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18禁獵奇]怪誕食物女王•空琪塔

好了
今次的是獵奇小說的說
不過寫上去好像沒有那種感覺……
倒不如說是美食小說還好(笑

話說人家的暗黑城市2已經寫好了
想看的人請以非PM的方式找我拿來看


原故事



今次也是錯字+1 GJ

----------------------------------------------------------------------------------------------------------------------------------------------------------------------------






世界上總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東西,特別是在你想像不到的地方。
在這一座城堡之中,住了一位女生,以及一個管家和一個女僕。這位女生的名字是班妮卡•空琪塔,投資賺了非常多的錢後,便開始想著把世界上所有的美食都收納到自己的嘴巴之中。今天,只屬於空琪塔殿下的美食的一天又開始了。

「嗯……你是第十四位廚師嗎?」空琪塔坐在比地面高一個階級的椅子前,對著食桌對面那位穿著中國服飾的男生問道。
「沒錯,我便是今天新進來的廚師,名叫劉昴星。」廚師半跪在空琪塔面前,回答她的問題。
「今天的頭盤是?」空琪塔單刀直入,直接的讓他呈上今天的食物。
劉昴星呈上了一個蜜瓜,但是上面的一部份被切開了,而內裡有什麼,則只有看過的人才會知道。「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湯來的,請殿下好好品嚐。」劉昴星把那個盛著「湯」的蜜瓜拿到空琪塔面前。可是放到空琪塔的面前的時候,卻因為蜜瓜下面的圓形的關係,才剛放到桌子上面,就已經滾開了,連蓋子也掉了下來,但是最奇怪的是,中間的湯,並沒有溢出來。
「啊……很特別呢,這個湯,原來是果凍狀的啊。」空琪塔拿起那個蜜瓜,看了看中間的果凍,然後便拿起湯匙,把內裡的湯一口一口的「吃」掉。喝光了後,她更把盛著湯的蜜瓜的肉用湯匙挖出來,再慢慢的吃掉,直至只剩下果皮為止,讓劉昴星看得呆了起來,差點把手上所拿的一大碗湯掉了下來。
「還在看什麼?還不快把下一道食物呈上來?」空琪塔好像很餓的樣子,催促著主廚呈上下一道菜。
「嗯……好吧。」劉昴星立即把剛剛在準備的一鍋東西呈上,並開始介紹著。「這道是主菜,銀河麵。我利用墨汁把湯弄成黑色,然後再用珍珠的粉末……」話還未說完,空琪塔已經開始拿起筷子,把鍋中的麵條一把一把的放進口中,完全沒有聽到廚師的介紹。
當空琪塔把麵條都吃光之後,才開始望一下這道菜的賣相,原來在湯的表面上有一條用珍珠的粉末做成的銀河浮在上面。「是銀河呢……」說完這一句話後,空琪塔便開始把整個鍋拿起,讓銀河慢慢的流入自己的口中。

「不許剩下,全部吃光。」空琪塔一面喝著湯,一面想著那句從小就被家中所教導,深深的刻在她腦中深處的一句說話。就是因為這一句說話,讓她對食物有異常的執著,不能浪費任何的食物,要把食物吃光為止。空琪塔喝著湯,有些許的湯從她的紅唇旁邊漏了出來,順著她的面頰流了下來,滑到她那棕色有光澤的短髮旁邊,湯把那些頭髮弄濕了,但是空琪塔並沒有理會它,直至她把湯喝得一點也不剩之後,才把那被湯弄濕了的頭髮拿到嘴邊,把它吸吮得乾掉了為止,再用手把臉上殘留的一點點湯沾回口中。這就是她的理念,能吃的都不會不吃。
接下來,過子好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之間發生的事都是廚師把食物呈上,然後被空琪塔吃得一點也不剩,直至她吃完最後一道菜為止。
「下一道菜呢?」空琪塔這樣問著廚師,可是廚師準備的菜色已經全部呈上了。
「我的菜色已經……全部呈上了。」劉昴星對此感到無奈,因為他費盡心機準備的食物無法讓空琪塔殿下感到滿足。
「那由我點菜吧。我沒記錯的話,有道菜好像叫作烤鴨掌的菜色,不如你弄給我吃如何?」
「這種菜色的話,只要有食材的話,當然可以做到喔。」知道了空琪塔想吃什麼的劉昴星,立即有了衝勁繼續做菜。
「沒有記錯的話好像是要讓鴨子在鐵板上一直跑一直跑,直至腳掌熟透吧。」空琪塔把她想吃的「烤鴨掌」的做法說出來,聽到的劉昴星立即露出震驚又害怕的表情,應該是因為跟他心中所想的做法完全不同的關係吧,而且做法還不是一般的殘忍。
「食材跟用具都準備好了喔,還不快點動手?」空琪塔此話的語音還未下,旁邊的女僕已經拿出了一籠子的鴨,而另一邊的管家也很快的拿出了一塊鐵板,而且已經開始加熱的了,就像催促著廚師快點開始煮食一樣。

