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原創小說] 半自創半改編- Anfang =始元=[29/3]

如有類同,可能不是巧合,
有機會我真是用了那些資料= =(炸)
29/3:終於定了小說名和第一章上來

-序-



2010年,全球氣候改變,破壞了地球原有的自然法則,不斷出現無法解釋的超自然事件,無數未確認生命體陸續出現,生命體的體形由小至螞蟻,大至火車般,對城市不斷進行破壞。
當中受破壞程度最高的為日本,這種破壞使日本的經濟和人民生活大受影響。
日本政府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及國家的地位,特設立名為”Zarathustra”的機密部門,利用高科技技術平息事件。
然而這種平穩的階段只存在了很短的時間,”Zarathustra”內部出現了分歧。幾位人員認為過度利用高科技技術,只會繼續破壞原有的自然法則,他們提出了以占星術,塔羅等古老的魔術作為平息事件的方法。
其意見遭到”Zarathustra”中極大部份人士反對,認為這種只是一群瘋子幻想出來的無稽之談。
意見不合,當然就各散東西了。最後那幾位官員退出了”Zarathustra” ,自行開創了團隊名為”Einsatz”。於不同的超自然事件中充分展現出他們主張的”聖遺物”及占星術的威力,以一騎當千這形容詞來形客他們也沒有誇張。
“Einsatz”出的現無疑使”Zarathustra”的地位受到威脅,但對着強大的威力,”Zarathustra”只是螳臂擋車。對於此”Zarathustra”開始對”聖遺物”進行研究。
這種自相矛盾的做法確實是在挑釁”Einsatz”,但”Einsatz”卻只處於被動狀態,只是一如以住介入超自然事件之中,並沒有對”Zarathustra”作出任何反抗行動。
經過一段的時間,”Zarathustra”開始能掌握”聖遺物”的用法,並開始對其他非”Zarathustra”部門的”聖遺物”使用者進行肅清。並開始對”Einsatz”展開大型的追捕,使其地位能夠在日本中迄立不倒。
面對追捕的問題,”Einsatz”開始放棄被動的態度,轉為主動對抗。

2012年,”Zarathustra”和”Einsatz”之間的展開了無止境的鬥爭。表面平靜的日本,其實暗中已經延續著盈滿瘋狂、殺戮與詛咒的戰爭


以這帖為綜合帖......有所更新會在這邊打上......

#1 序
#2 故事設定
#3 第一章[29/3]

[ 本帖最後由 starmon217 於 2009-3-29 09:43 PM 編輯 ]

故事設定



Zarathustra
日本政府特設的機密部門,並設有多個分部門。例如:研究及開發部,醫療部及執行部等等,利用着高科技的武裝鎖壓超自然事件。其直屬於中央政府,有着高度的行動自由度並不受其他部門所影響。自2012年起經政府通過後對持有非自軍研究之”聖遺物”者一律進行肅清。



Einsatz
主張着占星術,塔羅等古老魔法的團隊,利用這種魔術去平息超自然事件。最早期為十三人的團隊,但能目睹其行動的就只曾出現了七名,其中一名在事件中受Zarathustra襲擊而死亡。現在開始填補空缺的位置而招攬新的成員。
  Einsatz一詞源自德文,意思為”使用”和”突圍”,以此名稱為代表使用特別的方法,對現在的情況作出突破。
  團員以塔羅牌為編號,但編號不代表實力的強弱。



聖遺物
Einsatz所使用的武器的統稱,其後Zarathustra亦一同使用這詞。
凡持續吸納人類思念而獲得意識之品物,稱為聖遺物。並不局限於「神聖」之物。



永劫破壞
  對於聖遺物所定立的一套理論。意思大約為:
  將聖遺物實體化為武器,則能夠擁有超越人類的能力,但要進行這種實體化,則需要有生命體(包括人類,未確認生命體等)的魂魄作為驅式。所使用的魂魄如含愈豐富的思念,所帶來的戰力也愈高。總括來說,要長期使用聖遺物,則要不斷地殺害生命體。
  聖遺物與其使用者,除聖遺物外無以破壞。擊碎聖遺物時,其使用者亦將被擊碎。
藉由聖遺物所發動之攻擊,必定要對其物理性及靈性兩面同時防禦。
  受聖遺物加護之其間,使用者得以不老不死。



位階
  為聖遺物能力成熟的階段,位階只要有一段之差,其聖遺物的強弱便有以次方位數之差。

1.活動:
     最初期的位階,可憑肉身使用聖遺物的部分特性。如聖遺物為刀劍之類,即可不以手接觸而將物體切裂。以殺傷常人而言雖然方便,但無法使用於戰鬥上。就某種層面而言,此位階不如說是為聖遺物所擺弄。因而產生暴走、自滅之機會極高。
  
