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假面騎士系列娘化小說-假面騎士少女幻想(更新中-第五章)

本帖最後由 kafka 於 2018-10-2 01:36 AM 編輯
序章

======

我的名字,叫做天野亞理沙,是個即將上高中的…嗯,或許不能說是普通吧,但是不看學校本身的性質的話,我確實是個普通女孩子。


嗯,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或許是有比別人可愛點吧,至少別人是這麼告訴我的。


嗯,我想我自己已經沒什麼可以介紹的了吧?那麼,我要來介紹一下我準備去讀的學校。


準確來說,那應該不是一所學校吧?
「學園都市‧KR學園」


對,那並不只是一間普通的學校,而是學園都市。原本就不是一間學校,而是好幾間學校合在一起。


那是座落在太平洋某處的人工島上的大型都市。各式各樣的學校,那裡都找得到。那裡是為了培養各方面的優秀人才而設立的,所以當然也有很多擁有不同賣點的名校。


但是,在這個學園都市中,有著一所性質十分與眾不同的學校。


該說是培養特殊人才的學校吧?
這所學校負責培養一種人,就是假面騎士。


尤其是女校部,所培訓的「假面騎士少女」,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的「騎士娘」,更是以人人擁有極高的戰鬥資質,及優秀的能力而出名。


這就是我的哥哥,天野海道擔任校長的學校。


哥哥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就離家了,當時他也是就讀這所「假面騎士養成專門學校」,然後在創下以最短時間及最高畢業成績畢業的紀錄後,開始為政府的特殊部隊效力。


然後,大概是兩年前吧,哥哥從前線退下,現在的他,變成是一個在有點特別的學校教導學生的有點普通的教師。


不管怎麼說,我一直以來都憧憬著哥哥這樣的人。


夢想著能夠跟哥哥一樣從這裡畢業,在那天,我收到的入學通知書宣告著夢想的開始。


對了,跟著通知書一起送來的,還有一樣東西。


那是,從我四歲開始就沒怎樣聯絡的,哥哥送來的一個包裹。


「我在學校等妳,妳的話一定能夠在這裡變得優秀的」


寫著這樣子內容的小紙條,隨著一條騎士腰帶送到我手中。


多少年沒見到了,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體會到我要跟哥哥見面了。


「我要來找你了喔,哥哥」


這樣子輕聲說著。我的手中緊握著哥哥的信。


我,正站在學校的大門前。
本帖最後由 kafka 於 2018-10-1 04:45 PM 編輯
「不過~這間學校還真的是好大喔~」


亞理沙漫步在校園中。


這個巨大的學園都市,本身就是一個大型的人工島。


由於其範圍之廣,學生們往往需藉內部的高速鐵路來往。


但即使往來各地是如此便利,因為本身占地就很龐大使得在其中移動已經是十分困難的學校也不少,騎士養成學校也是。


亞理沙的入學手續幾乎都是海道在辦公之餘完成的,這使得亞理沙在辦理入學時省下很多工夫。


但是海道倒沒算到,亞理沙居然因此而忘記要提早到學校熟悉環境。


結果就是,亞理沙在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熟悉學校環境的情況下就來到學校參加開學典禮。


「哥哥也真是的,居然在這種地方犯迷糊…」亞理沙苦笑了一下。


這麼說著的同時,學校的鐘聲響起。


「啊,糟糕,開學典禮…啊咧?」


後方的一陣喧鬧吸引了亞理沙的注意。


「…嗚欸?」


出現在她的視線中的是…


「這這這這是什麼~~~~~~~~」


騎士養成學校的,驚人的學生潮湧入!
這真的不是開玩笑,面前的學生潮,真的只有「潮水般」可以形容。


大部分人是在地上全力奔馳這倒還算普通,但是居然連騎著機車甚至飛在天上的人都有。


可憐的亞理沙,不過多看了一秒鐘,就落到被眾學生踐踏過去的命運。


======


「…啊嗚嗚嗚…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昏了一陣子才爬起來的亞理沙扶著額頭想搞清楚狀況。


「啊啦,沒想到居然會有新的受害者說~」


從背後傳來一個一派輕鬆的聲音。


亞理沙回頭看向聲音的主人。


那名少女的年紀應該只比自己大一、兩歲吧。她的制服是在學校中比較受歡迎的西裝式,不過外面還套了件風衣之類的衣服。


「來,站得起來吧?妳是新生吧?」


少女伸出左手,因為她用右手抓著一個甜甜圈,拉起亞理沙。


「操真晴美,二年級生。」也不等亞理沙自我介紹,對方就自報姓名了。


「…啊,是…我叫天野亞理沙…」亞理沙拉著晴美的手起身。


「嗯,名字不錯…好啦,妳要去開學典禮會場吧?跟我來吧?」


晴美說完之後不等亞理沙回答就拉著亞理沙離開。亞理沙根本沒得回應。


======


「好,到啦~」


「啊嗚嗚…剛剛在學校裡面到底繞來繞去頭好暈~」亞理沙說著。


「呃啊,抱歉…我忘了我的體能比大多數人都要好…」晴美搔搔頭說。「嘛…既然我們已經到…」


「那個,」亞理沙打斷:「如果不介意的話,等等可以幫我另一個忙嗎?」


「什麼忙?」


「操真學姐…」


「叫我晴美…」


「晴美學姐…」


「學姐就…算了,妳要我幫妳什麼?」


「學姐有手機吧?」


======


「…所謂的一見面就結下了不解之緣大概就是這樣吧…」


晴美坐在典禮會場外邊,旁若無人的大嚼甜甜圈。


「不過…還真慢呢,到底…」


正說著的時候,晴美便看見亞理沙穿越人群跑過來--這畫面讓晴美不禁皺了眉頭。亞理沙胸前的份量讓晴美感到一種莫名的威脅。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晴美搖搖頭把剛才的想法趕出腦袋。


「抱歉!剛剛去找我的老師花了點時間…說真的是個有點可怕的人…學姐等很久了嗎?」亞理沙喘著氣說。


「嘛…還好…那麼,妳說想拜託我的事情是…?」


「學姐可以帶我去校長室嗎?」


「什麼嘛,當然是…校長室!?」晴美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嗯,校長室,怎麼了嗎?」亞理沙不解的問。


「…」晴美先是有點不解的看著亞理沙,然後想起什麼似的問:「…妳剛剛是不是說妳姓天野?」


「嗯!」


「妳是不是有哥哥?」


「嗯嗯!」


「…亞理沙,妳…該不會是那位大人…我們校長的妹妹吧?」晴美的臉色變得有點蒼白


「…怎麼了嗎?我是喔!」


「騙人的吧…那個恐怖的大人的妹妹居然是個美少女…」晴美喃喃自語。


======


「學姐,我還是不懂…我哥…真的是那麼可怕的人嗎?」在往校長室的途中,亞理沙問


被亞理沙這麼一問,晴美想了想說:「亞理沙,妳有沒有聽說過我們學校的一個都市傳說?」


「都市傳說?」


「嘛,這件事在學校外也是很有名…就是說我們學校有四個被公認是目前從學校畢業的騎士中最強的老師…而且四個人都曾是學校理事長-本鄉理事長所認定的最強學生。這個都市傳說就是從這個地方來的。」晴美吞了下口水:「據說,這四個老師都有著能夠不變身就可以空手擊倒一大群怪人的實力。但是,沒有人真正知道這四個老師的真面目和戰鬥方式…至少除了其中一個人,就是校長。」


「欸…?」


「亞理沙,剛剛校長在台上的時候雖然穿著正式服裝,但是他平常都是穿著同一套戰鬥服的,這套服裝幾乎整個學校的學生都看過,而且目前也只有校長在使用。我記得這個都市傳說中,校長的實力真正被證實還是去年的事。事發當時我在處理別的事件所以不知道現場情況,但是據說當時校長親自出馬去收拾其他學生對付不了的狠角色…詳情是怎麼樣除了目擊者之外沒人知道,因為他們全被下了封口令,但是我還是套出了一些實情…總之,我整理出來的情況是,當時校長真的做了非常可怕的事,而且聽說還差點惹上麻煩。我不知道妳對他了解多少,但是校長的可怕傳言真的很多,包括他從前線退下其實是因為被處罰,還有他如果沒有上層的批准不能變身等等…雖然很多都是老掉牙的傳說,可是最近有關校長的事件真的太多了,加上這些事件本身的謎團也實在太多…總之,最近學生之間有不少人真的被這些傳…喂,妳有在聽嗎!?」