劉昴星無可奈何的開始煮食,把鴨子遂一放到鐵板上,好讓鴨掌不會一次過一起熟透而讓自己忙起來。鴨子一面在鐵板上面快速的逃跑著,一面「呱呱」的悲鳴著,冰冷的鴨腳掌依次打到燙熱的鐵板上,鐵板的熱力,只要稍微碰一下已經立即會燙傷,可想而知,這些鴨子才一碰到鐵板,已經感覺到莫大的熱力,使牠們不斷的奔跑,目的只是想讓腳掌有多一點的時間離開鐵板,減少痛苦的訊息傳到腦部,同時不斷的叫著,就像人們感到極大的痛楚的時候會大叫一樣。「呱呱」的叫聲直接傳進了劉昴星的耳中,他好像感覺到那些鴨子們雙腿的疼痛和熱燙的感覺,直接冒出了冷汗,同時又感到牠們可憐的景況,為了滿足這個女人的食欲便要讓牠們受這種活著被煮的苦,劉昴星只能咬著自己的嘴唇忍下去。
最後,這些鴨子的腿都完全熟透之後,劉昴星便把腿切下來,順便直接替鴨子們放血,讓牠們早一點脫離痛苦。切下最後一塊鴨掌之後,劉昴星已經忍不住了,要向空琪塔請辭。
「我忍受不住這樣的烹調了,請讓我離開這裡。」劉昴星義正詞嚴的向空琪塔請辭
「好吧,反正我們這裡的菜色一直都是這樣的,你忍受不住的話儘管離開吧,出口就在右面。」空琪塔好像沒有想挽留他的意思,於是他便從這個飯廳的右面的門離開了。他打開那門,踏上了一平台,進去了,再把門關上,在關上的一瞬間,門後發出了一種很像機械移動的聲音,不久之後,門的旁邊流出了一些暗紅色的液體,全部都滴進杯子之中。
「放心,你以後也不會再有機會處理到這種菜色的了。」空琪塔接過女僕手上那杯紅色的「飲品」,一飲而盡,並作出評價:「好像不太好喝呢……」
女僕和管家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便繼續進行收拾工作。

過了十分鐘後,空琪塔又開始吵著說要開始端上下一道菜色,於是女僕便把她準備的麵包呈上,而管家則把他剛剛收到郵購來的食物端出,並作出介紹。
「這是外國很流行的一種醃製食物,只要把海鳥抓下來殺死並放進海豹的體內,醃一個星期就可以了。」管家對空琪塔解釋說,可是比起做法,空琪塔還是對食用的方法比較有興趣。「只要把海豹的肚子打開,就可以看到海鳥的了。接下來只要從海鳥的肛門吸食牠們的內臟就可以了。」
聽完了管家的解釋,立即剖開海豹那被縫起來的肚子,拿出海鳥大口大口的從肛門吸著海鳥體內的液體,那些液體混和著一些固體在其中一起被吸到空琪塔的口中,她一面品嚐著那個奇怪而獨特的味道,一面咀嚼著那些固體,讓那個強大的氣味充斥於整個口腔,濃厚的味道不止味覺,連嗅覺也被它攻陷,就像跟這東西融為一體一樣,其實要說的話,是整個人被它侵蝕掉才對,直至最後混合物跟口水混和變得稀的時候,才把它吞掉,不過不要緊,因為接下來還有很多等著她。
在空琪塔的一段吸吮時間之後,強大的味道終於滿足到她舌頭上的味覺,可是她的肚子卻未能得到同樣的滿足,於是她便拿起了剛才吸吮的海鳥屍體,放進口中咀嚼它的肉,再把骨頭吐出來。最後還用女僕的麵包上塗上海豹那發酵了的油脂和肉才吃掉,直至只剩下不能吃的皮為止。如果女僕沒有制止她的話,空琪塔很有可能會連皮也吃進肚子之中。

