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原創小說] 聖皇物語(第二章)休閒與鍛鍊

第二章.休閒與鍛鍊

卡伊鎮的街上慢慢的瀰漫出大麥的香氣,這就是麵包剛出爐的氣味,那股香氣正是由名為黃金烘培坊的麵包店傳來的。

    「聖羅啊,沒想到你打麵粉跟揉麵團的技巧我教你一次你都全搞董了,還真是幫了我很大的忙呢。」
凱特邊把麵包一盤盤放進烤爐,邊跟一旁揉麵團的聖羅說到。
    「也還好啦,我本身對料理還蠻有興趣的,平常也有試著做做看,當然一些基礎還是會的。」
聖羅一邊揉著面團,一邊將麵團翻面在對摺,這熟練的技巧很難看出聖羅還是個新手學徒。
    「這樣下去進度比平常早完成許多呢,吃完早餐可能會剩下許多時間,要不要陪我熱身一下?」
凱特伸展身體甩甩手,展現一副準備萬全的樣子。
   「咦!你是說陪你練劍嗎?」
聖羅似乎對凱特的發問相當驚訝。
    「那當然啦!,都好幾年沒有人陪我練習,當然要藉此機會好好的操一下,我的身子都快要腐敗了。」
凱特一副興致高昂的樣子。
    「好吧!」
聖羅答應了凱特的要求,此時聖羅手邊的工作也完成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不過啊!我們還是先趕快下去吃早餐吧,未早跟月夏還在等我們呢。」
凱特開朗的向聖羅說道,並趕快催促他趕快去吃早餐。
   「不過我要先回房準備一下,等會兒在過去。」
   「那麼我就先過去了,別太晚過來喔!」
凱特向聖羅招呼完以後,就各走各的離開,凱特正往餐桌移動,聖羅則往房間的方向回去。