「…那個…我還是不懂,到底為什麼妳們那麼害怕…?」


「…好吧,就當我想太多吧,只是…妳哥不管怎樣都是個大人物,懂嗎?我會緊張是當然的啊…」


「嗯…」


======


【校長室外】


「學姐,就是這裡…?」


「嗯,我要是沒算錯時間的話…校長應該也回來了…總之敲門吧?」


晴美在門上敲了三下。


「進來吧,我不忙」門內傳出校長的聲音。


晴美示意亞理沙開門。


亞理沙深呼吸一下,推開門。


門後的青年,有著算得上在平均之上的端正面容,高瘦而結實的身形在戰鬥服的陪襯下,顯示出他身經百戰的淬煉。那頭雜亂黑髮和無神黑瞳使得他看似放蕩,實而穩重。


「就覺得妳差不多該來了,」青年-天野海道淺笑著,他的聲音柔和卻十分有力:「十年不見了,亞理沙。」


「哥…!」亞理沙臉上滑下淚水:「好久不見!」


隨後,也不顧晴美在一邊看著,亞理沙撲進了海道懷中。


======


「來,不用客氣,放鬆一點。來點甜甜圈吧,晴美。」


亞理沙整理好心情之後,海道讓兩人在會客桌邊坐下來,拿出了咖啡和甜甜圈。


「這是…糖粉的…而且您知道我的名字…」晴美拿起一個甜甜圈,猶豫著要不要吃。


「二年級,A組,一班,操真晴美,喜歡的食物是糖粉甜甜圈。」海道說:「別看我這樣,我把全校師生的資料都記住了」


「全校…!」


「嘛,別那麼驚訝」海道搔搔頭:「今天還沒正式上課,算是剛剛好…我這裡要來跟亞理沙說明幾件事…晴美,妳也一起來聽。」


「是…是!」


======


「首先,亞理沙,我要把這兩個東西給妳。」


海道在桌上放下了一個像是盒子的東西和一個裝著什麼的手提箱。


「所有的新生接下來都會進行二次體檢,要找出和她們同步率最高的騎士系統。不過妳的狀況比較特別…」


「特別?」亞理沙問。


「偶爾,會出現在一次體檢時就明確判定最適合的騎士系統的學生。我記得晴美妳也是。」


「確實…」晴美點頭。


「亞理沙,這個系統隱藏著非常強大的力量,而妳在一次體檢時就確認了和這東西有著超過97%以上的適合度」


「97%!?大多數的騎士娘就算是數字特別高,一開始也只有到90%吧?而且,一次體檢能確定的標準也才80%左右不是嗎?」晴美說


「不,真的有過另一個例子…那是另一件事了。一般來說,有些騎士必須是具有某個資格才能用…我想亞理沙剛好高度具備了這個資格吧。」海道打開箱子:「這個腰帶,聽說是將古代的遺產重製成的東西…聽說原物的使用者必須能達到高層次的心靈境界才能掌握…不過這傢伙的適格條件還是未明就是了…」


海道拿出的腰帶,呈現著優雅的水藍色光澤。


「假面騎士…Princess(公主騎士)」海道靜靜說:「這個腰帶,現在交給妳了。」


「是…是!」亞理沙拿起腰帶。


「然後,是這個。」海道拿起盒狀物。「這是學校的學生證。之後會有很多需要它的地方。晴美,說明就有勞妳了。」


「喔…欸?」晴美愣了一下。


「再來要說的跟妳們的生活關係滿大的。首先是晴美,我想麻煩妳,在平日幫我照顧亞理沙…」


「等等,校長,您在開玩笑吧…」


「我所謂照顧,主要是需要妳替我幫助她適應環境和這裡的生活。然後…」海道無視晴美的抗議:「接下來這件事真的很重要。聽著,最近學園都市內,各種衝突比過去更加頻繁。或許是我想多了,不過我擔心之後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什麼都有可能。我真正擔心的是,這有可能是什麼人的陰謀…希望只是錯覺就是了。我不想承認,不過亞理沙妳真的在很不妙的時間點入學。我在之後可能會沒辦法隨時照顧妳,所以在妳強到獨當一面之前…晴美,她就拜託妳了。」


「嘛…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啦。」晴美再次拿起甜甜圈開始吃:「交給我吧。」


「感激不盡。」海道說:「亞理沙,答應我,就當做是為了我吧,我希望妳能夠用妳的方式,在這三年內變強,要強到能保護自己…」


「…是!」


======


「…意外的是個有趣的人呢,校長。」


「…學姐,該不會哥只用幾個甜甜圈就收買妳了吧?」


「啊哈哈哈哈,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晴美想打哈哈矇混過關


被說中了…亞理沙不禁在心中想著。


正當亞理沙在想著要怎麼把話題轉開好給晴美一個台階下時,兩人注意到不遠處好像有人群在圍觀著什麼。


「…看來是學生間的決鬥呢…」晴美喃喃說著。


「決鬥?」亞理沙問


「這個算是我們學校特有的規則。學生之間可以提出決鬥。公正公開,決鬥申請可以隨時隨地送出並透過網路即時認證,之後在不會波及附近的人的前提下進行戰鬥。戰鬥的規則有很多種,之後我再教妳。看來這個是那種因為想打而打的PK戰吧,看看嗎?」晴美問。


「嗯,就看一下吧。」


兩個人從人潮間找個空隙穿越,來到了人群的中間-也就是現在被半透明力場圍著的一塊不小的空地。


「這是用來防止決鬥波及周遭的力場…」晴美解釋:「呃,不過怎麼又是她們兩個…」


力場中央的兩名顯然都是騎士的少女,此刻正在互相挑釁。


兩人的年紀應該比亞理沙大一些,要不是晴美的熟人,就是三不五時就在打架。


「…所以啦,」左邊穿著皮夾克,像是幫派大姐頭的少女說著:「妳這根腐爛香蕉不可能打得過本桃太洛斯大小姐的,還是先投降吧!」


「所以說了,我不是香蕉(Banana),是男爵(Baron)!」另一邊穿邊像是燕尾服的服裝,有些霸氣的少女說著,看來她好像很不喜歡被稱做香蕉。不過為什麼是香蕉?亞理沙想著。


「哼,管你香蕉芭樂,男爵不男爵的,要打妳就乾脆多找幾個同伴下來吧,忘了妳上次怎麼被老娘壓著打的嗎?」自稱桃太洛斯的少女一邊說一邊拿出一條銀黑相間的腰帶。


「那正好,從以前就覺得妳玩四打一超級不公平…胡桃、心實,我們上!」


在少女的呼喚下,穿著同樣服裝的兩名少女一同穿越力場,三個人各自拿出一條腰帶。一條是紅色,樣子像果汁機,兩條是黑色,上面附著一把小刀。


「烏龜,大熊,小鬼頭,我們上!」桃太洛斯喊著,戴上腰帶之後拿出一隻紅色手機撥號。


「『MoMo,URa,KiN,RyuU(桃、浦、金、龍)』」手機發出像是列車進站的廣播音樂。


桃太洛斯把手機裝上腰帶,按下上方的按鈕。


「『Climax Form(巔峰型態)』」


桃太洛斯變身成黑銀素體,紅色盔甲的騎士娘。在胸口和雙肩各嵌上了一個面甲似的東西。


「老娘我,來也!」桃太洛斯擺出架勢。


「妳們要不要被我釣釣看呢?」右肩的臉發出不同的聲音。


「咱的力量會讓妳們落淚的!」左肩的臉發出聽起來是關西腔的聲音。


「所以我可以修理妳們囉?不過妳們的回答我不想聽!」胸口的臉發出稚氣的聲音。


「…變身!」一開始被稱做香蕉的少女拿出一個鎖頭…上面鑲著的是香蕉?少女按下鎖頭上的開關,在手上甩了一圈。


「『Banana(香蕉)』」看來那真的是香蕉…


「『Lock On(定鎖開啟)』」少女把鎖頭扣在腰帶上,上鎖,腰帶發出了西洋騎士團那種號角聲。之後少女推動腰帶上的小刀。


「『Com'on(來吧)』『Banana Arms!Knight Of Spear!(香蕉盔甲!長矛鐵騎!)』」


天上降下怎麼看都是大香蕉的東西,在少女身上展開變成西洋騎士般的盔甲。紅底黃盔的騎士娘的右手拿著一把香蕉造型的騎士矛。


另一名同樣拿出黑腰帶的少女則是拿出上面鑲著胡桃的鎖頭…她不會就是胡桃吧?
「變身!」「『Kurumi(胡桃)』」「『Lock On(定鎖開啟)』」


第二名少女的腰帶發出的是搖滾風電吉他聲。


「『Kurumi Arms!Miss Knucklegirl!(胡桃盔甲!拳擊冠軍!)』」


第二個騎士娘為黑與橘色,雙手裝備大型拳套。


最後的少女則是拿出看起來鑲的是松果的透明藍色鎖頭。


「變身!」「『Matsubokkuri Energy(能量松果)』」


這次的鎖頭多了三味線的音樂


「『Lock On(定鎖開啟)』」


少女推動腰帶右邊的把手。「『Liquid !(液化)』『Matsubokkuri Energy Arms(松果能量盔甲)!』」


伴隨著三味線的音樂,第三名少女變身成的騎士外型宛如戰國時代日本的足輕。她的手中拿著一把十文字槍。


力場的顏色稍微改變,然後顯示出一排字


「『假面騎士電王/野上良子,桃太洛斯,浦太洛斯,金太洛斯,龍太洛斯


V.S.
假面騎士男爵(Baron)/驅紋彩子


假面騎士拳王(Knuckle)/小節胡桃


假面騎士黑影・真/櫻咲心實

​』」


「學姐…那到底是…?」亞理沙看完,不解的問。


「等一下我會解釋…先看就對了…好戲要上場囉。」晴美笑著說。


(待續)
本帖最後由 kafka 於 2018-10-1 04:45 PM 編輯
第二章

======

「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只見電王將腰間的四個零件組合成一把劍,同時朝男爵等三人衝刺。


