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其他]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觀後感 (分析+感想+淺談)

本帖最後由 ~隨緣~ 於 2020-8-1 04:35 PM 編輯
關於這部能說的有很多,只怕僅有的記憶令對白有缺失,分析有遺漏。
總之,劇場版的每一個角落,都在提醒我這是丸戶史明的手筆......

= = = = = = = = = = = = = = = = =

丸戶史明的最大印像,就是所有感情描寫都有種難以言喻的空白,
只用傾面描寫,除了告白一句直接描述都沒有。
『極少有悲劇情節。多以互動雙方的行為和對話來塑造人物,較少出現大段的內心獨白。人物之間深層次的關聯不會直接透露,多在全劇鋪設伏筆』
WIKI對他的寫作風格形容得中肯,由其『極少有悲劇情節』這句

因為他筆下的悲劇從不是出現在情節上,而是更確實地在心理層面上把其他角色排除。
角色間的錯開,全源於角色性格。每人的選擇導向結局,從不存在所謂情節。 (<--御都合的超展開)
當觀眾(/角色)在故事結束察覺到結局從一開始就注定時,才感受到不容分說的惡意。


所以不起眼女主角動畫版中,多次著筆英梨梨的背叛;劇場版中英梨梨在倫也的屋外看星,說著過去。
其實只為向觀眾強調英梨梨的發展都是她的選擇,也因此令她從一開始就出局了。
 
丸戶史明沒在描繪悲劇,但你會感受到悲劇。
悲劇在命運淘汱角色,但角色身為持份者就不能指責命運,殘酷地要她們慢慢看著自己所選擇的bad end發生。

 
嘛,幸福的另一端。


不起眼女主角fine,就是不停的暗喻和借代。
其一就是以Gal Game制作去借代角色間的情感。基本上Gal Game制作進度=惠線的好感度。
惠對制作的堅持就等同對倫也的堅持。
甚至連角色都默認這個關係,當惠知道倫也有將錄音室的事故放入GAL後,她直接想重製這段來去美化發生過的FLAG了!
 
再之後,就是以英梨梨和詩羽幫助開發GAL,借代放棄正妻爭奪戰 ,達成她倆血腥退場的轉折。

因為未說出口已經知道套路,這段看到發寒...


之後故事沿Gal這個記敍線索,深入描寫加藤惠的狡滑
『寰域編年紀是她們的機會;難度comiket 不也是我們的機會嗎?』
嗯......這絕對是說著大義的自私。
竟然這個女生一開始就沒關心過GAL,而她會關心GAL是因為關心一個人。
如此的一個角色,會在最後關頭重視出道機會嗎?別忘記故事是由丸戶史明寫的。

 
遇過類近的角色,曾細心她聆聽每一句對白,就能預知聖人二字不過幌子。
當聖人也表露出人性,觀眾有留意到所為何事。
隨後是憐愛,更愛不釋手。溶化在日常中的愛意就超越任何告白,不發一言卻更有實感。
姑勿論性格,沒人能放棄一個如此對自己的人吧,只要你能察覺....


倫也決定到編年紀幫忙,惠說:
『這裡我應該像三次元的女生般鬧脾氣,還是像二次元的女生般笑著揮手說再見?』
這句對白對我極具震撼,這裡可是將兩個同時的情感,簡化為一個二元對立 (三次元/二次元),就像是一個遊戲選項。
簡化反而表達出複雜,less is more,造詣有點過高了www



最後,一定是英梨梨和惠洗澡這段。
英梨梨的崩潰,因惠的一句:
『可能我不是一個普通的愛上一個普通的男孩的一個普通女孩』
可能倫也不普通,可能倫也需要一個不普通的女生。
大家都以為故事是講一個『不起眼女角』,最少這主角親口說了自己可能不是普通....
這段不過是解釋惠的改變,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一個點題,
說明世界沒有所謂的起眼不起眼、主角不主角,所謂普通不過主觀,因人而異。
卻同時把英梨梨最後的自尊都打碎了。

 
也是惠的自問自答,『為何會挑我做女主角』;女主角一早就是你了...



