然美奈向兩人嚴厲地告誡著,但她亦不忘兩人成為情侶而祝賀他們。



在接近旁晩時份,小惠他們便離開場舘,前往到札榥電車站那裏,小惠全國巡迴演唱會的下一站,將會前往長崎舉行。

目送與眾不同的女友登上特快列車,在列車緩緩離開月台後,清麿便繼續靜心等待夜行快速列車返冬青鎮去。



待續....

下一章 第六章 『 新的開始』 於 1-4-2011登出


   


[ 本帖最後由 jaxtama 於 2011-3-15 07:40 AM 編輯 ]
該不會這裏也停止吧?

看到這裏,明顯有分別。

從被動變主動,兩人這麼快便接吻。

請你們繼續努力加油!!



是了,ACGASH是否已經結束了?那連載如何處理?
原帖由 shopia 於 2011-4-3 01:07 PM 發表
該不會這裏也停止吧?

看到這裏,明顯有分別。

從被動變主動,兩人這麼快便接吻。

請你們繼續努力加油!!



是了,ACGASH是否已經結束了?那連載如何處理?



這裏的連載並沒有停止哦,只是處理某部份劇情稍為微調一下....

在第6章開始,很多地方明顯有分別,第8章是新增加的。



ACgash的確已經結束了,那編新的連載,或許在這編完結後會在這裏展開。
第六章∼新的開始




「我回來了—」

旅程結束,返回冬青鎮的清麿,在踏入玄關準備脫下鞋子的時候,母親隨即從客廳出來迎接。

跟數天前出門的時候截然不同,春風掛臉的模樣,她輕輕作一番打量後,便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後說:「清麿、你回來了,來客廳吃點東西吧!」母子隨即移動到客廳去。

地獄般熾熱的戶外;身處於舒適涼快的室內,兩個截然不同的溫度,坐在舒適的沙發上的清麿,彷如重獲新生般活過來。

端放在茶几上的果汁和精緻蛋糕,清麿急不及待取起水杯,為已經乾枯的喉嚨作緊急的滋潤。

「清麿,這一天約會愉快嗎?太好了!已經和小惠接過吻,真的了不起呢∼」

面對母親出其不意地道出這句話,清麿的內心不禁大吃一驚。

內心已經有所覺悟,知道回家後會被詢問,但是,接吻這親密的行為,她到底是怎會知道的?

事件始終來得太突然,害羞至滿臉通紅的他,隨即詢問如何得悉這些事情,在這個時候,華微笑地告訴清麿:「其實小惠今早致電來的,當我詢問她當日約會是否快樂的時候,小惠便告訴我了……」

而事實上,小惠在今早致電到高嶺家的時候,她被華誘導式查詢後得悉,兒子除了告白外,還有接吻這種親密的行為。

到了這個地步,清麿只好點頭默認……

在吃過點心後,清麿與母親作一輪交談,最後清麿準備離開客廳到睡房的時侯,華出其不意地向清麿說:「清麿,我知道你們好不容易成為一對情侶。情侶間的親蜜舉動在所難免,返回睡房後,把身上的恤衫脫下來給我清洗吧,唇印跡久了便很難清洗喔!」

面對母親如此一說,清麿隨即自我檢查起來,在最後,他發現在白色恤衫的肩膀上,輕印了極為微淡唇印,此刻他猛然知道,兩人在擁抱的時候,小惠不小心印了上去…

面對着觀察如此入微的母親,清麿也只好底頭投降了。

在晚上,小惠再次致電到高嶺家,當清麿接起電話後,華臉帶微笑離開客廳,清麿將今日的事情告訴小惠,她隨即向清麿致歉起來。

「咦!?對不起∼我不小心弄污了您的恤衫…」

「小惠,這是意外來的、不需要這麼在意……」清麿並沒有放在心頭上

他們隨即繼續談心,雖然兩人相隔兩地,但電話的傳送來的言語,此刻感覺到對方就在身旁一樣。

暑假的餘下日子,小惠平均每天致電三次,清麿更差不多每天收到小惠的書信…

除了情信外,更附上數張在當地拍攝的照片。

對於清麿來說,今年的暑假實在過得相當愉快,完全淋浴在幸福之中。

回想起來,以前總是孤獨的清麿,漫長的暑假對他來說,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意義可言。極其量的,他只會跑到圖書館那裏,沉醉於書本的文字裏消磨時間。