不過,或許是因為動作實在太過明顯,男爵幾乎是一步都沒動就直接用手上的騎士矛把電王掃開。


「妳也差不多該改掉那種奇怪的戰鬥風格了吧,我說。」男爵左手按下騎士矛護手上的按鈕,長矛便在她手中延長。


「吵死啦,要打當然要用那種很酷很炫的打法啦,不然打什麼!」電王重整陣勢,再次拿起劍。


現在男爵和電王注視著對方,並徐徐的相互繞行,找尋對手的破綻。


拳王和黑影•真雖然在一旁待命,但是兩人都沒有偷襲電王,或許是有某個理由吧。


先失去耐性的是電王。


只見電王揮著手上的劍再次向男爵攻擊,男爵像是料到她發動攻擊的時機般毫不費力的閃躲。


然後,電王的下一個行動並不是回頭攻擊男爵,而是轉向攻擊正在附近的拳王。


「什…!?」被電王的突襲驚嚇到的拳王,仍快速的舉手擋下電王的斬擊。


「哼,老娘的耐性都被剛剛的對峙磨光了,就先從妳下手吧!」電王按下腰帶上的手機上的一個按鈕,腰帶響起了待機音樂。然後,電王拿起一個像是卡片匣的東西放在腰帶前。


「『Charge And Up(進化充填)』」電王身上三個像面甲的東西全部移到左手排列起來。


「唔…!」拳王也推動腰帶上的小刀三下。


「『Kurumi Sparking(胡桃 閃光)』」


只見電王的左手揮出強力的拳擊[爆裂拳擊],拳王雖然慢了點,但也揮拳對抗。


兩人的拳擊相撞的瞬間,發出的衝擊波要不是有力場擋住大概要把周邊的人都給颳走。


「這就是…騎士娘之間的戰鬥…!」亞理沙不禁讚嘆道。


「這樣的還算是破壞力比較小的呢,依據騎士的能力和被命中目標的性質,有可能還會產生足以把一個城市夷為平地的爆炸,呃,只是有可能而已喔,實際上有沒有發生過還不知道就是了。」晴美說著。


「(有可能…)」亞理沙冒著冷汗,不知道該如何吐槽


是不是真能把城市夷為平地先擺到一邊,近距離觀看的對戰的確有著讓任何人熱血沸騰的迫力。


「換手!讓我來!」男爵猛的撲向電王,手中的長矛直刺向電王,但隨之被電王手中的劍給格擋。


「看我的!」電王擋開男爵的長矛之後,接著一記頭搥把男爵給撞得倒退。


「呿,真是麻煩…」男爵穩住腳步,然後拿出另一個鎖頭,鎖頭的蓋子是芒果的形狀。


「想跟我拼力量的話,就用這傢伙奉陪!」男爵並按下了鎖頭的解鎖按鈕。


「『Mango(芒果)』」男爵同樣做出把鎖頭拿在手上甩的動作,然後把香蕉的鎖頭換成芒果鎖頭。「『Lock Off(定鎖解除)』『Lock On(定鎖開啟)』」


待機音樂再次響起,男爵切開鎖頭上的芒果之後,裝甲降落在她的身上展開。


「『Mango Arms!Fight Of Hammer!(芒果盔甲!戰鎚鬥士!)」


揮舞著巨大的戰鎚,男爵漸漸的逼近。


「香蕉少給我那麼跩啦!」「『Charge and Up(進化充填)』」電王再次往腰帶充電。


「就說了我是男爵!」「『Mango Sparking(芒果 閃光)』」


四色閃光的劍刃和橙光閃爍的大鎚,雙方的武器相互撞擊…


======


「…嘛,結果變成那樣也算是我預料之中啦~」晴美冒著冷汗說。


「結果是平手呢…」亞理沙一臉哭笑不得的說。


「以那兩個人的實力這樣也很正常啦…雖然只有那點時間就結束了有點出乎我意料。」晴美邊苦笑邊繼續吃著手中的甜甜圈:「至少這次只是兩邊都被衝擊弄暈而已,之前有一次雖然有屏障擋住,但是因為兩邊絕招互撞時的衝擊力實在太猛烈結果連觀眾都被震飛的狀況的說…當然裡面的人也被震暈很久。」


「哈哇哇哇…」


「嘛,總之先繼續去逛逛吧,給妳介紹幾個我喜歡待著打發時間的地方。」晴美大概是打算改變話題,這麼提議著。


「說、說起來,晴美學姐除了那個都不吃別的東西嗎?」亞理沙指著晴美手中的甜甜圈。


「嗯?也不是啦,只是甜甜圈還是只喜歡吃糖粉而已…那亞理沙呢?有特別喜歡吃什麼嗎?」


「要說的話…西式糕點吧?我還滿喜歡吃甜食的…」


「…糕點啊…如果說妳能被那個人看中的話那麼倒是能推薦一家店…」晴美說著。


「看中?」


「其實我也是被拜託的啦,那家店的老闆是個有點奇怪的大姐姐,不過是個高中還沒唸完就成為糕點界的超新星的人…但殘念程度實在不是正常人能恭維的等級就了…」


「那是要怎麼樣的殘念法啊…」亞理沙開始有種自己要踏入禁忌的領域的感覺。


「…我覺得妳自己去確認一下會比較好喔?」晴美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到底她所說的蛋糕店老闆是個怎樣的人啊?
「欸欸~真的要去嗎?」


對不起,哥哥,人家搞不好要嫁不出去了…亞理沙有那麼一瞬間這樣想著。


======


「…『Charmant(魅力蛋糕店)』…?」亞理沙讀著面前的蛋糕店的招牌。


外表看起來也不像是奇怪的人開的店…到底是怎麼樣的店啊?
「對了,良心的建議,我覺得妳最好做一下等等會被龍爪手襲擊的心理準備喔?」晴美邊說,邊推開了店門。


…等等,剛剛是不是聽到什麼奇怪的字眼?
亞理沙在這麼想的同時,晴美已經推開了店門。


「啊,歡迎光臨~」


在裝飾得十分優雅的店內,只有一名有著圓臉,戴著眼鏡及有著側馬尾髮型的女孩,正在櫃檯內翻閱看起來是筆記的東西。


「喲,城乃內。」晴美向少女打招呼:「凰蓮小姐不在嗎?」


「凰蓮小姐的話,剛剛去清點今天早上進的貨了。」被喚做城乃內的少女摘下眼鏡擦拭著:「又是來介紹客人的嗎?」


「嗯,沒錯,就是妳想的那樣」晴美帶著亞理沙找個位置坐下:「那,我們就在這裡等等吧。順便問一下,妳的修行成果怎麼樣?」


「還可以啦,至少是可以把做的東西拿出來賣的程度,不過現在還是只能做店裡的商品,原創的東西果然還是有點難呢…」城乃內重新戴上眼鏡,苦笑著說。看來城乃內不只是單純的店員,同時也在進行糕點師的修行。


「辛苦妳了呢…」晴美說著。


「雖然不太清楚,不過辛苦了呢…」亞理沙跟著說。


「話說回來,還沒問妳的名字呢…啊,算了,我想也差不多要知道了…」城乃內原先盯著亞理沙的視線,突然移到亞理沙的背後。


咦?咦咦咦咦!?這是什麼意思?
這麼想著的時候,亞理沙的思緒就被突然襲向自己胸前的那雙手轉移了注意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及格喲,城乃內小妹,對客人怎麼可以那麼冷淡呢~嘻嘻~」從亞理沙的背後傳出了一個女聲:「啊啊~♪這個觸感很不錯呢,姐姐我中意妳啦~」


「討、討厭,快住手啦…」


「…凰蓮小姐,還是快住手吧,這孩子畢竟是天野老師的妹妹,要是…」


晴美話剛出口,馬上被打斷。


「哎呀,原來是天野老師的妹妹啊,那麼今天就龍爪手大放送~嘻嘻…」


完全是反效果。


那一瞬間,亞理沙深深的覺得自己就要失去貞操了。


凰蓮的魔手,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一時之間興奮過頭,看來玩得太超過了呢!」


「亞、亞理沙,妳還好吧?」


「…人家…被玷污了…」


「凰蓮小姐,真的拜託妳控制一下啦…」


大概十分鐘之後,四人都冷靜下來了。


為了自己的失態而用免費蛋糕賠罪的凰蓮。


冷汗直流的晴美。


不斷顫抖的亞理沙。


不停道歉的城乃內。


四人此刻正圍著店內用餐區的一張桌子坐下。


「那麼,再次自我介紹,我是凰蓮—凰蓮 華葉。是這間店的店長,請多指教。」調整了一下頭上的貝雷帽之後,凰蓮自我介紹道:「然後呢,這邊的是我們家的徒弟兼看板娘,城乃內 花音。」


被點名的城乃內向亞理沙點頭打招呼。


「…不過,該怎麼說呢…雖然以前也聽說過,不過妳跟天野老師乍看之下還真的不太像兄妹呢…」凰蓮認真打量起亞理沙。


「咦?所以說凰蓮小姐有聽說過我的事?」亞理沙邊面露驚訝,邊吃著蛋糕。


「〔(法語)那當然〕,我跟天野老師也算是舊識囉,在開這間店之前就已經認識了,」凰蓮得意的說:「哎呀~那個人的鍛練真的是很可怕呢~光是想起來就覺得全身痠痛哪~」凰蓮像是在回想什麼有趣的事情般「啊哈哈哈」的笑著。「那時候天野老師只是應理事長的邀請回來擔任『精英護衛(Guardian)』的指導教官而已,那是他還沒當老師前的事了,那時候啊…」


「凰蓮小姐啊,好像以前曾經被天野老師訓練過,聽說當時發生過很多爆笑又可怕的事…」看著沉浸在回憶中的師父,城乃內小聲的對亞理沙說。


「是、是這樣啊…對了,精英護衛是什麼啊?」亞理沙問道。


「嗯…簡單說,在這個學園都市裡,當然也會有犯罪或是事件,一般來說除了由持由高等執照的騎士學生自己解決之外,有時候也會由學校裡的秩序維護組織處理。秩序維護組織在校內有四個層級,凰蓮小姐所屬的精英護衛是屬於較高層的組織,一般來說只負責處理大規模的事件,不過如果是像恐怖攻擊這類的有時也會找他們處理。一般的小型事件是由全由學生組成的『風紀委員(Keepers)』處理,還有高級執照持有者的學生跟老師們組成的『警備部隊(Trooper)』,再上去就是精英護衛,然…抱歉,我去招呼一下客人,歡迎光臨~」城乃內的解說被進門的客人打斷,向亞理沙輕輕點頭後,城乃內馬上投入自己的工作中。