     「小月夏啊!~幫我把這盤放到桌上吧!」
未早溫柔的呼喚著剛成為自己女兒的月夏,並把手中有熱狗跟煎蛋的盤子交給月夏擺到桌子上。
     「好的!」
小女孩帶著笑容接過了盤子,並把它擺放到廚房後方的方形餐桌上。
     「這樣都準備好了呢!剩下只要等小聖羅他們就可以開動了!」
早苗把剩下的食物都端上桌,今天的早餐是蜂蜜法國麵包加熱狗煎蛋在配上玉米農湯還有牛奶跟麥片。
     「喲!都準備好了啊。今天的早餐還真豐富呢!」
此時凱特正好走進了廚房,環顧了一下桌上的早餐。
     「對呀!非常豐富喔!~對了爸爸,哥哥呢?」
月夏早已經開開心心的座在位子上準備開動了。
     「噢!聖羅那傢伙說他要回房準備準備,等會兒就來了!」
凱特邊說也一邊拉了椅子坐了下來。
     「準備?吃早餐也要作準備啊?真奇怪!」
月夏在桌上雙手抵著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對了!會不會是要是要給可愛的小月夏一個驚喜呢?」
未早這時也到了月夏旁邊坐了下來,面帶微笑的看著月夏。
    「驚喜?怎麼可能!我昨天去找哥哥,他都不理我,整天關在房間裡耶!」
    「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未早的直覺可是很準的呢!」
凱特稱讚著未早,未早的直覺準確度可是非常接近預言的呢,此時前方聽見了撻撻的腳步聲。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你們還沒吃嗎?」
聖羅有點匆忙的走進廚房。
    「哥哥,大家都在等你耶!」
月夏嘟著嘴,氣呼呼的看著聖羅。
    「對不起啦!,因為有東西要給妳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
聖羅非常不好意思的向小女孩道歉,並看向自己的身後。
    「呵呵,你看!小月夏我沒說錯吧!」
未早露出了十分滿意的表情看著月夏。
    「有東西要給我?」
月夏好奇的看向聖羅索看的方向。
    「對啊!!~喂!~別躲在我後面了啦!,還不趕快過去妳主人那邊!」
聖羅對著躲在身後的物體念道,於是那物體就從聖羅的後腿部慢慢的走了出來,那是一隻外表非常可愛的小熊布娃娃。
    「哇!!~~~太古熊~!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你已經永遠離開我了呢。嗚~~~」
月夏止不住眼淚開心的跑過去抱住太古熊。
    「我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給修好了呢。」
    「小月夏,真是太好了呢,妳看!!跟新的一樣耶,沒想到小聖羅的縫紉技術這麼好。」
未早撫摸著月夏跟太古熊的頭,並露出溫柔的表情。
    「恩恩!」
月夏開心的點著頭。
    「想當初他還鬧彆扭不讓我修理呢,真拿他沒辦法。」
聖羅似乎還是對太古熊的個性很不滿。
    「還不都是因為你把他打成重傷,所以他才討厭你麻」
月夏嘟著嘴替太古熊抱屈。
    「這....這是不可抗力,只是單純自衛而已。」
聖羅拼命的想掩飾自己的罪過,為自己找理由。
    「可是我怎麼看都是你在虐待我們兩個耶!哥哥!」
月夏露出小惡魔的表情看著聖羅。
當初聖羅的確那時候不把月夏當成人類看待,在聖羅眼中只有敵人已及魔物。
    「什麼!聖羅你這傢伙實在太不體貼了吧,竟然對自己的妹妹下如此重手!」
此時凱特露出很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聖羅。
    「喂!...你說錯了吧....我們那時候又還不是兄妹!」
聖羅對於凱特的說辭說出自己的抗議。
    「埃呀埃呀!......難道你只對自己妹妹以外的人下如此重手!....連年幼的女孩都不放過......小聖羅我看錯你了」
未早似乎誤會了什麼,結果就跑進來參一腳,咪著眼露出厭惡的眼神看著聖羅。
    「等....等一下.....為什麼我一定要被你們說成這麼像是壞人似的。」
聖羅非常不滿的抗議到。
    「有什麼關係麻,就算哥哥再怎麼壞我還是喜歡你的喔!」
月夏抱著太古熊,臉色羞紅的對著聖羅說出這話。
    「為什麼被妳這麼一說,我間接成為了壞人啊,而且不要隨便就說出讓人害羞的話啦!」
聖羅臉紅的大聲喊到。
    「埃呀埃呀!~聖羅你竟然對自己妹妹所說的話會害羞啊!,難道你想對自己的妹妹下手嗎?該不會你也對媽媽......,哎呀好可怕喔!小聖羅。」
未早露出驚訝的表情還有誇張的動作看著聖羅。
    「等...等一下!妳把我當成了什麼人渣了啊?而且當初是誰一直逼我對自己妹妹下手的啊!」
    「對啊對啊,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凱特露出深思熟慮的表情思考著。
   「不要給我裝傻!.....那個人不就是你嗎!師父!」
聖羅對意圖裝傻矇騙過去的凱特大喊。
    「對了!哥哥你怎麼還不快跟人家生小孩麻!」
月夏扭扭捏捏的看著聖囉,表情充滿著期待臉上還帶了些許羞澀。
    「喂喂喂!不要又再提起這件事了啦!,你們鬧夠沒有,捉弄我有這麼好玩嗎?」
聖羅臉上都冒出了青筋,可見他的忍耐憤怒已經到了極限了。
    「對啊!」
凱特.月夏.未早三人異口同聲的說出來。
    「你們還敢說!」
聖羅露出極度惱怒的神情。
    「對了吃飯吃飯!」
凱特拿起刀叉準備對眼前的早餐下手。
    「這個熱狗好好吃喔!」
月夏開心的用叉子插起熱狗放入口中。
   「還有很多喔,要多吃一點喔小月夏。」
未早溫柔的把盤內剩下的熱狗都夾給月夏。
    「喂!~你們怎麼一副好像沒有發生事情的樣子。」
聖羅小小聲的對著他們說到。
    「什麼事情?」   
凱特.月夏.未早三人又異口同聲發出疑問,好像早有預謀似的,令聖羅不經冒出了冷汗來。
    「算了.....當我沒說!」
聖羅露出無奈的表情,凱特他們的裝傻聖羅已經不打算在吐槽下去了,因為1對3一定是自己輸,於是便拿起了叉子慢慢吃著早餐。