但是,現在他身傍有一位能夠一起展開繽紛人生的伴侶,他現在清楚知道,小惠讓他的人生道路逐漸改變。

日子很快過去,暑假亦將近結束,而小惠的全國巡迴演唱會亦完満結束。

小惠並沒有即時返回到自己的住所,對於她來說,她選擇到高嶺家會見愛人。



「午安,華伯母,請問清麿在嗎?」

面對着小惠的華,她看見小惠的雙頰泛起紅潤的光澤、雙眸流露著滿潟的思念,兩片可愛的朱唇,則已經急不及待想問候重要的愛人……

現在的小惠,全身散發出戀愛中的少女模様。

「哎呀!小惠、歡迎妳來,演唱會工作辛苦妳了,清麿在睡房整理照片。」

身處於玄關的小惠,便急不及待脫下鞋子,輕步地踏上階梯到二樓去,在睡房門半虛掩情況下,她窺見清麿非常用心地整理照片。

萌起鬼主意的小惠,她便放輕腳步,悄悄地從背後掩著清麿雙眼,然後用非常嬌艷的語調詢問:「我是誰 ∼?」

完全沒有難度的問題,清麿理所當然地道:「喔、小惠、妳回來了…」

小惠隨即放開雙手,然後溫柔地對清麿說:「答對了∼♪剛剛從最後一站名古屋回來了。」

在這個時候,清麿剛好將所有照片編排妥當,而他們便開始一起觀看這一本相簿。

外連圖片

在睡房門外目睹一切的華,她非常識趣地不作打擾,一抹淺笑後不作一聲,外出到鎮中心購買今晚的料理。




兩人觀賞完畢後,小惠便從手袋裏取出一支簽名筆,然後在相簿的最後一頁簽上,最後她更簽名旁邊印上唇印。

「這一本相簿要好好保存啊!」小惠說完後,便將這一本獨一無二的相簿交回清麿的手上。

隨後的時間,清麿便開始指導小惠,教導她完成餘下的假期作業。

當小惠在開始書寫假期作業的時候,清麿亦開始寫起東西來,異常的舉動,引起了小惠好奇的詢問:「清麿君,那些是?」

「…喔!這個嗎?這是我替某雜誌寫的專欄稿件…」清麿隨即向小惠解釋事件的始末。

「哇——!不愧是清麿君,很厲害喔!」得悉愛人的「成就」,小惠的眼簾映照出欽佩的光芒。

藝能工作繁重的她,不知道清麿得獎的消息。

面對小惠的讚頌,清麿卻不好意思地,撫摸著自己的頭客套地說:「那裏、那裏,其實小惠妳更厲害呢!」

在兩人的閒聊交談中,小惠萌起自己創作歌曲念頭,而面對她的意願,清麿表示十分讃同。

隨後兩人再次開始各自修行,當小惠完成暑假作業,而她正想遞給清麿過目的時候,她發現清麿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小惠是第一次看到清麿的睡姿…