亞理沙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蛋糕上,這時晴美突然問道:「對了,亞理沙,妳記憶中的天野老師,具體是怎麼樣的人啊?」


凰蓮也被這個問題轉移了注意力,停止回憶往事,也看向了亞理沙。


「…嗯…其實我沒什麼特別深的印象欸…」亞理沙緩緩放下叉子說。


「…咦?」晴美不禁愣了一下。


「人家我呢,是在哥哥十歲的時候出生的喔,雖然記憶很模糊,但是到四歲為止主要都是哥哥在照顧我。但是不久之後,我們家就因為某些原因搬到國外去,但是那時的哥哥因為一些原因所以就沒有跟著搬走…聽說除了當時哥哥的身體狀況不好之外,也因為當時的哥哥其實正在接受特殊教育。」亞理沙回憶道。


「特殊教育?」晴美問。


「喔,那個我有聽說過,天野老師出生不久後就展現出了非常誇張的智力,被認為是當今最強大的人類大腦。」凰蓮說道:「聽說是天野老師自己的要求,他在進入學園都市前一直接受著量身定制的教育…說是量身定制,不過我聽說全是他自己想學的東西而已。」


「而且呢,哥哥的天分強到不管什麼東西幾乎都是一下就精通了呢,」亞理沙說:「我有聽說不只是人類中的頂尖,連亞人跟怪人中智商比人類高的種族都沒多少人比得上。總之呢,」


亞理沙再次把蛋糕送入口中:「大概兩年後吧,我才跟哥哥重逢。但是時間並不長,因為不久之後哥哥進入了學園都市,然後又是十年的時間只能偶爾見面。」


「天野老師入學之後到現在的十年間的事我也聽說過。我記得好像是只花了一年就從騎士育成學校畢業,有三年的時間是在最前線,兩年的時間據說是在四處旅行,而回到學園都市是在五年前,當上校長則是兩年前的事而已。」凰蓮說。


「…這這這,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啊…?」晴美忍不住流下冷汗。


「不過,雖然只能偶爾見到,不過哥哥一直都對人家很溫柔喔,哥哥總是說著『因為很少見到所以更不能錯過心愛妹妹的成長過程』,偶爾回家的時候都是整天跟人家在一起,洗澡跟睡覺的時候也不例外呢~然後啊,總是說著人生最大幸福就是從背後把人家抱在懷裡,然後在涼爽的地方在下午的陽光下睡午覺…」


「…」這傢伙原來是個妹控嗎!…晴美差點脫口說出這句話。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晴美開始東張西望,此時她注意到剛剛進門的那幾位客人。


「…咦?良子?」晴美叫出了恰好就坐在隔壁的少女的名字


「嗯?是晴美學姐的熟人嗎?」亞理沙望向隔壁桌。


隔壁桌的客人是五名少女。其中一個人從城乃內手上接過一大盤的布丁之後毫無形象的吃了起來,第二名少女則是向剛要回櫃臺的城乃內搭話,第三名少女不知何時已經在位子上睡著,第四名少女則是正專心的用蠟筆塗鴉,最後的一人則有種剛剛才在哪裡看過的感覺…


「啊,是剛剛的電王!」對方的騎士系統的名字突然的閃過腦海,亞理沙不禁這麼叫了出來。


然而,這句話出口的瞬間,亞理沙馬上產生了疑問,面前那個看起來是剛剛的電王的少女,不論氣質還是說話的聲音都跟剛剛的印象不太一樣,難道是認錯了嗎?
面前的黑髮少女,看上去相當的弱氣,一頭及肩的長髮和品味有些奇怪的服裝搭配…這麼說起來剛剛的電王穿的衣服不算那件皮衣的話好像完全一樣?不過髮型是不是不太一樣?亞理沙邊打量對方邊想著。


不過,這時少女卻主動開口了:「剛剛的對戰…妳看到了吧?不好意思我家的意魔人讓妳見笑了…」


「欸…?也就是說剛剛的是意魔人…?等等,難道說旁邊的這幾位都是…?」經過對方這麼一說,亞理沙才注意到一旁的幾個少女都散發出不像是人類的氣質。


「嗯,因為我是『特異點』,所以我可以同時被好幾個意魔人附身…剛剛在外面跟人打架的是這位桃太洛斯…吶,我說,至少跟人家打個招呼啦…」少女徒勞無功的試著讓正在專心對付布丁的那個顯然是意魔人的少女跟亞理沙打聲招呼,不過很可惜,被喚做桃太洛斯的少女根本沒有理會她的意思。


所謂的意魔人,是生存於時間縫隙中的時間旅者。意魔人在怪人之中是屬於實分特殊的存在,他們是從時間的縫隙中誕生,可以自由前往自己喜歡的時間的精神體。當意魔人遇到了他們有興趣的對象時會附身在那個人身上,透過那個人的想像力和記憶變化成「契約體」。契約沒辦法解除,所以被意魔人變成立約人後直到契約完成前都會一直在一起。而契約一完成,意魔人就會成為完全體。有些完全體意魔人會選擇回到時間縫隙,也有些會繼續停留在自己生活的時間。


而特異點,就是像這樣能夠被一個以上的意魔人附身還能保有意識的人。通常身為特異點的人,本身也具有一定的身體能力,並且能夠變身成假面騎士來戰鬥…


然而,面前的良子,與其說完全不像是亞理沙印象中的特異點的樣子,不如說弱氣到讓人覺得「她真的是騎士嗎?」的程度。


「哎呀,可別小看了我們家的良子小妹呀,這位小姐,」簡直像是在回應亞理沙內心的想法般,剛才向城乃內搭訕的其中一個意魔人少女不知何時晃到亞理沙背後,用甜美的聲音說著。從背後傳來的觸感,顯然這時她是把雖然尺寸比不上亞理沙但形狀十分漂亮的一對美胸貼在亞理沙的背後。「我們家良子啊,雖然是那副弱不禁風的模樣,但是必要的時候可是可靠得不像話呢~嗯~~姐姐我都快被她的反差萌給萌倒了呢~」


「沒、沒有啦,浦太洛斯妳說得太誇張了啦,沒有妳們大家的話我自己是什麼都做不到的…」良子被突然的誇獎,不禁害羞得低下頭。不過亞理沙倒是注意到另一件事…」


「欸、抖…浦、浦太洛斯…?」亞理沙望向靠在背後的意魔人少女。


「嗯,姐姐我的確是被她取了個這樣的名字…好像是因為姐姐是用她記憶裡的浦島太郎故事裡的海龜形象來形體化的吧?結果就被取了個這樣的名字呢~平常的請叫姐姐『浦島睦』吧☆」


「嘛…我、我是覺得浦太洛斯這名字還不錯啊…」良子苦笑著說。「對了,我還沒有好好自我介紹過吧?我叫做野上良子,就像剛剛所說的是個特異點。妳應該是新生吧?之前好像沒有見過妳呢?」


「啊…是的!我是天野亞理沙,是今年進入高一的騎士學生新生!」


「啊啦,姐姐好久沒見到這麼可愛的女生了呢~接下來直到良子畢業都可以有一點樂子…嗚啊!?」馬上被凰蓮撞開的浦太洛斯。

「哎喲,不可以喔,對淑女這麼不禮貌可不行喔~!說到可愛的女孩子啊,當然就是要用龍爪手好好的…」馬上被城乃內從背後架住的凰蓮。

「凰蓮小姐請您控制一下啊啊啊啊啊~」阻止著凰蓮失控的城乃內。

「啊啊~妳們快住手啊啊~~~」乾脆直接哭出來的良子。

「喂!發情烏龜!冷靜下來啊,老娘的布丁會變難吃的啊!」因為吃布丁被打擾而生氣的桃太洛斯。

「 哇啊啊!?我的圖啊啊啊啊啊啊!!」畫圖的意魔人少女慘叫著。


原本以為情況又要失控,下一瞬間,剩下的唯一一個正在睡覺的意魔人少女突然醒了過來。


「呼…嗯?啊!這是!有倫在哭泣!」有著一口關西腔的意魔人少女猛的起身,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金、金太洛斯,發生什麼事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良子,其他人也跟著冷靜下來。


「咱剛剛聽到了!是有倫在哭的森音!離這裡有點距離,咱們快過企!抱歉啦良子!」說著,被喚做金太洛斯的少女附身到良子身上。


「嗯呣!咱的強大會浪你落淚的!就用這個擦眼淚吧!」附身在良子身上的金太洛斯推動了一下下顎,然後衝出了店門。


緊接著,外面響起了警笛聲。


「喂,等等啊臭大熊,老娘也要一起下去玩啊!」桃太洛斯馬上追了上去。


「啊~跑掉了呢~」

「烏龜姐姐,我們還是先回家好了」

「嗯,吃完蛋糕就走吧,龍太」

一旁的浦太洛斯和被喚作龍太的第四名少女好像沒興趣跟上去,兩人默默的回頭吃起自己還沒有動的兩盤蛋糕。


「…嗯,我有點擔心良子那邊亂來的話會出事…亞理沙,介意我先追過去嗎?」另一方面,晴美這樣問著。


「嗯…我想我也一起跟著去好了,可以嗎?」亞理沙似乎對於自己以後可能會面對的事件感到有點興趣,提出同行的要求。


「…那好吧,不好意思,麻煩幫我們打包一下這些蛋糕~」


======


「…所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晴美說著。


本來要去追良子的兩人,卻在小巷裡被人纏上了。


「都是學姐想抄近路的問題吧…」亞理沙嘆著氣。


這個巷子似乎是地方上的小型暴力集團的據點,而兩人就這麼巧的闖了進來。


講白了,就是「美少女被幫派纏上的發展」。


「雖然是動漫小說裡很老梗的發展…不過都闖進我們的地盤了的話妳們應該也知道我們有什麼打算了吧?」

「雖然我們平常不會主動惹不知道是不是騎士的女孩子,不過看來妳們連打鬥都是新手,這下可真的走運了呢…」


「唔…真不知道該說你們很敢還是很不敢啊…而且你們之中…看起來有實力的傢伙還是有的嘛?」晴美打量著面前的小型不良少年集團們


「那當然,因為我們之中有騎士能力的還是有一、兩個的啊,而且…最近有個有趣的騎士小姐跟這附近的不良份子合作,說是想找找樂子呢…嘿嘿,那位小姐也滿強的啊,打起來比我們這些地痞流氓要凶多了…在她來之前不享受一下的話可就什麼都沒了啊~」