2.形成
     能夠使聖遺物現實化,持有者的五感、靈感皆有高度上升,可進行高度的破壞與戰鬥行為。
  
3 創造
      達到此一位階時,聖遺物之形狀多半會有顯著地變化。其使用者則能以着詠唱文作發動破壞性的極高的行動

4. 流出
      詳情不明。據傳,尚未有人達到此一位階。



形態
  聖遺物使用者依其特徵能分成四種類型。由與使用者的思想、性格所決定。

1.人器融合型
肉體與聖遺物一體化之融合型。特化其攻擊力,俱有最高的身體能力。不過相對的,在使用聖遺物時,容易陷入嚴重的亢奮狀態,難以進行理智的判斷。其性格多為好戰、破壞,嗜好瞬間快感的剎那主意者、享樂主義者較易成為此類。如拷問與處刑道具等。

2.武裝具現型
以武器之姿態所具現化,保有使用者與道具的相對關係之類型。
由於是聖遺物之基本型,其平衡性亦相當優異。雖然不具明顯的缺點,也缺乏特別的優點。由於與使用者之主從關係明確,故暴走、自滅之危險度不高。徹底的現實主義者之類,生來以合理的感情嚴以律己之人較易成為此類。外型如武器、兵器、戰鬥道具等。

3.事象展開型
並非物理性的破壞或武威之顯現,而是接近一般大眾對魔法、咒術之印象的陷阱、逆擊類型。攻擊力雖低,(亦有不具攻擊力之例。)但在防禦、補助有其長才,不易誅殺。使用者理智而聰明,據有深刻的探究心與隨之而來的神經質般堅持之人,如學者或藝術家之類的人較易成為此類。聖遺物以書籍、或是藝術品之類。

4.特殊發現型
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或同時具有複數性質的類型。就性質而言,得以發揮凌駕於其他類型的強大力量,依狀況也有完全派不上場合的情形。相當不安定。會被某種特定事項吸引而盲目跟從者,如宗教家、復仇者較易成為此類。

第一章

2012年-12月24日

「真是的…難得假日還要處理事件。」
手機中傳出了不爽的聲音。

「這個平安夜還十分不平安啊,伽耶你那邊有沒有什麼發現了?」
不爽的聲音繼續傳過來。

「什麼也沒…只是一大堆死老鼠和垃圾。」
幽暗的通道,充斥著垃圾腐爛的惡臭,這可是地下水道,不是垃圾場啊。
蟑螂在垃圾堆旁徘迴著,有些更在身邊爬過,感覺挺噁心的。

「呵呵!發現了同團的支援呢!看來能早點回家睡了。」
帶興奮的喧嘩聲傳了過來。

「請問一下….唦zar唦唦tra嗎?」
手機中的聲音消失了。
干擾…?
這也難怪啊,這地下水道離地面也有夠深的,電波傳送不好也能理解。
還是確認一下吧。

「對不起,你所撥的電話用戶在關機狀態,請你在…」
關機?是我撥錯了的吧?
檢查了幾次…我明明沒有撥錯啊。
不是…那不是干擾,確實是有事發生了。

姐姐妳千萬不要有事啊…
鞋底撞擊著地面的水涯,奔跑的動作濺起了無數的水花,把整對鞋也沾滿了污漬。

原本要五分鐘的路程,現在卻用了三分鐘就趕到。
可是和原來的情境已經不同了,
熟悉的人已經倒臥在血泊之中。
失去靈魂的瞳孔,仍然在流血的身體,緊緊抱著這殘留餘溫的屍體,淚水和血液滲入了整件衣服。
為什麼我不跑快點,跑快點結果可能不一樣了啊。
我…還是什麼也做不來…

遠處傳出來微微的服步聲,陰暗的環境下看不到容貌,憑身上所穿的衣飾…是
Zarathustra的男性人員。
這回有救了…姐姐她有救了…

「救傷車…快點聯絡醫療人員啊!」
粗獷的咆哮,那可是人生第一次發出如此大聲的叫喊。
對方卻沒有什麼行動,只是靜靜地站在遠處。

「形──成。」
那人身後閃爍著無數銀色的刀刃,像雨水般無情地打到自己身上。
剎那的痛楚,伴著意識一同消失。

2013年-2月17日

「受了這樣的重傷還能醒回來,這真的是奇景啊。」
門外一群人的竊竊私語,我可聽得一清二楚。
「但是這樣的醒來,都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啊…」
表面上純白無暇的醫院,我看到的只是完全的黑暗。
「家人意外離世了已經夠大打擊了,身體還要變這這樣…」
手腳的感覺完全消失了,像不存在般的感覺。
「明明是那樣的年青,卻要過著這種的廢人生活。」
他們並不發覺沒把房門關好。
雙眼失明,咽喉永久受損,全身癱瘓。不折不扣的廢人。
連放聲痛哭的能力也沒有,別說是自殺了。
憤怒、悲傷、怨恨。現在的我,連感情也無法表達出來
這種的難過的廢人生活,就是這樣過了一個月,但接下來的可是更多是『一個月』。
姐姐,已經離開了我。