「清麿君的樣子很可愛喔∼♪」

安祥而平穩的睡姿,在小惠的眼中,這個時候的清麿異常可愛。隨後她悄悄的站起來、輕輕用上衣替睡著的清麿蓋上,悄悄地吻了清麿臉頰一下後,便放輕腳步出睡房並且關上房門。

她從樓梯步下的時候,華剛巧從鎮中何購物回來。

「哎呀,我的兒子真是的,居然這樣子睡著了。小惠、妳到客廳稍作休息吧,我到廚房準備今晚料理…」當華說到這裏的時候,小惠隨即開腔要求協助…

「華伯母、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幫手…」

華微笑的點頭答應,當兩人在廚房準備料理的時候,面對小惠晃眼的笑容,她的內心便開始產生少許困惑。

為何會喜歡兒子?作為母親的她,實在想弄清楚這個疑問,就是這樣,華邀請小惠到客廳閒聊。


對於母親的立場來說,小惠這近乎完美的女性,為何會喜歡自己的兒子,她對於這段感情抱住相當審慎的態度。

起初以為兩人的感情緩緩前進,可是,兩人的感情進展速度,實在讓她為之咋舌。

為何她會選擇兒子作為男朋友?身為超級受歡迎的偶像;以小惠現在自身這様的條件,應該可以選擇條件更優秀的男性才對。

無論在容姿、性格、言行舉止方面近乎完美,而且廚藝相當了得,打理家務更井然有序,作為女性所要具備的,小惠可說全部兼備。

縱使作為母親的她,實在對小惠有相當的好感。在這一刻,作為母親,真的很想知道小惠的內心想法。

愛情是盲目的,在熱戀中的情侶,往往會互相向對方立下山盟海誓等誓言,但熱情減退而分手後,這些誓言隨即變成了謊言。

融洽自然的氣氛,兩人開始毫無隔膜地閒聊起來,這個時候,華出其不意詢問小惠:「是了小惠,妳到底喜歡我這個笨兒子那裏了?」

小惠被華這様詢問後,她不禁満臉通紅起來,在沉默一陣子後,她羞怯地回答:「清麿君是我的初戀的對象,我覺得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性…」

她聽到小惠這様回答後,臉上隨即浮現錯顎的神色,但是,她隨即對小惠説:「怎會啊!?條件比我兒子更好的男性仿如天上繁星這麼多啊,小惠,愛情是盲目的,熱戀中的情侶往往就是這樣,感情過於勉強並不是好事來喲,雖然妳這麼說,但是現在說决定的話,未免早了一點吧?在將來,妳或許會發現清麿並不是妳合適的終身對象。不過,請不要介意,當想著要結婚的時候,很多事情也要考慮在內,假如妳與我的兒子分手了之後,妳也可以隨時找我相談啊!」

冗長的談述,大膽地道出他們分手作出假設,以熱情減退而分手的這樣前提下,極度喜歡清麿的小惠,便隨即打破沉默…

「華、華伯母請等一等!我和清麿君是絕對不會分手的。」

在人生經驗上,華的經驗遠遠比小惠的高,而且這些說話任何人也懂得說……

華悄悄地瞧了小惠的目光,這雙清澈而堅定不移的眼神,隱約傳遞了她對感情專一的本心,面對著小惠的永續宣言,她並沒有這樣而放鬆,她輕輕吸一口氣後繼續說:「小惠,你們的感情才剛剛起步而已,妳是一位多麼優秀的女性,如果要找結婚對象的話,除了清麿之外,妳可以找到更好的對象喔!」

面對著不知何故而壞心眼、被針對而唱反調的華,作為戀人的小惠,她聽到這樣的說話,既感到悲悽,內心彷如刀割般痛苦…

全心全意地去愛清麿,對於小惠來說,他是「最初的戀人亦是最後的戀人」。在這一輩子中,她只會去愛清麿這一個人。

面對這個困局,小惠她唯有誠懇而毫無保留地表明心跡:「華伯母,我和清麿君的交往是認真的,因為我們是以結婚為前提而交往,我們已經彼此答應對方,要永遠留在對方的身邊,因此,請妳別再那麼說……」

面對小惠的感情宣言,華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朶,沒有想到兩人居然考慮到那麼遥遠的地歩。

說到這裏,日平總是以向日葵般燦爛笑容的她,在一瞬間徹底消失,換上來的,是顯露悲哀的表情,一雙可愛的杏眼,已經注滿了悲傷的淚水,仿如世界未日而般的絶望表情,完完全全是南轅北轍。