接下來,太陽開始西沉,夜幕準備遮蔽光亮的天空。同時,新的廚師進入了這個飯廳,準備為空琪塔殿下煮食。他撥弄了一下圍著自己的藍色圍巾,讓圍巾的兩則都吊到自己的後方,再向空琪塔介紹自己。
「我是新來的……」「這是我寫的餐單,你照著去煮吧。」空琪塔一口打斷了新主廚的說話,並且把一份紅色的餐單丟在他的面前,而餐單上則有以下幾項菜色:
混入長蔥的烤蔥和生蔥沙拉
含有十六種蔬菜的蔬菜汁
女王風味粉紅章魚刺身
和風灸烤茄子去茄子
主廚隨意調配的沙拉
看見了後,新的主廚不禁呆了,心中不斷的想著「這是什麼的東西啊」,完全摸不著頭腦。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要如何做出「和風灸烤茄子去茄子」?「混入長蔥的烤蔥和生蔥沙拉」做出來後會好吃的嗎?這張菜單根本就像是在考驗廚師的功力一樣。
「我可沒有甚麼耐性喔。」空琪塔咿著自己的手指,再度催促新的主廚快點工作,可是面對這樣的菜單,根本無法提起勁煮食吧。就這樣,他便進到廚房內,開始準備著那不太可能完成的菜單。
進去了之後,新廚師先準備隨意沙拉,在他拿出了食材之後,跟隨著他進來的女僕把一個有半個人那樣高的玻璃碗出來給他,並說:「空琪塔大人的食量很大的喔,只用你手上那個碗的話她很快就會吃光的了。」
「嗯,謝謝你。」主廚對著女僕微笑著道謝,看見了這個微笑的女僕,臉頰紅了起來,不知道如何反應是好,可能是因為她覺得披著圍巾的廚師很帥吧。然後廚師便處理著那多得非常不可思義的蔬菜和生果,來做這個沒有肉的水果沙拉,再加上橄欖油和蛋黃醬來為這道菜的準備畫上句號。
時間就這樣過了五分鐘,廚師仍然想不到可以如何做菜,正在煩惱的時候,他看見那個女僕正在利用麵棍把麵團壓平,但又好像覺得腰很痛似的。這個時候,廚師走到了女僕的背面,溫柔輕聲的對她說:「這種姿態可是不行的喔。」再用一隻手輕輕按住女僕的麵棍,另一隻手則輕輕按著她的纖腰。「腰要挺直,這樣才不會痛喔。」廚師一面溫柔的說著,一面握著女僕的小手壓平麵團。只有14歲的女僕,對甚麼是也沒有很多的經驗,特別是這種與男生的近距離接獲,而且自己也覺得對方很帥,不知不覺便陶醉於這種感覺之中,像世界都模糊了一樣的感覺。廚師雙手環抱著女僕,一起按著麵棍,兩塊臉輕輕貼了在一起,女僕的黃色短髮貼到了廚師的嘴巴,廚師輕輕的把頭髮吹走,吹出來的風傳到女僕的耳中,讓她變得更加的害羞甜蜜的壓著那塊麵團。