於是四個人渡過了美好的早餐時間,吃完早餐以後,月夏負責整理,聖羅負責把碗盤拿去水槽清洗。

    「聖羅啊!木劍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在庭院等你。」
凱特對聖羅揮了揮手往庭院走去。
    「好的!」
聖羅對已經走遠的凱特大聲喊到!
    「對了哥哥,爸爸找你到庭院要幹麻?」
月夏頭歪歪疑惑的問著聖羅。
    「其實也沒什麼啦!,就是陪他活動一下身體而已!」
聖羅一邊熟練的洗著盤子,並把盤子給歸回原位,這動作在一瞬間就完成了。
    「嘿!~這樣啊!那我可以去看嗎?」
月夏露出非常期待的表情看著聖羅。
    「這.....我是無所謂啦!」
聖羅搔搔頭回答著月夏。
    「不行喔小月夏,難道妳忘了嗎?」
未早咪著眼帶著微笑看著月夏。
    「媽媽.....那個....忘了什麼?」
月夏似乎被未早所說的話嚇到了!
    「我記得之前說過要教妳唸書吧!」
未早慢慢的走到月夏面前,月夏正一步步的後退。
    「這.......這個我...其實.....」
月夏身體一直顫抖,頭還直冒冷汗,想要轉身開溜。
    「我已經從小聖羅那裡聽說了喔!...妳不識字吧.....所以我要好好的教妳如何讀書寫字。」
此時未早面帶微笑的迅速伸出了右手抓著月夏的頭並且把她慢慢的轉向自己。
    「嗚!.....是......我知道了」
月夏坦然面對未早並流出淚來,她這個樣子讓人感覺像隻小貓。
     「埃呀......小月夏....妳怎麼哭了啊?,難道是小聖羅他欺負妳嗎?」
未早用很誇張的動作驚訝的看著在一旁洗著水槽的聖羅。
     「不就是妳把她弄哭的嗎!,難道妳自己一點自覺都沒有嗎?」
聖羅的眉毛斗了一下,非常懊惱的看著未早。
      「是這樣嗎!.......哎呀小月夏,妳嚇到了嗎!,媽媽對不起妳。」
未早拉著月夏緊緊抱入自己懷裡,一邊撫摸著她的頭。
      「嗚!......」
月夏依然在未早懷裡哭著。
      「不哭不哭,乖喔!」
未早一邊撫摸著月夏的頭,並用很冷漠的態度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如果妳在哭下去的話,我會讓妳以後怎麼哭也哭不出來的!」
     「咦!......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哭就是了!」
月夏對於未早的勸戒感到非常的害怕,此時的月夏已經身體僵硬連動都不敢動了。
    「妳要知道媽媽這麼做都是爲妳好耶,所以妳要聽媽媽的話好好學習,知道了嗎。」
未早帶度露出溫柔的表情對著月夏說道。
     「我..我知道了!」
月夏雖然很不甘心,但是基於未早這強大的壓迫感下,不得不屈服。
     「那我們也該回房準備了,走吧小月夏。」
於是未早便拉著月夏離開了餐廳,在離開之前月夏似乎對聖羅投以求助的眼神,不過聖羅沒有理會她,聖羅因為開放著感知能力,所以未早跟月夏兩人互動以及剛剛的對話完全都在掌握之中,聖羅早就被未早的舉動嚇的當場愣住了。
     「我終於知道當初凱特師父為什麼不敢忤逆未早老師了。」
聖羅一個人在廚房喃喃自語的念著。

現在正值炎炎的夏日,四周到處綠意盎然,四處都可以聽到鳥叫蟬鳴所編織出來的優美旋律,四處也都有高大的榕樹聳立著,這邊是位於黃金烘培坊後方的庭院,因為黃金烘培坊位於後方森林附近,所以後面的庭院非常寬廣,非常適合運動以及訓練。