戀愛結果只有兩種,不是結婚;就是分手。

絕大多數的人,沒有辦法跟第一個交往的對象結為連理,換句話說,差不多每一個人一定經歷過一次失戀。

對於『分手』這麼負面的詞彙,實在無法概括小惠的腦海中。她哀傷地詢問華:「……華伯母、妳是否不認同我跟清麿君交往嗎?」

目睹小惠悲哀的表情,她隨即慌忙地解釋起來。當小惠知道這是一場誤會後,內心隨即如釋重負。

最後,小惠得悉認同交往後,那道燦爛而晃眼的笑容,再一次重現在華的眼簾裏。

實在讓人顏汗,華完全沒有想到,在告白後的短短半個月內,小惠的感情已經陷入至這麼深的地歩。

作為母親的她,看見兒子在小惠的心目中那麼美好,沉默了一陣子的她,最後決定告訴小惠兒子忌諱的過去。

「小惠,既然妳那麼喜歡清麿,那希望妳認識清麿的過去。其實,在清麿初中的時期,他曾經拒絶回到學校上課。」

「咦!?」

小惠感到相當驚呀,她所認識的清麿,是一位成績優秀的優材生。在昔日激戰期間,他對同伴相當照顧和關心,雖然,性格稍為有點沉默內向。

可是,她實在完全想像不到,清麿原來有如此的過去……

「或許是兒子的頭腦太棒吧,總是受到身邊的同學排擠,最後他更拒絶上學,便完全自我封閉起來。在家中的他,經常閱讀大學生的論文,或者是到附近的植物園幫手。可是,自卡修來到後,他逐漸改變了……」

細心詅聽清麿過去的小惠,她低下頭兒,沉默著不發一言。

「………以上的就是這様了,怎様?小惠,妳是否因為這様而討厭他?」

「不會!原來清麿君曾經發生過這些事情,實在太好了,因為他越過了痛苦的時期,所以才會有現在有這麼好的清麿君。即使他以前發生過任何事情,我對清麿的心是不會改變的,謝謝您説給我聽,華伯母。」

作為母親的她,看見以前的兒子不被人信任,可是,小惠卻如此信任他。

以前的清麿不太被人喜歡,可是,現在小惠如此喜歡兒子。

兒子遇到小惠,實在是太好了……

「呵呵…小惠,妳太天真了!雖然你們互相傾慕,可是你們的感情亦未被受過考驗。簡單舉例說,清麿喜歡的料理的口味以至款式,妳並不知道。」

小惠聽到華這麼説後,她不禁「哎…」一聲而語塞起來。

這是不容否定的事實,因為她並沒有説錯,即使是最基本的喜好,她也不大知道…

面對小惠困惑的神色,華便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説:「小惠、在這裏,我可以傳授所有料理製作技巧,包括兒子歡的料理的口味及款式。正因為我希望兒子得到幸福,所以媳婦的修行會很辛苦喲!」説畢後華便輕輕的凝望著小惠。