「…!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人了…可以的話真不…啊~當我沒說!」晴美四處看了之後這麼說著。


「哎呀,說人人到呢~」


那是身著紫色盔甲的騎士娘,一手拿著一把與其說是劍不如說是鈍器的軍刀,全身盔甲外型有如蛇一般。


「…王蛇,果然是她啊…」


「那麼來做個小交易?只要妳們跟她對戰,我們就絕不出手。畢竟我們也不想跟那位小姐起衝突呢~」其中一個混混說著。


「所以你們到底是想打還是不想打說清楚好不好!」晴美吐槽著。


「我們也想保命啊!我們更怕被那個小姐的攻擊捲…啊啊先跑啦!」

「果然想把我們捲入嗎!?」

「可惡啊這次放過妳們!」


在場的三、四個不良份子們,突然全都向後跑。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他們看到紫色騎士娘,王蛇背後出現的巨大眼鏡王蛇。只見大蛇頭一仰,噴出大量的毒液!
但是,毒液剛噴出來,就被一道火牆給擋了下來。


更正確的說,是被一個龍頭噴出的火擋下。


「毒液畢竟是『有機物質』,用龍火瞬間加熱之後就能反應成別的物質了吧?這對魔法使來說沒什麼呢~」晴美得意的說著,這個龍頭就是她召喚出來的。


「哼,比那群混混能打的人,誰都好,讓我找點樂子吧?」王蛇像在暖身般的轉動脖子說。


「正好擋了我們的路啊…還是這種小巷…亞理沙,等我一下,我會處理的,退後點!」晴美把右手往腰間一放。


「『Driver On,Please(腰帶召喚,請求)!』『Shabadobi touch Henshin~/』」


「變身!」晴美在左手戴上紅色指環。


「『Flame!Please!(火焰!請求!)Hi!Hi!HiHiHi!』


魔法陣穿過晴美的身體,將她全身以鑲著紅色寶石的黑色魔法衣包住。


這就是晴美的騎士型態—假面騎士Wizard,火焰型態


「那麼,好戲上場了!」晴美抽出一把銀劍,和王蛇那鈍器劍互接。


接著,晴美快速後退,並同時架開王蛇的劍,換上另一枚指環。


「『Bind Please!(束縛,請求!)』」燃燒的鎖鏈綑綁住王蛇,晴美趁機把亞理沙拉到對面。「妳先走出巷子!我會跟著,那拖不住王蛇太久的!」


正如她所說,王蛇掙脫了錬子,再次砍向晴美,被晴美接下。


亞理沙開始奔向巷口,回頭看到晴美一邊後退,一邊用手上由劍變形的手鎗射擊王蛇,拖住了王蛇的腳步。


「看來用劍行不通了,那就…『Strike Vent(重擊降臨)』…這個又如何呢?」王蛇的武器換成了帶有盾甲的大鑽頭,直衝向晴美。


「喂喂,這樣會給居民困擾的啊!『Land Please(土地請求)!Do-Do Do DoDoDon!Do-Do DoDon!』」晴美變身成身上鑲著黃色寶石的「土地型態」,接著再次使用魔法。


「『Bind Please!Defend Please!(束縛請求!防禦請求!)』」由石頭化成的牆和鎖鏈封住了王蛇,晴美馬上回頭追上亞理沙。


「快,我們騎車離開吧!『Connect Please!(連結請求!)』」晴美抽出一台機車,讓亞理沙坐在後座,兩人隨即離開。


另一方面,王蛇打破了石牆,看到兩人不見蹤影。


「啊啊~煩死了!居然逃跑了,可惡啊~」


之後,王蛇罵出的髒話,好幾個街區都聽得到。


======


「有了有了,我看到良子了!」


循著騷動的方向,兩人一路找到了良子等人。


「桃太洛斯,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晴美第一件事,就是詢問不知為何在旁邊看著的桃太洛斯。


「啊啊~對方實在很煩啊,居然是抓了人質的銀行搶犯!可惡,老娘這樣根本沒辦法出手!」桃太洛斯洩氣的把手上的大刀像發洩情緒般的敲向地面。「現在臭大熊正在跟對方談判,警察的那些人正在準備一有機會就上前抓人。」


仔細一看這裡的確是銀行門口,現在警察們拉起了封鎖線,把大家隔離在外。


「啊咧?所以這個學園都市也有一般警察嗎?仔細看那些警察裡好像也有騎士?」亞理沙忍不住問。


「嗯,是啊,這裡跟外面一樣有警察,騎士占的比例比外面的警察組織要高一點倒是真的。」晴美答道,接著又問:「桃太洛斯,對方是什麼樣的人?」


「看起來是改造人的樣子,種族應該是人類吧?不過他的身上裝了很多武器然後他身上帶了一些那個什麼蓋什麼機體的…」


「帶著蓋亞記憶體的改造人嗎…嗯,不知道是什麼記憶體的話可能有點難處理,不過我的話應該…」


「…沒關係的,我會處理好。」


一個沒聽過的聲音吸引了三人的注意,晴美和桃太洛斯一下子顯露了震驚之色。


======


「…咱說了,要陪你玩玩可以,先放了那女孩!」


「所以我說了不會放好嗎!妳到底知不知道人質的意義是什麼啊!」


銀行內部,金太洛斯附身的良子和搶匪進行著沒有意義的對話,沒有意義到了躲在一邊的行員們要不是怕激怒搶匪早就開口吐槽了。


「話素這麼梭,可是咱實在不喜歡這總不光明的素!」良子現在已經變身成電王,不過型態是身著黃色戰甲,有著黃色電假面的「斧王型態」。此時電王已經乾脆坐了下來面對挾持小女孩的搶匪。


另一方面,搶匪的耐心已經到達了極限。


「(我快受不了了,乾脆就直接把這裡的人全部幹掉算了…有夠煩的啦!)」搶匪這麼想著。


這時,銀行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進門的不是警察,而是身著皮衣,像是重機騎士的打扮的少女。長到腳踝的長髮在她的背後束成了高馬尾,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年紀看起來是二十出頭。


少女默默的走向搶匪,乍看之下好像會刺激到搶匪,但是少女散發出的那股霸氣卻讓搶匪像是忘了自己有武器這件事。


少女走到搶匪面前,和他四目交接。


然後狠狠的一拳揍飛了搶匪。


「喔,就素現在!」電王沒放過這個機會,馬上衝上去抱住小女孩就衝出銀行。


「等、等等,不要跑…」搶匪剛要起身,就被少女不發一語的踢回地上。


「還是快投降然後自首吧?這樣多少可以減罪喔?」少女慢慢的說。


「要…要妳管!看看這個吧!」搶匪拿出一支像是隨身碟的東西—蓋亞記憶體。


「『Weapon(武器)』」把記憶體插入手掌之後,搶匪變成了腥紅身體,掛滿各種武器的怪人—武器摻雜體。


「…那麼看來我也只能全力以赴了…是嗎?」少女的腰間浮現出一條腰帶。


「呿,是騎士嗎?不過沒差,跟騎士打也很有趣!讓我看看妳是哪個騎士吧!」搶匪似乎是單純的戰鬥狂,直接提出要等對方變身。


「…騎士…變身!」


少女擺出變身架勢,一陣風吹了過來,腰帶上的風車開始轉動。


「!這、這架勢,還有這口號!難、難不成是!」武器摻雜體的臉色變得鐵青,拿起了身上的一管大砲剛要開砲時,
「不能在裡面開砲,要就去外面打吧!」


回過神,已經被丟到了室外。


武器摻雜體從地上爬起來,略帶懼色的望向對手:「果然沒錯…妳就是那個騎士娘…假面騎士一號•本鄉隆美!」


只見銀行中走出的騎士娘,身體像是被黑色皮衣包裹,並套著鎗灰色的手套和靴子,圍上一條鮮紅的圍巾。


「我不太想跟你戰鬥,所以還是請你向在那裡的警官們自首吧。」本鄉隆美說著。


「妳不想打,我倒很想打!要打倒不使用武器的妳對我易如反掌!」武器摻雜體拿出火箭砲不停開火…然而,
「稍微瞄準一點啦,打到無辜的人怎麼辦!」


隆美卻突然的出現在他面前,再次一拳揍得他倒地不起。


「為、為什麼…」


「我說啊,不要因為有了『力量』就變得自傲啊,不是說沒有武器就好對付的…」隆美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事、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拼上全力了!波及週邊什麼的我才不管!」被隆美激怒的摻雜體拿起所有的武器不停掃射,搞得週邊的人們四處逃跑…


