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歷史所揭示的我們的未來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歷史所揭示的我們的未來(書)

看似健康的民主國家是如何陷入專制的?

  隨著專制領袖當選、濫用政府權力與完全壓制反對黨,民主制度以十分欺瞞大眾的方式,逐步零散地消亡。

這三個步驟正被全世界引用,民主國家並不是因為一個人的衝動而毀滅,而是在黨派惡鬥的過程中,長期忽略規範慢慢被削弱。

  當恐懼、投機或失算,導致主流政權把極端派帶進主流,就會危害民主。

  現在政客把對手當敵人,恫嚇自由媒體,威脅拒絕接受選舉結果。

  他們企圖弱化我們民主的製度性緩衝,包括法院、情報單位與倫理機構。

  學者們擔心全世界的民主可能受到威脅,國家。

即使最民主的國家也很脆弱!

橫掃全球、綜觀歷史,分析民主國家如何死亡。

作者以充分的證據主張,民主國家不是因為一個人的衝動而毀滅;而是在黨派惡鬥的過程中,長期忽略規範慢慢被削弱,直到其中一方發現機會使出致命一擊。

揭示民主國家政治人物犯的錯誤是:讓危險的煽動者進入權力核心。他們提出民主的緩慢內部崩潰是有些規則可循的,這些規則在英國也完全符合。──《泰晤士報》(The Times)

作者顯示了即使最民主國家也很脆弱,也警告政治人物──自以為可以利用專制者又不會受傷的人。

雖然我們知道民主一向很脆弱,我們所在的民主總是能夠抗拒墮落。我們的憲法、自由與平等的國家信條法、歷史上活躍的中產階級、高水準財富與教育,還有龐大多元化的民間部門--這些應該能讓我們免於別處發生過的那種民主崩潰。

恢復共同信念與超越憲法條文、構成重要護欄保護民主制度之作風

從冷戰結束後,大多數民主崩潰不是將軍與士兵,而是民選政府本身造成的。就像委內瑞拉的查維茲,喬治亞、匈牙利、尼加拉瓜、祕魯、菲律賓、波蘭、俄羅斯、斯里蘭卡、土耳其和烏克蘭的民選領袖都推翻民主機制。現代的民主倒退始於選票箱。

現在,美國民主的護欄正在弱化。我們民主規範的腐蝕始於八○到九○年代,在千禧年代加速。到了歐巴馬當上總統時,許多共和黨員特別質疑民主黨對手的正當性,拋棄自制改採不擇手段求勝的策略。

唐納‧川普或許加快了這個過程,但不是起因。美國民主面臨的挑戰更深刻。我們民主規範的弱化根源在黨派兩極化——延伸超越了政策差異,成為關於種族與文化的存在衝突。美國達成種族平等的努力,在社會變得日益分歧的時候,助長了隱晦的反動,也加強了兩極化。 看完這本好書之後,很難不深深擔憂川普對共和制的健全造成致命傷的可能性。

如果研究歷史上的崩潰有什麼明確教訓,那就是極端兩極化可能害死民主。

  所以,有充分理由該警惕。美國人在二○一六年不只選出了一個煽動者,還是在以往保護我們民主的規範已經開始失控的時候。但如果其他國家的經驗教我們極端兩極化可能害死民主,它也教了我們崩潰既非無可避免亦非不可逆轉。

但是保護我們的民主需要的不僅是恐懼或憤怒。我們必須謙卑與勇敢。

我們必須向外國學習看出警訊,也要分辨假警報。

我們必須明察毀掉其他民主國家的宿命錯誤。

我們也必須了解過去的公民如何奮起迎向重大民主危機,克服他們自己根深柢固的分歧以避免崩潰。
雖然是洗分文
但是因為最近的事件推一個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