「華伯母、真的嗎?」當小惠得悉認同後,她榛子色的雙眸隨即發出耀眼的光芒,她輕輕眨了一下雙眸後,晶瑩的眼淚流出了眼眶。

華説出這一句話,不單止是認同交往,而且更承認她在將來可以成為高嶺家的一份子。

「以後——」華說著,看著小惠,「以後多多指教了,還有,妳稱呼我媽媽也沒有關係唷。」

「以後請您多多指教,媽媽。」小惠連連地點頭,由於她點頭太用力了,華噗哧笑了起來。

感動不已的小惠,不禁抱住華的手臂撒嬌起來。

對於華來說,小惠這個媳婦就好像親生女兒般親切,簡直是上天賜予珍貴的寶貝。

能夠擁有如此優秀的女孩作為媳婦,實在是太好了……

華便微笑的回應小惠,之後她便説:「小惠、修行開始了!!」

「是!!」

小惠充滿朝氣的回答,兩人便一起到廚房準備今晩的料理,當他們吃過晚飯後,小惠便主動幫手清洗碗碟。

夜深了,清麿護送小惠到鎮內的電車站,在途中、小惠便把下午與華談論的所有事情告訴清麿。

曾經一度自閉,清麿最擔心的,是小惠得悉這些過去,這些壞的印象,會否動搖感情而討厭起來。

完全沉黙起來的清麿,他害怕地詢問小惠:「那麼,小惠妳是否對我幻滅而失望了?」

小惠隨即摟抱著清麿的手臂,然後凝望著他説:「清麿君,即使以前你發生過這様的事,現在我對清麿君的心是不會改變的。」

「小惠……」對於愛侶寬容的心,清麿實在感慨萬千。

「您現在不是孤單一人啊!我一直永遠在您的身傍,因為我喜歡您!」

「清麿君,您喜歡我嗎?」

「當然喜歡!」

「您愛我嗎?」

「我當然愛妳了。」

「謝謝您!!清麿君」

互相依靠的兩人,就如情侶緊握著的手一様,關係開始逐漸緊密了……

距離開學尚餘不足一個星期,這是小惠僅餘的假期。在短短這數天內,兩人把握機會盡情玩樂。

逛街、看電影、到遊園地玩耍,兩人盡情享受情侶的樂趣。

彼此已經完全佔據在對方的心中,隨著彼此間的回憶一次又一次在腦海中重現,就像一層又一層的顏料;顏色越來越深。

兩人感情成長的各種要素中,當然包含了各種考驗和過程,但是傳統的道德思想,幾乎成為了他們的『最後防線』,間接影響了他們進一步的接觸。

他們彼此也不知道,慾念在毫無停頓地開始倒數計時,沉睡在他們獨佔對方的幻想,悄悄地降臨兩人的身上。




☆                       ☆                 ☆




踏入九月的日本,學校的第二學期終於開始了……

「各位、早晨!!」輕輕拉開課室趟門的小惠,她一如以往向課室內的同學們問安。

數位好友看見她晃眼的笑容,與暑假前簡直截然不同,她們隨即好奇地質詢起來…

「小惠、在這個暑假到底發生過什麼好事?」其中一位女生便隨即詢問著小惠。

女性的直覺果然銳利,可是,為了堅守約定的小惠,隨即明快地否決:「沒…沒有事情發生過,只是這次的巡迴演唱會很成功,所以很快樂……」

面對如此回答,其中一位女生便斜睨著身旁的小惠,並意味深長的語調說:「小惠…妳少騙我們了,看到妳這個超級可愛的模樣後,便知道一定有事情發生過!」

不愧是好友,她們並沒有這樣而被瞞騙過去,再者,身為偶像的小惠,習慣面對傳媒的她,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慌張,她逐向一眾好友們否認起來,在一陣子後,隨著上課的鐘聲響起,各人失望地返回坐位去。



假期結束,再次投身於工作的小惠,接近中午時份便向校方提出早退,在經理人美奈接載下到電視台出席音樂節目錄影。

接近傍晚時份,完成所有工作的小惠,在美奈的陪同下返回藝能事務所。

「小惠、妳是認真的嗎?」社長窺看小惠的神色後,便慎重地確定詢問一次。

「是,我是認真的!只怕一次機會也好,我也想親手填詞一次,我想用這一首歌將心意傳達給他…」

小惠的視線停留在一位女士身上,身穿著日本傳統和服,看起來相當嚴肅而冷漠,她便是小惠現在所屬藝能事務所,早川藝能的社長 ——早川雅子。

接著在社長身旁的,便是小惠的專屬經理人—— 保坂美奈。

特意返回事務所,小惠為了嘗試歌曲創作,親自要求社長批准。

這個時候,小惠發現社長的眼睛朝自己這裏凝視過來,或許是錯覺吧,總覺得她的眼神好像在盤算些什麼的樣子。

社長的左手輕輕提起在桌面上的煙斗,深深地吸了一口的她,雙眼隨即閉上思索起來。

在十多秒後,她緩緩地吐出一摟白煙後說:「我明白了,這也是作為偶像的一種挑戰及試練,妳盡情放手一試吧!實在無法想像啊!距離告白才半個月而已,妳的心境竟然已經轉變得那麼大…」