    「喲!聖羅!你來了啊!」
凱特正單手舉著木劍練習揮劍,可見他對於這場比武興致勃勃呢。
    「是啊!那麼我們要怎麼比呢。」
聖羅已經脫下了工作服,換上了單薄的背心跟運動長褲。
    「說的也是呢,那麼就由我來決定好了!」
凱特一邊說著一邊把第二把木劍丟給了聖羅。
   「我洗耳恭聽!」
聖羅以右手接住了丟過來的木劍,並握住。
   「首先不能使用靈力,單純以技巧來取勝,先被擊中或者武器被奪走的人就算輸了,沒問題吧?」
凱特開出了條件,並詢問著聖羅的意見。
    「那當然,我奉陪到底!」
聖羅把右腳向後,擺出了用劍的姿態。
    「那麼開始吧!」
凱特也擺出了相同的姿勢。
    「先下手為強!」
此時先出手的是聖羅,聖羅衝出去,右手持木劍往凱特的身上橫劈了過去,凱特則注視著橫劈的方向用雙手持著木劍抵擋住聖羅的劈擊,並下腰用右腿想把聖羅給踢出去,但在踢中腹部的前夕,聖羅彎腰躲過凱特的踢擊,並向後跳開重新站好姿勢,於是凱特正衝向前給予聖羅連續的刺擊,這刺擊速度之快讓人抓不到空隙,每一擊都鎖定著要害,聖羅利用極小的動作每一劍都是擦過肌膚的距離一一的躲過了刺擊,要不是聖羅本身利用感知能力預測劍路,不然絕對躲不了這招攻擊。
    「哈哈哈!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你的劍術進步的這麼神速啊,竟然連我的刺擊都躲過了。」
凱特一邊專注的刺著聖羅,一邊開心的說著。此時聖羅抓住了一絲的空隙並縱身躍起,從空中想給凱特致命的一擊,不料凱特這身精百戰的戰士早就預料到這種狀況,於是往右側採取滾動的姿勢躲過了聖羅的攻擊,聖羅則是刺中凱特剛剛還站著的位置。
    「師父才是呢,都過了這麼久了絲毫沒有退步呢,要不是我利用感知能力,不然我也沒有把握可以躲過師父你的攻擊。」
於是聖羅再度站好姿勢,握緊劍柄對凱特再度使出斬擊,凱特也準備好對聖羅繼續發動攻擊,兩人你來我往的互相以木劍發動斬擊,斬擊的瞬間,木劍劃破空氣,發出了刷刷~的聲響,兩人互不相讓的揮舞著木劍,。
    「什麼!竟然使用聖皇能力,這分明是犯規麻。」
凱特一邊抱怨著一邊揮舞著木劍朝聖羅的左肩刺了過去,聖羅側身躲過了刺過來的劍,並壓低身子往凱特的側腹砍了過去,不過在快要觸擊的瞬間凱特扭轉手腕把劍身下壓,擋住了聖羅的斬擊。
凱特並不像聖羅能夠使用聖皇能力,畢竟聖皇降臨帶來的異樣元素入侵人體,大部分的聖皇能力者都是在年紀10歲左右覺醒,而聖羅正好是在七年前10歲的時候覺醒的。
    「跟師父你比劍的話,如果我不使用全力就會瞬間敗北耶。」
的確,如果聖羅在不使用感知能力的情況下對上了經過歲月磨練的凱特,以兩人的實戰經驗來看簡直小巫見大巫,對於聖羅來說非常的不利。
    「哈哈哈的確的確!聖皇能力也是你自己實力麻,爲了這點抱怨的我真不應該啊!」
凱特更加興奮的向聖羅連續揮出斬擊,而且斬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可能是太久沒動的身體開始熟練了吧!這攻擊讓聖羅防不勝防。
斗大的汗珠從聖羅的額頭上直接流至脖子,呼吸也開始顯的混亂,然而眼前的凱特汗水連一滴都沒流出來,也看不出有絲毫喘息。
聖羅心想:(自己的劍術是凱特師父我傳授的,彼此都精通對方的劍路,也知道抵禦的方法,如果在這樣你來我往的持續下去,肯定會變成持久戰,對體力稍弱的自己非常不利。)
兩人彼此之間揮劍.閃避.格擋不分上下,聖羅是靠感知能力勉強接住凱特的攻擊,凱特則是靠著自己身經百戰的經驗彌補能力上的不足。
    「聖羅,你劍術的水準已經很高了,我也沒什麼可以教你的了,在這樣比下去似乎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此時凱特向後跳開,站立著面對聖羅。
    「所以?」
聖羅用手擦去額頭上的汗水並對凱特抱持著疑惑,
    「所以我就不拘泥於劍術啦,你也可以憑你的方法向我發動攻擊」
凱特露出開朗的神情,從他表情看來只有喜悅,絲毫感覺不出來疲態。
聖羅心想(凱特師父似乎也發現了在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所以打算採取別的劍術打破窘境嗎?)
    「難道師父你有其他的劍招?」
對於認為凱特只會單一種劍術的聖羅來說,這件事他感到非常驚訝!
    「不不不!雖然我是你劍術的老師,但是劍術可不是我的強項喔!」
凱特露出得意的表情看著聖羅並開始變換動作,以側身面對聖羅,膝蓋維彎以單手持劍擺放於左側腰際,這動作在聖羅眼中從沒見過。
    「凱特師父...你這姿勢是?」
聖羅雙眼仔細的揣摩著凱特的姿勢,並對於這從來沒看過的姿勢抱持著疑問。
    「這是東方古老的技藝,古人們稱之為刀法。」
   