空琪塔己經等得不耐煩了,讓管家去催促廚師,過了不久廚師終於來了,不過只是帶了一大鍋的東西。
「這個是甚麼來的啊?」空琪塔指著那鍋東西問道。
「是隨意沙拉。」廚師回答著空琪塔,就像平時一樣。
「那其他的呢?」空琪塔強忍著憤怒,問著其他食物的下落,可是廚師無言以對,因為他根本沒有做出來。
「你這個衰小主廚,你到底做了甚麼出來啊!」空琪塔開始釋放她的憤怒,破口大罵。「我已經給了你不少的時間的了,枉我他媽的相信你,你居然只給我一道菜!你,替我把這個人帶到廚房,給他受到應有的懲罰!」才說完這句話,管家便已經把衰小主廚和他的菜色帶進廚房了,直至兩個小時後,管家把一道新的菜色帶了上來,跟剛剛的沙拉沒有甚麼大的差別,只是多了一些很大塊的燉肉加了進去而已,空琪塔一把拿起其中一大塊肉,猛然地咬著撕裂著,肉汁不斷的從中噴出來,噴到纏在這塊肉的藍色圍巾上。女僕看到那條藍色圍巾,不禁害怕起來,用雙手按著嘴巴,女僕完全想不到,原本的「主廚隨意調配的沙拉」,現在竟然變成了「隨意調配的主廚沙拉」。

空琪塔把剛剛咿到的肉咀嚼完畢,吞進肚子裡,再用雙手刺進肉的中間,把肉中分成兩份,原來這一塊肉是胸腔來的,才一把肉撕開,就已經看見內裡的肋骨,心臟和肺部。空琪塔二話不說,立即把柔軟的肺部塞進自己的口中,並把它咬碎成為顆粒,充滿纖維的顆粒在她的口內不斷的移動著,讓舌頭上每一顆味蕾都能感覺到顆粒粗糙的感覺和特別的味道。把這些東西都吞掉之後,空琪塔把心臟從胸腔的深處給扯出來,放進口中。當空琪塔一口咬進心臟的時候,堅韌的肌肉被咬之後使內裡被煮得凝結了的血液都從兩邊的血管噴了出來,掉進沙拉之中。接下來空琪塔再拿起他的頭顱,挖出粉紅色的腦部,放到口中,像吃被搞爛了的豆腐一樣吃著。
「這就是人的腦袋的味道嗎?感覺像有點鹹的豆腐呢……」評論完後,空琪塔把則下的腦部混和著蛋黃醬,像吃一般的沙拉一樣吃下去,再舔去手指上剩餘的部份。
時間一直慢慢過去,衰小主廚的身體也漸漸被空琪塔吞進肚子之中。可是只是這樣的話,空琪塔並未滿足,看著只剩下一堆骨頭的大碗,微微的笑了一下,再拿起脊椎,細心地把每一節脊椎骨退出來,把內部的脊髓像吃軟糖一樣慢慢的咬掉,鮮甜的脊髓立即在空琪塔的口中融化,變成充滿膠質的液體。吃完脊髓後,空琪塔拿起他的小腿骨,「拍」的一聲折斷後,把內裡的骨髓吸食飴盡。最後,空琪塔看著那個裝滿折斷的白骨的大碗,滿足的打了個嗝,躺了在她的椅子上。
「這次的晚餐不錯嘛,我很喜歡。」說完這話,空琪塔便離開了這個飯廳,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而在走廊的另一段,女僕緊緊地抱著管家,在管家的懷中哭了出來。這也難怪,才剛剛認識的帥哥,就這樣被殘忍的吃掉,總會有點哀傷吧。而這位女僕的雙生弟弟,就是那位管家,好像早就已經知道了會有這種狀況,所以除了這位姐姐以外,沒有對其他的人產生任何的感情。

時間已經進入深夜,晚上的城堡比起早上的城堡更添一份神秘感,而在這個走廊上走著的管家,遇上了穿著睡袍的空琪塔。空琪塔走了上去,摸著管家的臉頰,對他說了一句說話:「我餓了……」
「那我立即替你準備食物。」管家冷淡的回應了空琪塔一句。可是空琪塔好像沒有想讓他離開的意思,用雙手環抱著管家。管家的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不知道,你吃起來,會是什麼味道呢……」