社長說到這裏、小惠的臉頰早已經像番茄般紅潤。

「社長,其實我已經把歌詞創作好了。」小惠說畢後,隨即從書包內取出一張紙交予社長手上。

社長過歌詞內容後,她不禁從內心發出微笑來,最後,社長打趣地詢問:「小惠,這一首詞妳到底花了多久時間創作的?」

「其實這是在暑假結束前數天創作的,社長,這一首詞不行嗎?」

社長聽到小惠這樣說後,便不大笑起來,她隨即將那一首詞,交予旁邊美奈手上,當她看到歌詞的內容後,內心不禁大吃一驚起來。

(愛情的魔力真的這麼大嗎!?只花數天時間,便有這種完成程度了……)

社長敏銳的目光,再次降臨在小惠的身上,然後再繼續說下去:「看來妳這位男友真的很厲害啊!老實說吧,其實我一早知道「他」的存在,而且當時已經有預感,你們兩人遲早會交往起來。他上次替妳解決了學業的困境,我還沒有好好的當面答謝他,我明白了,美奈、妳稍後聯絡製作部門,盡快完成作曲程序後進行錄音,今次的單曲專輯盡可能在十月前推出。」

小惠聽到社長這一番話後,她隨即連番點頭致謝,小惠離開社長室後,社長便對美奈說:「美奈、正如妳所説,自從小惠在那一天後,她的笑容明顯不同,而且工作効率也提高了,戀愛這東西可真厲害喔!」

美奈到社長這様説後也深表認同:「她演譯的歌唱風格改變了,明顯對歌的意境投入了,她所唱的歌開始滲入了感情,之前感到小惠不足的地方,在那次演唱會後徹底消失了,當然我清楚知道,這一切全靠背後的高嶺君,現在的小惠顯得更光更亮,可以說是一種進化…」

社長聽到美奈這様説後,便再輕輕提起桌面上的煙斗,吸了一口後的她,緩緩地吐出一摟白煙後說:「愛情本來就是一把雙刃劍,它可能為小惠提高効率的良好的影響;也可能為小惠帶來災難性的壞影響。可能比以前更閃耀而來一個大躍進;可能失戀而一蹶不振而消失於藝能界。兩者必居其一,在當初允許她自由選擇交往對像的原因,是因為我在她身上下了一個賭注,從現在局勢發展來看、得到愛情滋潤的小惠効率提升了,而且她所走的道路方向亦相當正確……」