2013年 3月20日

今天意外地來了一位神父,
好像是為醫院的病人作祈禱呢。
那種靠著哭泣祈乞就會發生的奇蹟,我可不需要。
儘管現在自己是一個廢人,還沒到毫無自尊的地步,
加上我才不信祈禱會帶來什麼奇蹟。
結果留了在病房中,沒有到醫院的聖堂去聽那些無謂的祈禱。

「嗯?這裡還有病人啊。」
和藹的聲音由門外傳了入來

就算看不到其外貌,也能猜到這就是那位神父。
他輕輕敲了門,發覺我沒有回應他。

「我入來了喔,打擾了。」
他主動走了入來,好像坐了在病床邊的椅子。

「為什麼沒到聖堂啊,你不相信神嗎?」
不相信,
但我沒能力說出來。

「你都不說話喔,不舒服了嗎?」
同樣地我沒能力去回答他,看來他不太理解我的身體狀況。

某個人好像也走了過來,應該是這邊的醫護人員。
醫護人員把我的狀況說了給那位神父,
你們別忘了我也在場啊…說別人是非也去遠點吧。

「我想和她單獨相處一下,可以嗎?」
那位神父忽然說了這樣的話,那位醫護人員竟然真的走開了,還把房門關掉。

「傷口…還疼嗎?」
那神父異常溫柔地說,溫柔得有點毛骨悚然。

接下來就好像傳教般說了一大堆聖經的東西,我可沒興趣聽呢。
「呃呃,說得太入神忘了時間呢。」
砰的一聲把聖經合起了上來,終於說完了。

他拉開椅子時發出了聲音,應該是準備離開了。
「我今晚會再來。」
他在我耳邊輕聲說,
今晚──會再來?
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房門關掉的聲響,
他今晚再來…?再來傳教嗎?
倒是有點好奇的。


「喲,我來了。」
那個神父真的回來。
「這次來我可不是傳教的喔。」
目的…?
「想擺脫這種痛苦嗎?」
從這句話已經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先向你說句對不起,」
這人還真怪呢,無故和我說對不起。
「恕我無禮了,對你進行了一系列的調查,櫻井伽耶。」
呃──?
「緋緋色金使用者,在聖遺物加護下受了這樣的重傷也死不去呢。」
你來到底是做什麼的…
「我可是來救贖你的呢。」
心聲彷彿給他聽到了。
「接受我的救贖嗎,櫻井伽耶。」
儘管惡魔的誘惑,但現在的我沒有理由去拒絕。
「以前不停捕殺未確認生命體的你,階位應該到達了創造吧。」
是的──
「真搞不清為什麼你會給人弄到重傷呢。」
那…只是別人偷襲而已,當時我可時沒料到對方會攻擊啊。
「此角笛者,當危險之際,予彼救贖」
如天籟之音的唱詠文。
「此利劍者,乃恐懼爭鬥之間,與人勝利之物
此戒指者,將汝等由過去之恥辱與苦痛中救出
汝等視吾,吾赦免汝,汝主將赦免一切。」
「創──造」
那是聖遺物發動的唱詠文
「請忍耐一下病楚…副作用真麻煩呢。」
灼熱的感覺,混雜了如刀割的痛楚。
對比起這種痛楚,這個月來所受的比它更痛呢。
孤獨、無助、驚懼。

過程還不到一分鐘,全身重生之感覺。
眼前的繃帶散開,那是一名架著眼鏡的男子,
慈祥的面孔,很典型的神父嘛。

「你這樣幫我,必定有目的吧。」
久違的聲線,那是我的聲線。
「一開口便說得那麼難聽,只是互相幫助而已。」
「那你想我怎幫你。」
他從手中拿了一疊卡牌出來。
「妳先在這抽一張。」
隨便從他手上抽了一張,卡上的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女性,馴服了獅子。
「編號為八的塔羅牌,牌名為『力』。」
他瞧瞧了我手上的牌。
「你還真的多神信仰啊。」
他微微苦笑一下。
「那只正常的程序而已,呃呃,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
他的身份,我大概猜得到。
「是Einsatz中的人吧。」
倒是從我口中說出來。
「我的行動還真的很笨拙,給人一眼便看得出。」
擁有這樣的能力的人,只有Einsatz。
「NO.III 代理團長。團員都是稱呼我做神父的呢。」
很貼切的名字啊。
「要跟我們一起嗎?」
簡單的問句,同時伸出了手臂,像迎接新朋友的樣子。

我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握住了他的手心
「歡迎加入呢,先讓我計一計…除掉那些沒有的塔羅,那就是NO.V了」
「NO.V 『Leonhard August』代表著意志、堅持、克制,占星術為獅子宮。 」
「我說嘛…日後簡單點叫我伽耶好了,那些一大堆名詞弄到我快頭痛。」

神父他自嘲般笑了幾下。
「那──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