    「刀...法!難道跟劍術不同嗎?」
聖羅疑惑的對凱特發出了疑問。
    「當今的艾比大陸上的劍術是以一盾一劍的狀態為前提。盾向前突出——也就是左半身向前,右半身向後拉的形式,就跟你之前拿的聖劍之盾一樣。」
凱特一邊爲聖羅講解著所謂的劍術定義,一邊保持著刀法的姿勢,絲毫沒有改變。
    「喔喔!有道哩,的確在現在這個大陸上騎士都是用這種劍術。」
聖羅贊同凱特的講法。
    「但刀法就有所不同了,刀只有單面刃所以用劈、砍、撩、扎、剁、勾、掛、抽、截為主,也有許多不同的攻防變化。」
    「師父你這麼說我實在太複雜了,我聽不懂耶!」
聖羅對於凱特所講的大道理始終不明白,因為這是他未接觸過的領域。
    「竟然用說的不懂,那我就用身體讓你明白吧,接招!」
話一說完凱特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聖羅面前,以右腳滑步向前並紐動右手手腕朝聖羅腰部迅速揮出一劍,劍尖延著揮動的方向呈現了一個弧線,不過在聖羅的感知能力之下還是勉強閃過這道斬擊,但也在衣服上劃開了一道明顯的痕跡。
     「哈哈哈!竟然躲過了,果然拿木劍使用刀法有點勉強了一點,不過下次可不會再失手了。」
凱特興奮的看著衣服破損的聖羅,並再度擺出了姿勢。
聖羅心想:(剛剛的那一擊,自己只是運氣好躲過,如果再來一次的話自己很難保證躲得過,必須在他攻擊之前分出勝負。)
      「我才不會讓你得逞呢,看招!」
聖羅不想給凱特再度出手的機會,所以先行對凱特發出了連續的斬擊,這些斬擊朝著凱特的.頭.左腿.身體.腰.右手臂.小腿的方向揮下。
      「想得美,聖羅!」
但是凱特無視這些斬擊,側身以靈活的身手躲過了距離顏面只有幾毫釐的一劍,左腿往後一拉,躲過第二劍,在下一個瞬間又躲過了聖羅接下的連續攻擊,在聖羅眼裡只看到自己砍中的殘影,這速度讓聖羅感到不可思議。
      「怎麼會!」
聖羅對一瞬間閃避掉自己所發動攻擊的凱特感到非常驚訝。
       「聖羅!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我的動作!.」
凱特再度以側身的方式面對聖羅。
       「這.....師父你右手持劍而右半身向前以側身面對著我,該不會是減少自己被攻擊的身體面積吧。」
聖羅放下劍仔細看著凱特所擺出的姿勢,並加以揣測自己的論點。
       「這原因也算是其中之一,基本上刀法的動作是以持刀的那一邊向前,也就是說右手持刀右半身就必須向前,並可以有效增加攻擊的距離,相對的也非常容易迴避攻擊。」
       「原來如此,難怪我怎麼摸也不摸不到凱特師父....看招!」
此時聖羅衝上前向著擺好姿勢的凱特使出連續的刺擊,這招是模仿凱特之前對自己用過的刺擊,速度絲毫不遜凱特,然而只見到凱特雙手緊握著劍柄,凱特大喊:「撩」接住了第一劍的刺擊並順勢一轉,把聖羅的連續刺擊給化解了並把他的身體往旁邊拉開,凱特順勢向聖羅揮出一劍,聖羅以兩手握住劍柄跟劍身抵擋住了,身體也被震後退了幾步。
       「聖羅!看來我們還是一招決勝負吧,再拖下去肯定會被未早罵的!」
凱特手指抵著太陽穴,露出很傷腦筋的表情。的確離開店的時間將近,必須趕快去準備才行。
       「正合我意,我也想早點跟您分出勝負呢」
聖羅露出專注的神情看的前面的凱特。
雙方重新擺好姿勢,聖羅是以雙手舉劍將劍伸直立,而凱特是以右手持劍側身面對聖羅,膝蓋微彎,將木劍放於左腰際。
雙方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僵持著,就在此時一片落葉飛至雙方眼前,這正是開始的信號,此時兩人互相衝刺著,彼此拉近了距離,就在瞬間!「拔刀術!」凱特大喊著,並紐動手腕迅速的揮劍,劍身沿著斬擊方向漂亮的畫了一個弧線,此時聽到了「啪塔!」的聲音,一個木劍劍身掉落在不遠的草地上,現場只留著拿著斷成兩半木劍劍柄的聖羅,以及保持著揮刀姿勢的凱特。
       「我....我輸了!」
因為聖羅的木劍已經斷了,失去武器的一方必然是輸家,所以聖羅很甘卻的向凱特認輸了。
       「麻麻!這是當然的啦!,雖然你劍術已經到極致,但是沒了盾,這也是極限了。」
凱特收回自己的木劍,並把斷成兩節的木劍撿了起來。
      「這......這我知道。」
聖羅對於自己輸了,還是覺得有點慚愧,表情並不是很高興。
      「聖羅!,竟然你想要改變自己,那就不要拘泥於原先的劍術了,那要不要跟著我學刀法呢?...以後很實用的喔!」
凱特露出開朗的表情,走過去拍著聖羅的肩膀。
      「真的可以嗎?...我可以向師父你學習刀法嗎。」
      「這還用說嗎! ,誰叫我是你的父親麻!,哈哈哈哈!」
凱特還是保持的一貫的幽默,雖然自己身為聖羅的義父,但還是要盡到一點責任。
      「真是謝謝您,凱特師父。」
聖羅90度向著凱特鞠躬道謝。
      「不必這麼拘僅,我們趕快回去吧,我可不想看到未早發火的樣子。」
凱特不斷催促聖羅趕快回去店裡。
     「是的,其實我也深有同感呢。」
於是兩人肩並著肩的快走回去黃金烘培坊。