= = = = = = = = = = = = = = = = =

最後的最後,個人意見。
時間短的關係,劇場版反而把丸戶史明的風格發揮得更淋漓盡致
若夠了解脈絡,就見到更露骨的傾面描寫。
動畫也能做到文本般的效果,這是超乎我想像。
露骨的傾面描寫我能理解,這受限於媒體的不同。
但我不太喜歡相對明顯的人物形象說明。
例如詩羽道破『惠不是一個寛宏大量的女生,她是一個黑暗、執著的女生啊』
或將情信改做GAL GAME腳本時,故意留下線索改少了一個惠巡。
個人是覺得太明顯了,這裡應該交由觀眾自己發覺。
 
嗯.....始終媒體有差異,要大眾化就總不能太文學。

Fine.jpg
2020-8-1 04:33 PM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沒看『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將來找個時間看一下),但之前把小說看完了。下面淺談一下我的理解吧。

對於英梨梨的『背叛』,我個人是能理解的。

對於倫也和惠來說,英梨梨和詩羽是如同天才般的存在。
在才能方面,惠自然無法與二者匹敵。
所以,在整部『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中,惠自始至終只專注於做好一件事——與倫也談戀愛。

對英梨梨和詩羽來說,她們必須在『於倫也談戀愛』與『夢想』之間做出選擇。所以,當她們離開倫也來到紅阪朱音麾下的時候,她們就已經做出了選擇——她們選擇了自己的夢想。
只有惠,在英梨梨與詩羽離開倫也的時候一直陪伴在倫也身邊。
其實,不光是英梨梨與詩羽需要成長,倫也同樣也需要成長。而在動畫第二季末尾,惠收住了伸向痛哭中的倫也的手,表明了惠想要倫也成長的心意。在倫也最艱難的時候,只有惠陪伴在倫也身邊。正是這樣的惠,才能成為對倫也來說『特別的存在』。

站在倫也的角度,這英梨梨與詩羽的離開無疑不是背叛;但站在英梨梨與詩羽的角度,她們的離開是自己不得不做出的一個痛苦的抉擇。作為天才的兩人,為了自己的夢想,必須要有拋棄一切的覺悟。

之前看了一下『月亮與六便士』這本書,或多或少能理解一些倫也的感受。
英梨梨與詩羽就是如同『思特裡克蘭德』這樣的人。思特裡克蘭德一生追求著『月亮』,但他又無法完全擺脫『六便士』對他的束縛。
倫也就像『施特略夫』一樣。施特略夫想要追求月亮,卻礙於自己能力的不足。當他看到思特裡克蘭德的那幅描繪自己妻子的畫時,按照『六便士』的邏輯他理應毀掉,但他出於對『月亮』的愛,認為這幅畫是如此之美,不應該這樣消失掉。施特略夫的最終結局,就如同我們中的許多人一樣——回到故鄉,撿著腳下的六便士,心中仰望著天空。
個人覺得,倫也最後原諒的是拼命追逐著自己的夢想的天才『柏木愛麗』與『霞詩子』,而不是背叛自己的『英梨梨』與『霞之丘詩羽』。當她們『背叛』倫也的那一刻,就代表著惠的勝利。

丸戶老賊在WA2裡寫了一個因猶豫不決造成的『悲劇』,又在『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裡寫了一個關於選擇的『悲劇』。不得不說丸戶老賊就是丸戶老賊,兩部作品都讓人胃痛(笑)。
1

評分人數

回覆 2# Mustard

我完全同意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其中一個最大元素是 天才vs凡人。
這個矛盾再加上愛情故事,就成為一個個無可厚非的血腥選擇。
這個悲劇既是選擇,亦是命運。
天才的背負,還有凡人的成長;四人間的差距明明這樣大卻又確實交匯過。

我相信這點小說比動畫表達得更明顯。

關於【WA2裡寫了一個因猶豫不決造成的『悲劇』】
春希的猶豫不決是源於軟弱,而三人的關係又令他更軟弱,更難走出去。
困局就是這樣形成。

所以我會說:WA2裡寫了一個因無可厚非的軟弱而造成的『悲劇』
這邊我有寫過感想http://www.moe.hk/viewthread.php?tid=160594&highlight=

=========================

另外推廣下自己的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stara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