…不,其實根本沒這回事。


本鄉隆美早一步擋下了所有高威力的火砲,剩下的子彈則順利的被警察擋下來。


結果是,完全沒有人受到傷害。


啞口無言的搶匪,在呆呆的看了一陣子之後,
「我不相信啊!」直接自己衝向隆美。


做出這種不智之舉,下場根本不用講了吧?
「騎士拳擊!」搶匪馬上被隆美打飛。


「抱歉了,我會手下留情的…騎士飛踢!」接著,把搶匪踢回地上,衝擊力不只轟出一個大洞,也把搶匪打回原形,記憶體也掉在他身邊摔碎了。


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這樣向警察們說了之後,隆美就走向停在一旁的機車,發動引擎離去。


======


「這樣就被打倒,那個搶匪也太弱了吧?」桃太洛斯吐槽著。


「不,我想對手太強也是問題吧?」晴美說。


「那個人,到底是誰啊,妳們好像都認識?」


「嗯…我還算是有一面之緣,」晴美說:「亞理沙,妳知道騎士養成學校的理事長吧?」


「嗯,就是最早的假面騎士…本鄉猛先生吧?」亞理沙說著。


「那就是本鄉先生的養女,也是他的意志的繼承人…學園都市傳說中的前輩,假面騎士一號的騎士娘,本鄉隆美!」晴美解除變身說。


======


「…大概就是這樣。」


對著海道回報一整天的事的晴美說著。


「亞理沙呢?沒什麼事吧?」海道溫柔摸著妹妹的頭問著。


「嗯,沒事喔~」亞理沙享受著哥哥的摸頭殺,這畫面說實在閃到周邊的人都被閃到不要不要的。


「不過先是王蛇又是蓋亞記憶體使用者的搶犯…這個學園都市裡不平靜的部分都已經被妳碰上了一小角了呢…」海道說著。


海道除了是學校的校長,似乎也要處理這類的犯罪事件,尤其是有騎士娘出動或是參與的犯罪。


所以,現在他正在現場聽取警察以及良子,還有之後前來的晴美的報告。


「隆美現在應該也要去找理事長了,我之後再去跟她確認吧…另外,詩音…」海道叫住了一邊的其中一個跟警察一起行動的少女:「去查一下這附近目擊到淺倉…王蛇的情報,看來是時候要警告她一下了。」


「啊,是!」少女詩音馬上奔向一輛紅色的跑車,然後驅車離去。


「今天時間也晚了…亞理沙,我給妳的宿舍地址有好好保存吧?那麼晴美,麻煩妳帶亞理沙去宿舍吧?順便帶她去吃晚餐吧。」


說著,拿出了一張信用卡:「只限今天,我請客吧。」


(待續)
本帖最後由 kafka 於 2018-9-3 01:48 PM 編輯
第三章

======

「亞理沙好慢…是睡過頭了嗎?」嘴裡咬著甜甜圈的晴美,在宿舍門口等待著亞理沙。


受到海道委託協助照顧亞理沙的晴美,已經和亞理沙約定好要一同登校。不過,約定好的時間已經快到了卻仍未見亞理沙的蹤影。


「啊啊啊啊啊抱歉我睡過頭了啦~」亞理沙嘴裡叼著麵包從宿舍裡衝出來,差點撞上了晴美。


竟然在嘴裡叼著麵包跑出來,你是什麼時代的漫畫裡的女高中生嗎…晴美忍不住在心裡想著。


「真是的,說好的要一起去學校的呢…妳真的跟天野老師是兄妹嗎?」晴美吐槽著亞理沙的冒失。此時兩人已經踏上了往學校的路。


「咦?可是、可是,我記憶中的哥哥在家裡的時候也是這麼冒失喔?」


「怎、怎麼可能,那個可怕的大人會冒失什麼的…」


晴美的話馬上就被打斷,因為接下來的畫面帶給她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只見海道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臉上還帶著「快遲到了快遲到了」的表情,端著一碗拉麵吃著,還同時用難以想像的速度往學校的方向奔馳。


「…」無言的晴美。


「…」苦笑著的亞理沙。


「…剛剛的話當我沒說,妳們果然是兄妹。」晴美說著:「…嗯,怎麼說,親眼看到證據之後真的很震撼啊…老師到底該說是很厲害還是很遜呢…」


「我記憶中的哥哥一直都是那種會在奇怪的地方掉漆的類型呢…」亞理沙苦笑著,邊嚼著剛剛吃到一半的麵包。


「…拜託別再跟我說妳記憶中的天野老師是什麼樣的人了,我們這些其他的學生對他的印象會被整個破壞掉的…」


「那妳們對哥哥的印象到底是怎樣的人啊?」亞理沙反問。


「是呢,就趁著上學路上講講吧,特別要提一下我打聽到的事件,那次啊…」


說著說著,兩人來到校門口,晴美講述的事正好說完。


「…就是這樣,當時聽到這樣真的讓我很吃驚,那樣的對手能夠空手又沒變身就打倒什麼的…」晴美說著。


「原來哥哥還有這麼厲害的戰鬥力…!」


「不過,我也有聽說那種程度的對手在外面其實多得是,所以天野老師才能那麼輕鬆的制服對方,說不定是我們還太弱了也說不定呢…」晴美又說「這件事記得是去年發生的,當時在場的學生們…啊!差點忘了…亞理沙,妳應該知道妳的教室在哪裡吧?」


「嗯,昨天晚上有先查了呢…」


「嗯,那就好…還想說妳會不會重演剛剛的冒失呢…」


「剛剛的事就別提了啦~」


======


和晴美分別後,亞理沙找到了自己的教室。


亞理沙就讀的是一年級的「A-1班」。按照騎士育成學校的制度,A班教育的是一般類型的戰士,而今年的A班有兩班,亞理沙就被編入這個A-1班。


教室裡這時已經有二十來個學生了,或許是因為第一節課快開始了,所以大家已經逐一到齊了吧。


騎士育成學校的制度,在開學第一天上課時,早上為班會,包括班級幹部和座位都會在這時決定。下午則是能力測定,會由各班的導師對學生在期初時的戰力進行評估。


亞理沙剛找到空位坐下後,上課鐘就響起了。然而,在鐘響後卻一直不見老師的身影,讓學生們開始議論紛紛。


「老師好慢喔…」「該不會是出任務?」「說不定是出了緊急狀況…」…


由於這所學校中的老師幾乎都是騎士,所以就算臨時有任務在身抽不開也不算奇怪,但是在第一天上課時卻連一聲都沒講就沒出現仍不免讓大家感到不安。


就在大家的疑惑到達最高點時,一名年輕的男子開門進入教室。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剛才因為一點事情被校長找去商量了一下。」


這個人顯然就是班導師了,男子的身形偏高,隱約有一點肌肉。一頭短髮沒有太多修飾而有點雜亂,右手戴著一枚樣式奇特的指環,穿著則是普通的襯衫和長褲,但上衣袖不捲了起來。


以教師來說他的形象有一點奇怪,但是在這所學校中因為老師們的服裝規定有說明要以老師們在緊急時能隨時出手而不會感到不便為前提,所以他的衣著或許就是為了出手時不會感到不便這點而這樣選擇吧。


「首先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你們的班導師…」男子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這是我的名字,十六夜 魂追。」


「十六夜…這個名字有點印象…」「啊,就是那個嘛,以前跟校長一起作戰過的那位…」「沒想到我們的老師就是那個人嗎,好厲害…」


班上的學生們,看到這名字後不禁互相的討論起來,看來這位老師並非等閒之輩。


「我知道妳們看到我的名字在想的是什麼,所以我就先說明吧,」十六夜放下粉筆:「首先,我的確就是曾經和海道那個傢伙並肩作戰的那個十六夜魂追。我是應海道的邀請來任教的,妳們是我取得教師資格之後最初的班級。再來,其實我本來是因為一點私人理由而不當騎士的,所以我應該也不會讓妳們看到我的變身,不過不變身不表示我沒有戰鬥力,所以妳們還是得有心理準備我會好好的鍛練妳們。」


「老師,能夠問您問題嗎?」一名有著金色長髮的女學生舉手。


「妳是…佐佐木 綾香是吧?有什麼問題嗎?」十六夜瞄了一眼點名簿之後讓女學生發問。


「我聽說老師您的能力是極強大的魔法,老師您說的戰鬥力就是這個嗎?」被喚作綾香的學生問道。


「魔法…嗎,正確來說我的能力是以靈力發動的靈能術。算是魔術的一種,但跟魔法還是有點不同。靈能術和魔法我都會用,之後有機會再讓妳們見識吧。」


「老師,靈能術是什麼?」另一個學生問。


「我們說的魔法是使用魔力的法術的一種,靈能術則是靈力強大到一定程度的靈能者能使用靈力發動的魔術,最大的特徵就是能夠影響到跟『靈』有關的東西。不過靈能術會消耗靈魂的能量,所以不是什麼人都能用。我除了靈力特別強之外魔力和靈魂能量的儲備量也很多,所以才能用來戰鬥,此外我的騎士系統也能夠輔助輸出,不過這會關係到我的能力的特性和弱點就不詳述了。」


「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們接下來開始選幹部和換座位,有時間的話也想讓妳們自我介紹一下,好了,首先是從委員長開始…」看到學生們交頭接耳的討論著自己的能力,十六夜似乎不想浪費時間,直接推動班會的進行。