麵包的香氣溢滿卡伊鎮的街道上,而因為這香氣而被吸引過來的民眾也是多不勝數,在黃金烘培坊前面竟是大排長龍的隊伍,人們爭相搶著剛出爐的麵包。

    「媽媽!平常人有這麼多嗎?」
月夏穿著簡易的白色花邊圍裙,腳上穿著純白的長襪,頭上帶著聖羅送的白花紋的黑色髮圈,這樣搭配起來相當的可愛。
其實月夏並未發覺其實外面的那些客人幾乎都是用愛慕的眼神看著長相可愛的月夏以及未早。
    「平常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多人耶,好奇怪喔!!」
未早依然瞇著眼歪著頭回答著月夏,未早也是穿跟月夏同一款的白色花邊圍裙,兩人穿著相同的服裝款式,在外人眼裡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漂亮的姊妹花,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實她們兩個是一對剛結識不久的母女。
兩人站在收銀櫃檯的位置,未早負責包裝客人的麵包,月夏則負責收錢跟找零,旁邊還有太古熊幫忙把麵包上架。
此時有位中年男子拿著麵包盤走向櫃檯結帳。
   
    「那個....我要買兩個波羅麵包。」
中年的男子對著月夏問道。
    「叔叔.........」
月夏雙手放在嘴巴前面用真摯的眼神看著中年男子,並看向盤子上那兩個波羅麵包。
    「那.....那我買三個好了」
中年男子感受到月夏可愛的舉動以及那動作所傳出來的訊息。
    「叔叔~.....」
此時月夏紐動著身子,眼睛流露出一絲淚光,顯然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好啦......那...我買四個可以了吧!」
中年男子受不了月夏那讓人憐憫的姿態,因而完全中了月夏的圈套。
   「四個波羅麵包是嗎,總共100元....謝謝惠顧!」
月夏露出了非常滿意的笑容爲中年男子結帳。
   「小月夏....妳好壞喔!」
未早用溫柔的笑容指責月夏。
   「那.....那個....我有做錯嗎?」
月夏有點顫抖的問著未早,可能是之前未早帶著笑容的恐怖舉動至今在月夏腦海裡揮之不去。
   「不會喔.....做的很好。」
未早依然帶著笑容稱讚著月夏,並用熟練的身手包著客人的麵包。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月夏再度露出了開朗的笑容,沒想到未早的回答出乎月夏預料之外,原本想說未早會很恐怖的指責她呢。
    「恩恩!.....對了!老公叫小聖羅去外面幫忙賣麵包,不知道怎樣了耶?」
未早露出一臉擔心的表情。
凱特跟聖羅的工作分別是,一個再店內準備麵包,一個在外面擺設攤位。
    「會不會是前面那一群人啊!...這樣表示應該賣的不錯喔!......不過怎麼幾乎都是女人啊!」
月夏指著店外面那人山人海的人潮,那個位置就是聖羅擺攤位賣麵包的地方。
    「埃呀埃呀!....真的耶!...沒想到我們家的小聖羅這麼受女孩子歡迎。」
未早朝著月夏指的方向看過去,此時聖羅正被一群女孩子給圍住了。
    「怎麼會!.....這樣不行啦......哥哥這麼色不行啦!」
月夏氣呼呼一臉不悅的看著那群女孩子。
     「哎呀..!小聖羅只不過受歡迎而已.....妳怎麼能說他色呢。」
未早依然面帶笑容問著旁邊的月夏。
     「我不管啦!....不行就是不行....哥哥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啦。」
月夏嘟著嘴一邊鬧彆扭並不斷抱怨著。
    「哎呀哎呀!.小月夏..沒想到妳的佔有慾這麼強啊!~呵呵呵!」
未早看著眼前鬧彆扭的月夏,露出滿足的表情笑著。
兩人一邊談論著一邊繼續著收銀以及包裝的工作。

至於黃金烘培坊外,聖羅正穿著一身潔白的工作服,披上紅色的領巾,看上去非常清爽,他的工作正是再外面擺攤位幫忙把店裡的麵包賣出去。

外面路過的民眾,看到了聖羅英俊的臉蛋加上烏黑的秀髮及爽朗的外表,無不被深深吸引,尤其是女性甚至豐湧而至把聖羅給團團圍住。
在包圍的途中不時還會傳出一群女孩混雜的談話「哇!那個人好帥喔!」.「聽說是新來的麵包師父喔!」「有人說是凱特師父的兒子耶」「不會吧!那個鬍子大叔,一點都不像......」「應該沒有女朋友吧!....」「好帥喔...好想把他吃了喔.....」「啥!妳也要對他下手嗎?....我先看上的耶」「不知道我這種人會不會被他看上....」等等....這細碎的談話一直在聖羅周圍迴響著。
     
     「啊!我要~我要這個長長的法國麵包」
此時帶著遮陽帽的少女用愛慕的眼神看著聖羅,並把手上的麵包交了出去。
   聖羅心想:(法國麵包本來就是長的吧......)
     「啊我要這邊的....那個.!嘿嘿嘿漱(吞口水的聲音)!」
金色捲髮的少女用著惡狼看著聖羅並般指著眼前那個德國香腸麵包條。
    聖羅心想:(買個麵包有必要露出飢餓很久的眼神看著我嗎?而且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要.....我要這兩根土司......」
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拿著兩條土司,用水汪汪眼睛,好像看到白王子似的望著聖羅。
    聖羅心想(妳土司的單位錯了吧....不是兩根..而是兩條才對吧!)
    「我想要你.....你下面的那條...不!你下面桌子上的丹麥麵包條。」
一個戴著眼鏡綁著雙辮子的少女,滿臉通紅的看著聖羅身體下方。
    聖羅心想(這....這分明猥褻吧!.......而且桌子不在我下面而是在前面啦!)