而説到這裏、美奈非常認同社長的見解,現在小惠的笑容的確比以前來得燦爛,而且工作効率比以往更高。

「美奈,妳知道嗎?高嶺君並不是一位普通的高校生……」社長說到這裏,隨即從抽屜裏取出一本雜誌,然後將它放在桌面上。

美奈隨即取起那一本雜誌,當看見封面的時候,她不禁驚訝呼叫起來……

「這……這位少年!?高嶺君!?IQ190,高過愛因斯坦的超級天才!?」

「無錯,他是今年日本文化協會的得獎者。真是後生可畏啊!但是,最有趣的,是他跟某一本雜誌社簽約了……」

社長說到這裏,美奈隨即翻閱雜誌,沒有多久,她再一次驚呼起來……

「咦!?……那麼!?」

「很有趣吧?世事就是那麼巧合,我們還是保密吧!嘻嘻……」

在這個時候,美奈實在不知道社長盤算什麼。

「是了美奈,事務所最近接受了數個廣告委託,麻煩妳下星期編排時間吧!」

社長說到這裏,她隨即將桌面上的文件交給美奈,她稍作過目後,便微笑後點頭離開社長室。

獨自一人的社長,她隨即閉起雙目沉思,在一陣子後,她喃喃自言自語地說:「小惠、高嶺君,讓我看看你們的力量吧……」



☆                       ☆                 ☆



一直秘密交往的兩人,九月中旬的某一日,身為專屬經理人的美奈,她如常前往學校門前迎接小惠。

當小惠登上私家車後,美奈便隨即駕車前往錄影廠,準備拍攝商品廣告工作。

在行駛中,小惠詢問起來:「美奈小姐,今日除了拍攝廣告外、還有什麼工作嗎?」

自從那一天後,工作委託彷如雪花般飄來,這段期間的工作量,比起平常的多出一倍!

美奈透過倒後鏡窺看,看見小惠急不及待的模樣,便以又哭又笑的表情說道:「今日除了拍攝宣傳海報外,並沒有任何工作了。當然,往後你們的時間,我就不能作任何的安排。」

小惠聽到美奈如此説後,她隨即鼓起臉頰説:「噫∼!美奈小姐妳壞心眼…」

從倒後鏡窺看到小惠如此可愛的模様後,她不禁大笑起來:「哈哈∼∼∼是了、是了,總之你們小心一點,千萬不要穿幫啊!對了,還有,小惠,妳早前拜托我要替妳準備的東西,就放在妳的旁邊,現在隨時可以使用了。」

小惠窺看在身旁紙袋裏面內容後,她隨即連忙地感謝美奈的幫忙,這一刻她希望能把這東西盡快交到清麿的手上。

兩人到達錄影廠後,小惠隨即更換衣服,為廣告拍攝作準備。

當她步出更衣室的時候,在她前面視線不遠的,除了她的專屬經理人美奈外,在旁邊還有數位男士…

在美奈的介紹下,小惠逐一與客戶代表握手,然後客戸代表向小惠解説要求造型後,便隨即開始拍攝工作。

處於極佳的狀態, 拍攝過程相當順利,無論攝影師要求任何造型及表情,均可以完美地展現出來。

在不消多久的時間,小惠完美地完成第一項工作,而攝影師及客戸代表均對小惠報上満意的笑容及握手致謝。

(『愛情』這股推動力量真的不可小看啊!)

美奈的內心清楚知道,小惠比起以往更為積極,全心享受偶像這份工作,晃眼而耀眼的笑容,現在的她可説是處於最佳狀態。

自兩人開始交往後,一顆熱戀的心,小惠無論在歌唱或拍攝工作上,効率比以前快了很多。

工作結束,比預定時間提早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完成的小惠。更換衣服及仔細裝扮後,佩帯上紅色粗框眼鏡,隱藏偶像身份的她,便向愛人身處的『目的地』進發去。


待續....

下一章  第七章『枯葉的足音』於15-4-2011登出


後話:


acgash終於結束了,畢竟那裏是我待上4年的論壇,突然結束實在很愕然。

至於在那裏連載的同人文『同一屋簷下』,這篇連載完結後,或許會在這裏重新開始。

已經開始寫故事後半部份,下個月開始加快刊登次數,預計整編故事大約有22章左右。

感謝您的觀看!!
到這裏明顯不同了,

很期待新的章節到底多了什麼內容。

ACGASH結束,你會繼續連載吧?我很想看『同一屋簷下』的第二部曲啊!
原帖由 shopia 於 2011-4-11 08:24 PM 發表
到這裏明顯不同了,

很期待新的章節到底多了什麼內容。

ACGASH結束,你會繼續連載吧?我很想看『同一屋簷下』的第二部曲啊!


基本上是無問題啦,我會繼續之前的連載。

新的章節多了H的內容,所以明顯不同了。

多謝您的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