======


午餐時間,亞理沙並沒有和晴美約好要見面,而是在自己的教室裡吃午餐。


「打擾一下,妳是…天野亞理沙吧?」剛才向十六夜提問的那名女生,同時是之後被選為班長的學生,佐佐木綾香來到亞理沙的座位旁。


「嗯嗯,妳是…佐佐木綾香同學吧?」


「叫我綾香就好了。其實我聽到了一點傳言想跟妳確認…妳就是天野海道老師的妹妹,對吧?」


「欸!?」亞理沙感到有些錯愕,沒有想到自己身為校長的妹妹的事傳得如此之快。


「啊,如果會給妳造成困擾的話我道歉…其實是這樣的…妳有聽說過佐佐木家?」


「啊,這麼一說…!」亞理沙的家族其實來頭也不小,父方是當地望族,母方則是某個經營大企業的家族出身,而和母親的娘家有過往來的其中一個同樣經營大型企業的家族就是…


「對,就是曾經和妳母親的娘家有過往來,現在仍保持友好關係的佐佐木家。其實我是佐佐木家的其中一個家系出身的孩子,因為沒有興趣進入家族企業所以才決定來當騎士。而另一方面天野海道也是我的偶像之一,我在進入這所學校時一聽說天野海道是我們的校長,就打聽過了很多有關的事,正好從一些老師那裡打聽到妳是天野老師的妹妹的事。」


「原來是這樣啊~」


「這也算是我們的緣份,來交個朋友吧?有什麼需要的話都可以盡管說!」綾香伸出手。


「嗯,非常謝謝!」亞理沙也站了起來握住綾香的手。


於是,亞理沙交到了班上第一個朋友。


======


「那麼,現在開始依照座號順序進行能力的測定,妳們就輪流進入這個訓練室裡,然後和我過個幾招,妳們的實力會進行錄影之後,由學校的教師群們進行評估。」


下午的能力測定,會以老師們各自和自己班上的學生們過招的形式來進行。


這算是這學園中相當壯觀的大型測定活動,有時候也會有記者來攝影,就會記錄下未來成為大家口中的英雄的騎士還是學生時的年輕姿態。


亞理沙的座號是3號,但是因為座號一號的學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出席—十六夜早上遲到想必就是在處理這件事,但他完全沒有提到這件事的詳細—,所以變成了第二個進行測定的學生。


不久輪到了亞理沙的測定。


「一年級,A-1班,座號3號,天野亞理沙,開始測定!」亞理沙壓抑著自己的緊張,按照程序進行著測定。


「好,開始吧!」手中拿著一根長棍的十六夜示意亞理沙開始。


這是我…第一次的變身…!
亞理沙想著。


「…變身!」


======


能力測驗繼續進行著。


進行完測驗的學生就可以自己回家,不過因為和晴美約好要一起回家,所以亞理沙自己在校園裡四處晃晃。


「剛才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


放學後的校長室,海道和十六夜在這裡相約見面。


「…那孩子,果然是你妹妹啊,各方面都跟你很像…」十六夜靜靜喝著海道泡的咖啡:「…難喝,為什麼你從以前到現在只有咖啡都泡不好呢?」


「你就當作我的味覺不太一樣不就好了?」海道若無其事的喝著咖啡。


「少來,明明你自己喝咖啡店的咖啡就講究的要命…」十六夜說。


「在繼續早上的話題之前…十六夜,我妹妹的能力測定的事…」


「嗯,跟你那時候…一模一樣呢,那孩子。」


======


放學路上,和晴美一起回家的亞理沙。


「…亞理沙,真的不用在意那件事…」


「怎麼可能不在意呢…」亞理沙目光泛淚的向晴美說著:「為什麼…為什麼我沒辦法變身!?」


======


「不過這樣還是能夠評斷出她的能力,就結果來說也夠厲害了呢…」


「測定時不能變身的學生…在過去也不算少見的關係吧,你還不是到畢業都沒辦法完全的變身?」十六夜說。


「啊啊…畢竟一直在猶豫著的關係吧?」海道若有所思的喝著咖啡。


「你在想什麼,海道?」


「那孩子…到底之後會怎麼成長呢,我在想這件事。」海道說。


「這就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了吧?」十六夜放下只喝了一半的咖啡,表情像是受不了海道的咖啡的味道般:「比起那個,繼續來講我們班級的學生的問題吧…」


(待續)
第四章

======

放學後的Charmant店內,亞理沙和晴美討論著剛才的事情。


「嗯…其實不能變身的原因有很多,可是到底是哪一種就真的要慢慢找了。」晴美思索著。


「這、這樣啊…」


「排除掉適合度的問題,我想妳的情況應該是使用方式上的錯誤,或者是內心還沒有準備好吧,我是這麼想的。」


「內心嗎…」亞理沙也跟著開始思考。


此時,一旁座位上的一名留著斜側馬尾的女生似乎注意到了她們的話題,在起身離開時走過她們的座位,靜靜的說了一句話。


「…妳是新生吧?新生的話,那我要給一句忠告…如果想要戰鬥,就得做好非常深刻的覺悟…不要天真的去面對這個世界的黑暗面,這世界…不是什麼樣的惡意都是有理由的…。」


那名女生只留下了這番話,就默默的背著書包和弓道用的和弓走出了店外。


「覺悟…」亞理沙若有所思的說。


「其實不用放在心上啦,亞理沙,我想,妳不能變身一定還有其他的原因…」


「不過,晴美姐是怎麼想的呢?剛剛那個女生的那句話。」


「嗯…的確是沒辦法否定呢,她的說法。不過這部分嘛…我覺得,亞理沙妳應該自己去體會。」晴美說:「自己該用什麼樣的心裡去面對敵人,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戰鬥…這些不論是前輩或是老師都沒辦法告訴妳。」


「這樣啊…」亞理沙默默的吃著蛋糕。


======


校門前,十六夜結束和海道的對談後,兩人一同走到這裡,正要分頭。


「關於你的班級,大致的情形你都知道了吧,你接下來想怎麼做?」海道問。


「走一步算一步吧,也只有這樣了」十六夜說: 「現在連我們能做到什麼都不確定,對吧?那麼我覺得順其自然下去最後一定會得到解決的關鍵。你呢?你應該有打算去處理令妹的事吧?」


「嗯,至少跟她談談也好…話說回來,十六夜,」海道語氣一變:「我好久沒看你這麼熱衷在一件事上了…如何?教書對你來說滿愉悅的吧?」


「錯覺罷了。來任教是看在你跟我的交情上,熱衷什麼的也不過是我想把工作做好才讓你這樣想,如此而已。先告辭了。」十六夜說完就走。留下海道看著他的背影離去。


「…不對,你在說謊,十六夜。」海道喃喃的說著:「看來他的內心果然還是有機會重新燃起鬥志的吧。這樣我也能給水琴一個交待了…」


接著,海道也離開了,校門口再次變得冷清下來。


======


那天晚上,海道把亞理沙跟晴美找了出來。


三人在海道所找的一間小小的咖啡店裡坐著。


「我找妳們的事,妳們應該心裡有數吧?」海道邊看著菜單邊說。


「…是…」


「是我沒辦法變身的事情…對吧?」亞理沙打斷了晴美剛要說出口的話。


「嗯…」海道點點頭,向老闆點了三人的咖啡,然後繼續說道:「亞理沙,晴美,妳們知道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其實是不能變身的嗎?」


「咦…?」亞理沙輕輕的驚呼。


「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晴美也顯得很驚訝。


「我啊,其實首次完全的變身,還是在我進入前線戰鬥的時候。我的騎士系統的變身媒介是用我的記憶和印象製作的,如果沒有正確的附加印象的話就會變身失敗。並不只是心理上的因素,主要是因為騎士系統一直沒有調整完成。不過我要講的重點是,」海道清了清喉嚨:「不能變身的原因真的很多,而且也不一定是受到心理因素的影響,這點我希望妳知道,亞理沙。」


「…嗯!」亞理沙點頭。


「最後我再給妳一點提示吧,這應該能幫助妳找出不能變身的原因。」海道說。這時三人的咖啡也送來了,海道就先拿起自己的黑咖啡啜飲。


「提示…?」亞理沙拿起自己的冰拿鐵也跟著喝了一口。


「原來這種事還可以有提示的嗎…我第一次知道呢…」晴美也喝了口自己的卡布奇諾


「畢竟亞理沙的騎士系統比較特別一點,所以我可以給一些提示。」海道說。「亞理沙,這個提示就是『守護的白翼』,還有『第一張卡片是為了守護』。亞理沙,我可以解釋一下第二點是什麼,把妳的騎士卡盒的所有卡片給我一下。」


然後,從亞理沙手中接過卡片的海道,拿出了其中一張卡片-「基底卡 姬騎士」。


「這張卡片,是妳在變身的時候必須先使用的卡片。用法我就不說了,讓妳自己去摸索吧?不用急,妳們的訓練暫時不會要妳們變身,妳可以慢慢研究。」然後,把卡片還給亞理沙。


「必須先使用的卡…」亞理沙默默的記在心裡。先前的變身失敗,原因就來自亞理沙直接使用了變身用的「騎士卡」,而實際上要成功變身,似乎還要先使用這張「基底卡」。


「那麼,話就先說到這邊吧,接下來就來聊點比較輕鬆的話題吧?要不要叫一些點心呢」海道再次拿起菜單來看。


於是,亞理沙在學園都市正式上課的第一天就這樣過了。


======


某處的巷子深處,開啟了一條外型有如拉鍊的道路,道路的彼端通往一個像是森林的異世界。


從「拉鍊」之中,有幾隻異形般的生物跳了出來,像在探索般的在巷子走動。


這時,一個身披綠色鎧甲的白色騎士娘的身影閃過,把這些生物全數在轉瞬間斬殺。


騎士娘的臉部特徵有些模糊,這是騎士系統所附的認知妨害功能的效果,能夠讓外人沒辦法正常認識騎士娘的真面目。


「今天果然也很多…到底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呢…?」留著斜側馬尾的白色騎士娘收起了手上的長刀,看著拉鍊狀的通道。