     「唉!~~怎麼會這樣啊!~難道這些人沒有一個正經的嗎??」
聖羅一邊結帳一邊熟練的包裝著客人的麵包,並低聲的抱怨自己所身處的情況。
   
    「大哥哥~我要這根棒棒糖!」
此時有一個年紀大概12歲的小女孩走到聖羅前面,他手上拿的是一根薑餅棒棒糖。
     聖羅心想(終於有一個像樣的.......果然還是小孩子比較天真無邪)
    「這個薑餅棒棒糖一共15元」
聖羅對著小女孩露出了開朗的笑容。
     「大哥哥你稍微蹲下來一點,我要把錢給你」
可能是小女孩太矮了,所以並不能直接把錢交給聖羅。
     「是這樣嗎?」
聖羅於是聽從小女孩的指示蹲了下來接下了零錢,就在此時小女孩做出了驚人的舉動。
    「啾~~~~」
小女孩用她那小巧的嘴唇趁機往聖羅的臉上獻出一吻,這舉動令聖羅感到非常訝異。
   「這.......!」
聖羅感到疑惑!
    「謝謝招待.....呵呵呵!」
小女孩對著聖羅九十度的一鞠躬,就這樣開開心心的跑離開了。
    聖羅心想(什麼跟什麼啊!.......怎麼連小孩子都這樣!).

後方的那群女孩看到了眼前聖羅跟小女孩這羞人畫面當場愣住,然後一片譁然,接著引發了一陣大騷動,每個人的眼睛都充滿著血絲,露出了一副欲求不滿的表情看著眼前的獵物,也就是聖羅。
    「這......這又是什麼情形.....!」
對於前面那群正虎視眈眈向自己慢慢靠近的女客人,聖羅感到非常的訝異之餘不經喚起了自己的危機意識。
   「我要......為什麼小女孩可以,我也要......給我吧.給我吧.....人家也要...不!那是我的!(吵雜聲......四處響起)」
女孩們爭先恐後的向聖羅步步邁進。
   「別這樣.....那個女孩只是不懂事才做出這樣的舉動!.....妳們冷靜一點啦。」
聖羅不斷伸手並出聲阻止女孩們的動作,不過似乎沒有傳進女孩們的耳裡,就這樣衝向聖羅,場面相當混亂。
    聖羅心想:(難道我以後都得一直面對這種情況嗎~~真是夠了!)
     「不要把嘴巴靠那麼近啦......那裡別碰.....別脫我衣服.....不要拉我的褲子」
聖羅拼命的掙扎喊叫,並用雙手保護自己的身體。
一群女客人拼命的用自己的嘴唇靠近聖羅,甚至還有的人把他的衣服給脫了下來,還有的撫摸他的身體。
聖羅因為經不起女孩們的人海攻勢,於是只能選擇逃離現場。
    「真受不了!~內靈系活技~奔雷迅」
聖羅將靈力集中腿部,全力向後跑去,身體化成一道光束消失在賣麵包的攤位前,現場只留下一群愕然不已的女客人。
   
    「阿呀阿呀!~我們家的小聖羅又跑走了耶!」
未早望向聖羅擺攤的位置,臉上露出一抹微笑的說著。
    「討厭!~~~哥哥也真是的!」
月夏依然嘟著嘴巴,似乎對聖羅犯桃花的舉動很不滿。