第二天,太陽正在最高的地方,熱烘烘的曬著地面,女王終於從她的房間中出來了,今天迎接她的,只有一名女僕。而女王亦一如以往的要求著食物,可是女僕只會做麵包,麵包以外的東西全部都不會做所以沒有食物可以呈上。於是女王便拿出手拷,鎖住了女僕的雙手,並且吊起來,再分別把雙腳扣起在兩個不同的角落,讓她的雙腿呈現分開的狀態,這時的女僕已經非常的害怕,因為接下來女王便把她的女僕服跟內衣都脫光了,而且還在廚房拿了一支麵棍跟一個杯子,可想而知女王想做什麼,害怕的女僕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可憐的眼淚。空琪塔把自己的臉靠向女僕的臉,把她的淚水舔乾,再吻了她的眼睛一下。
「年輕少女的眼淚味道真不錯呢,今天的你,可•是•我•的•主•菜•喔。」說完這一句話,空琪塔便拿出帶來的麵棍,放進女僕的私處中,再用力刺進去,拿出來,女僕立刻感到一陣無比強烈的刺痛,與以前的所有痛楚都無法比擬的。這份痛楚直接傳進了腦部,讓女僕再度流下了眼淚,空琪塔也像剛才一樣,把女僕的眼淚舔得乾乾淨淨,然後再把杯子放到女僕的私處之下。
「今天早飯的飲品,是你最珍貴的血呢。」說完,空琪塔便離開了這個地方,到廚房找早餐吃了。
獨自留在這裡的女僕,又再流下了淚來,想不到來到這個地方,除了所有的時間了,連自己的肉體也要犧牲,來換取短暫的生命。血從女僕的私處慢慢的滴下來,落到杯子之中,害怕的女僕不知道什麼時候,女王又會拿著甚麼東西走出來,對她施以甚麼樣的刑罰,來滿足女王的食慾。
果然,女王進來了,今次她手上拿著的是一支針筒。空琪塔首先拿起女僕私處下的杯子,把女僕的處女血一飲而盡。
「果然,最好喝的血,是年輕少女絕無僅有的處女血呢。」空琪塔說完之後,用舌頭把杯子上殘留的的血液舔得乾乾淨淨,然後再把手上的針筒上刺在她的右手上,把液體注入女僕的身體裡。
「接下來,就是享用你的時間了喔。」空琪塔的語音未下,女僕已經開始感覺到睡意,眼皮變得越來越重,最後失去了意識。

兩個小時後,空琪塔打開在她面前的碟子上的蓋,內裡的竟然是一具清蒸的女性屍體!
「果然,年輕的少女的肉只要清蒸就可以了喔。」空琪塔把那「食物」
的小腿扯出來,拿在手中像吃雞腿一樣粗魯的吃著。同樣是人肉,這道菜比起之前她所吃的兩道都更為美味,因為這道清蒸的比起其他的煮法更能嚐到肉的鮮味以及質感,甘甜的味道在口中洋溢著,少女的味道讓空琪塔浮於天空之中。回過神來,空琪塔發覺整道菜已經吃完了,沒有其他可以的東西了。可是她的肚子還是很餓,還想吃更多的東西,於是她便拿起了盛著白骨的碟子,打碎了後再放進口中,使勁的咀嚼著,霹靂拍啦的發出著聲響。一小段時間後,碟子吃完了,空琪塔便開始向著桌子,椅子,衣服,以及門窗能咬爛的部份進發,她一拳把整個窗子打碎,玻璃落在她的手上,空琪塔抽出手的時候,被落下的玻璃和殘留在窗上的玻璃割傷了手臂。她一面把桌子肢解,一面把打碎了的玻璃窗一塊一塊的放到口中,再吞下肚子裡,口中流著的鮮血,更加增添了這些東西的味道,讓空琪塔吃得更起勁。