就這樣聖羅度過了紛擾的一天,夜也將近了。
現在正值卡伊鎮的夜晚,家家戶戶燈火通明,可見居民正和樂隆隆的享受著天倫,黃金烘培坊當然也不例外。

    「喲!今天的生意異常的好啊!今天出爐的麵包竟然賣的一個都不剩呢!」
凱特正收拾完工作室,走向廚房外的餐桌前坐下。
    「也是呢!這都要多虧小月夏的幫忙喔!~是不是阿!小月夏。」
未早坐在餐桌前,用和藹的笑容看著月夏。
   「恩!我跟太古熊今天有好好的幫忙喔!」
月夏拿著變小的太古熊坐在未早的旁邊,用天真的笑容說道。
    「喔~做的不錯喔!~~~對了!~聖羅那傢伙跑哪去了?,今天下午一整個下午都沒看到他耶!」
凱特因為在店裡所以並沒有看到店外的那場騷動。
    「呵呵呵!~他呢!~現在正在廚房準備晚餐喔!說是為了要彌補今天中途跑掉的事情。」
未早似乎對白天店外的狀況餘記猶新,想到聖羅當時的情形讓她忍不住會心一笑。
    「聖羅.......跑掉?那是怎麼回事?」
凱特一臉疑惑的問到。
    「哥哥他啊~色心使然~招惹了一群女孩~所以就跑走了!」
月夏氣呼呼的說著,顯然還在為哪件事情生氣。
    「什麼~!聖羅那小子真叫人羨.....啊!.不是~那小子怎麼可以丟下可愛的月夏不管~跑去泡女人呢。」
凱特一臉癡情的表情,想必非常羨慕聖羅吧!
   「就是說啊!~明明有我了說」
月夏用彆扭的表情附和著凱特。
   「什麼色心使然.....月夏妳不要在亂加油添醋了啦!」
發出聲音的正是從廚房裡走出來的聖羅,他手上端著晚餐的主菜。
    「切!........被發現了!!~不過人家就是討厭你那個樣子麻。」
月夏露出小惡魔的表情吐著舌頭。  
    「那...那是不可抗力!.......我怎麼知道那群女孩有如猛獸一般朝著我襲來.......我也只好逃走啊!」
聖羅對於當時的情形感到非常無奈,並把手上的主菜放到桌上坐在凱特旁邊。
     「呵呵呵!~我們家小聖羅可是相當的受歡迎呢!」
未早對於聖羅的抱怨不以為然,繼續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喔~!聖羅我真是為你感到高興啊!!」
凱特拍著聖羅的肩膀,露出了一臉感動的表情,想必非常的羨慕能夠遇到這種遭遇。
    「你們啊~~!」
對於一家人不但沒有同情反倒為他高興的舉動沒輒,於是也沒多說什麼了。
     「喔!今天晚餐好豐盛阿!~這全都是聖羅做的嗎?」
凱特看著桌上各式各樣的美味料哩,不經感到驚訝。
    「是啊!今天的晚餐是紅燒豬腳.清蒸翡翠魚.凱薩水果沙拉.腊味炒飯還有法式蘑菇濃湯和草莓提拉米蘇!」
聖羅有些自豪的介紹著自己所做的晚餐菜單。
    「哎呀哎呀!,沒想到小聖羅除了縫紉技術好外,還那麼會做菜啊~以後肯定是個好老婆喔!」
未早一邊半開玩笑的說道一邊夾著桌上的料理放到碗裡。
    「對啊!哥哥一定是月夏的好老婆。」
月夏一臉害羞的樣子看著聖羅。
    「喂喂喂!~我可是男的耶」
聖羅露出一臉不悅的表情吃著桌上的料理。
    「喔喔喔~!這味道~~~真是人間美味啊!~我已經好幾年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料理了。」
此時凱特忽然發出聲響,他一臉熱淚盈眶的吃著紅燒豬腳,想必對於吃到美味的料理非常感動吧。
    「師父!你這個樣子會不會太誇張了啊!該不會是未早老師她不會........嗚~~~!」
聖羅說道一半凱特馬上伸手誣住聖羅的嘴巴並在他耳邊輕輕的說著.....
    「聖羅你聽好,未早除了簡單的菜之外,其它料理的都不擅長,這件事情千萬別在她本人面前說出來,如果你不想變成灰的話。(小聲說著)」
凱特在他耳邊警惕著聖羅千萬別碰觸未早的逆鱗這件事。
    「小聖羅!~你剛剛說我不會什麼啊?我沒聽清楚耶!」
雖然未早依然面帶笑容看著聖囉,但是在她身上可以感受到莫名的殺氣以及強大的壓迫感。
   「沒!..我.....我是想說未早老師妳又要忙店裡的事又要準備晚餐這樣會不會太累。」
聖羅在這強大的壓迫感下不得已只好隨便找個理由蒙混過去。
   「沒想到小聖羅這麼擔心我啊!~你真是好體貼喔!竟然這樣,那麼以後的晚餐就交給你了喔。」
未早聽到聖羅所說的話,神情也變回原來的樣子,周遭恐怖的氣氛也漸漸的煙消雲散。
   「........是!」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總之逃過了一刧,但相對的付出了每天必須得做晚餐的代價。

一家人一邊嘻鬧一邊愉快的吃著晚餐,每天享受著天倫的日子不知道能持續到何時,如果可以就這樣一直下去的話真的算是改變自己的命運嗎?
如果只是犧牲了神之力。聖羅.神.亞修貝爾這個人的話,那這樣的代價真的足夠嗎?其實聖羅並不知道在(半年後)正有嚴酷的考驗在等的他。


[ 本帖最後由 VICTORGO 於 2009-9-17 08:43 PM 編輯 ]
現身了.w.
來讓我看看吧...

嗯...
整體上很不錯
當我看到晚餐時也很感動...
(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