黑夜再次降臨到城堡之中,海風筆直的吹向城堡,然後從城堡的另一邊吹了出來。空琪塔已經把城堡之中所有可以咬爛的東西都吃掉了,於是走出了城堡,發現在視野之內都已經沒有可以吃的東西,全部都已經被她消耗掉了。她再環望四周,真的什麼都不剩下了,她無奈的把手放到嘴邊,突然就嚐到了腥味,便看著她的右手,微笑著說:「能吃的東西……不是還有嗎?」
於是,她回到廚房,讓自己躺在一大隻鐵碟子上,再利用切用的大刀,把自己的腳掌砍了下來。空琪塔拿著自己的腳掌,興奮的咬著,把腳趾連同內裡的小骨和指甲都咬碎,不同的東西在空琪塔口中形成我奇特質感,讓她忘記了雙腳的痛楚,甚至忘記了雙腿還在流血。
「這就是……人肉刺身的味道啊……真好吃……」吃完了腳掌,空琪塔繼續吃掉她的雙腿,然後更直接剖開肚子,血一下子立即從肚中噴出來,流到鐵碟上但是空琪塔並沒有理會,她扯下了她的生殖器食用,才剛咬下去,子宮內的液體馬上湧到空琪塔的口中,與口中的血液混和著,別有一番風味。可是這個時候,空琪塔已經沒有力氣了,可能是因為失血太多的原因吧。
「剩下的話,可是會生氣的喔。」在空琪塔差不多要失去意識的時候,她想起了這個從小就已經被教導著的說話,突然之間,她又開始擁有了吃東西的力量,繼續把她的身體,內臟都吞進肚子之中。她把自己的頭轉向下,吸吮著剛剛流出來的血,因為她並不想剩下任何的東西。
空琪塔現在來到了消化系統的胃,一樣地是跟之前一樣吃下去,但是她咬下去的時候,她的嘴巴有種刺痛的感覺,因為胃袋中有著她所吃的玻璃,玻璃再次割傷了她的口腔,但這對空琪塔來說,只是多了點血作為裝飾而已。
「血的味道,還有人的口感,果然是最美妙的配搭呢……」她再一直吃著吃著,現在已經剩下右手跟頭部和脊椎部份了,空琪塔先把頭上的所有肉都用右手拉出來,然後吃掉,再把手伸進頭內把內裡的東西都挖出來食用。接下來,她把自己的脊椎拔出來,放到自己嘴邊,繼而把右手吃掉,再把脊椎和脊髓用牙齒分開後進行食用,還有吸掉剛剛繼續在流的血。最後,用牙齒把嘴巴和舌頭咬掉。
就這樣,空琪塔的最後晚餐,食材就是她自己。雖然是這樣,知道這個嚐遍世界上所有食物的身體的味道的人,已經不復存在。



[ 本帖最後由 vincentmk2 於 2011-5-25 12:25 AM 編輯 ]
今之的是獵奇小說的說 <~今次
女僕緊緊我抱著管家 <~你想打的 但應該用地
而女王亦一女以往的要求著食物 <~一如以往
玻璃落狂她的手上<~落在
用 龐大的財富會 比 賺了很多錢 原因嘛 我不會說
======================我是前列線=======================
一面看一面有點想吐囧還好還沒吃飯
如有機會和想減肥時就捉一點語病好了...

[ 本帖最後由 plkcy200 於 2010-12-3 04:20 PM 編輯 ]
1

評分人數

看完只感覺像是美食小說多一點
畢竟自己吃自己的獵奇以前就看過 (大汗

以下的幽幽子說不定會更獵奇?
[flash=800,600

==========

這和鋼煉那個吃自己的神獸很像
只可惜不能永生就是
空琪塔把她想呸的「烤鴨掌」的做法說出來

這句是不是有點奇怪?

連生魚片不敢吃的人飄過~~~
2

評分人數

原帖由 黑夜萃香 於 2010-12-3 07:08 PM 發表
看完只感覺像是美食小說多一點
畢竟自己吃自己的獵奇以前就看過 (大汗

以下的幽幽子說不定會更獵奇?
http://www.youtube.com/v/OrMg_973Czo

==========

這和鋼煉那個吃自己的神獸很像
只可惜不 ...

我自己也覺得像美食小說……
其實是我們二人的問題囧

那段片……比起獵奇
我覺得還比較歡樂
女僕立刻感到一陣無比強烈的刺痛,與以前的所有痛桃都無法比擬的。 楚
意見看完再給~

想問下是怎樣用牙吃掉口= =""

[ 本帖最後由 ~血櫻~ 於 2010-12-4 08:31 PM 編輯 ]
1

評分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