「在有別的地方出現『異域裂縫』前,先留在這裡好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異域獸』跑出來…」騎士娘說著,眼睛緊盯著異域裂縫,提防著新的敵人。


「還是一樣的精湛劍技呢,高音。」另一名少女的聲音從她背後傳出。


「戰極凌香…真是的,別再像這樣嚇人了…」白色騎士娘高音嘆了口氣。


「抱歉啦,畢竟剛好路過,又剛好知道這裡又出現了異域裂縫,就過來瞧瞧啦?」被稱做戰極凌香的少女已經變身成著黃色盔甲的藍色騎士娘。「如果需要幫忙的話我稍微出個手也是OK的喔?」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應付…話說我拜託妳維護的東西整備好了嗎?」


「嗯,明天就可以交件囉~♪」


「嗯,非常感謝…話說凌香,妳對最近異域裂縫突然一直出現有沒有什麼頭緒?」高音又問。


「如果我沒猜錯…大概是有什麼人故意在召喚異域獸吧,有能力召喚牠們的人。是誰我就沒頭緒了,有那種能力的學生我不覺得那麼好找…」凌香思考著:「這次情況跟以前天野老師解決的那件事情很像,所以我猜有可能是同樣的手法,不過這次由別人引起。」


「不同人嗎…也對,畢竟那次的事件之後…嗯?」


這時,高音注意到又有一群異域獸靠近了出口。


「先來集中在處理這邊吧,我也不希望這些異域獸跑到街上去鬧呢♪」凌香拿起了一把西洋重劍。


「雖然現在才問這個有點怪怪的,不過妳的創世紀驅動器也在維護中嗎?」高音也再次拔刀


「畢竟我不時要更新資料嘛?今天是剛好出門的時候把腰帶留在研究室裡更新了,不過也沒差,只是異域獸的話這樣子也夠了♪」凌香說。


「好吧,多餘的話就說到這裡吧,要來了!」高音說著,準備再度開始驅逐這些異域獸。


======


出現異域獸的地區,在這天晚上並非只有一處。


幸運的是,全部都馬上被發現,然後被附近的騎士娘們消滅。


收到了異域獸突然到處出現的報告,海道在深夜趕往自己的辦公室


「真是的,又要在晚上出動…我寶貴的睡眠時間啊啊啊~」海道一臉要他在深夜工作會要了他的命的表情,一邊看著騎士娘們的報告。


「請別再抱怨了,而且我還覺得您有點睡得太多了,吾主。」一旁的青年說著。


「說什麼話,自古以來就有『天才的睡眠不可以被打擾』這句格言啊~」海道閱讀著報告,邊回應著:「話說明明都來當我的助手了你的嘴巴還是一樣毒呢,克羅諾斯。」


「畢竟只是基於契約內容協助你。」青年,克羅諾斯說。「話說回來對這次的事件吾主怎麼想?」


「…嗯,是有一點頭緒,不過還是要去跟幾個學生確認一下…明天白天開始再來處理吧,今天我們先來整理手邊的情報吧,然後…」


海道邊看著學生們的報告,邊對克羅諾斯下達指令,兩人配合之下很快的整理好了這次事件的初步調查內容。


「嗯…這次的情況…可能我還真的猜中了啊…」海道說著。


「吾主想到什麼了?」克羅諾斯問


「這次的事件應該可以試為上次的那個事件的後續吧,聽好了…」


海道對克羅諾斯說出自己的推測…


======


一天就這樣又過去了。


新的事件的序章於焉展開…


(待續)
「那個…其實我在想喔,今天怎麼感覺學園都市裡的氣氛有點緊張啊?」


在通學途中,亞理沙感覺氣氛似乎跟前幾天不太一樣,忍不住問。


這一天,在街上巡邏的警員和騎士娘,比起前幾天多出了不少,似乎是在警戒著什麼事的發生。


「喔,其實這樣算是很正常的啦,」晴美一邊說一邊咬下甜甜圈:「有的時候會發生一些短期解決不了的事,這種時候呢,學園都市裡的警戒等級就會提高,就會變成像這樣的景象。」


「至於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件,除非是正面被捲入事件,不然基本上不太會知道是什麼樣的事件就是了。」晴美又說。


「嗯…這樣啊…」亞理沙看著在街上忙著巡邏的人們,若有所思的說。


晴美看著思考中的亞理沙,又說道:「如果真的那麼在意的話去問問看天野校長吧?平常這類事情應該是校長負責的,如果能夠問到他的話說不定會有頭緒?」


「饒了我吧,我可真的沒力氣再跟妳們解釋了啦…」海道的聲音突然傳出,讓兩人嚇了一跳並看向聲音來源。


只見海道一臉疲憊的停下手邊的工作和兩人打招呼,然後又回頭繼續和幾個員警和騎士娘交代事情。


「哥哥…看起來好累呢…」亞理沙流著冷汗。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晴美也忍不住問。


「請容我為兩位說明吧。」海道身旁的克羅諾斯走向兩人:「我是天野大人的祕書官克羅諾斯,我來向兩位說明一下天野大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時間稍微跳到早晨六點多。


「我不想再工作啦~」


海道的聲音從校長室裡傳出來。幸好校長室的隔音還不錯,只有在同一棟大樓裡才聽得到他的悲鳴,而不是到了整間學校甚至學校外都聽得到的程度。


「請別再鬧彆扭了,吾主。」克羅諾斯仍是面無表情的協助海道處理著工作。「昨天晚上負責巡邏的學生們要應付這些緊急狀況又要盡快的回傳報告,她們可沒有在報怨。」說著,克羅諾斯把海道寫的那篇錯字百出的簡報退回原主。


「不不不,這邊可是連熬夜的準備都沒做就來工作,還要字面上的全力規劃之後的應對方針啊,層次完全不一樣吧?」海道接過簡報之後開始改起他在心不在焉之餘寫出的大量錯字。


克羅諾斯重重的嘆了口氣:「不是層次的問題,吾主。而且理論上您也不會有過勞死的問題吧。」跟旁邊一副再要他工作會要了他的命一般的海道不同,這邊克羅諾斯完全不顯一絲疲態。「而且真的不是我說,吾主,您平常白天工作時的那個效率都到哪去了呢?」


海道被這句話搞到啞口無言。的確,海道平常在白天的時候工作效率高的出奇,甚至在他工作做完之後沒有突發狀況的前提下,他還能夠相當悠閒的度過一天。有著這種工作效率,說明海道根本不是做不到,這是他想不想做的問題。


海道甩了甩頭讓腦筋清醒一點之後,剛要繼續上工時,又有新的報告送了進來,讓他頓時倍感壓力。


「可惡,就差那麼一點…我的推測就可以成立了…」海道煩躁的用手撫弄頭髮。


「差了哪一點?」克羅諾斯問。


「我這樣講好了。像我剛剛說的,這次的事件發生的模式跟之前我解決的那件事一樣,一開始都是大量的異域裂縫出現在學園都市裡面。可是我反覆想想之後覺得這次的事件應該不太一樣。上次的事件明顯的就是要透過異域獸來侵略,本來我還認為是單純的跟上次一樣的模式或是延續上次的事件,可是剛剛的一些報告讓我注意到一些東西,讓我覺得這次的情況有所不同。」海道用機器投影出他新得出的結論並解說著:「這次的事件從地點來看…你看,我也是剛剛注意到的…以我們學校為中心成同心圓分布,而且時間集中在夜間,不像上次不只出現的範圍更隨機,時間範圍也更大…我覺得這看起來比較像是在試探,而且目標對象是在我們學校裡的人。」


「因為那個孩子嗎?上次事件的…」克羅諾斯想到什麼似的說。


「可能性很大…而且我之所以這麼想,還有個原因,就是…那個孩子最近好像感應到了什麼…我還得和她確認就是了」海道收起了投影機:「不過這畢竟還是猜測,只是準確度比我幾個小時前說的高一點…而且如果不引出黑幕的話就沒有意義。」


「原來如此。那您打算怎麼做?」克羅諾斯問。


「黑幕有可能就在事件發生的範圍附近活動,所以我要加強搜索這附近…運氣好的話還能得到目擊情報…你看,」海道拿出一張檔案照片,指著上面的人影淺笑著說:「這照片裡的人像是正在指揮那些異域獸…如果能多得到一些情報的話應該就能查出對方的身分了。」


「原來如此…那麼,請下令吧。」


======


「於是,天野大人便從那時開始一直在處理調查這次事件的人力安排。」


「感覺很辛苦呢…」亞理沙看向仍在忙著指揮的海道。


「不過這點小事其實只要天野大人肯用心處理的話根本用不了他多少力氣」克羅諾斯毫不留情的說。


「那調查的結果呢?」亞理沙又問。


「這部分就恕我無法奉告了。」克羅諾斯微微鞠躬。「對了…兩位如果再不走的話,時間可能會來不及了,還請不要再繼續耽擱。」


「啊,對喔,還要上課呢。」亞理沙這才想起來還要上課的事…一看時間已經快來不及了。


一旁的晴美則是換上了另一枚指環。


「『Connect Please!(連接 請求)』」


接著,晴美透過魔法陣拉出一輛機車:「其實我是想多運動的啦…上車吧,今天就騎車上課吧。」


「說起來之前就想問了,晴美學姐有駕照的嗎?」亞理沙坐上機車時問。


「入學的時候發下來的騎士執照,那個基本上有駕照的同等效力,只是騎機車的技術還是要練就是了…坐好了嗎?來,安全帽戴著,我們走囉!」等亞理沙戴好安全帽之後,晴美發動引擎,往學校的方向騎去。


======


除去早上稍微不太平穩的狀況,又一個平凡的上學日開始了。


騎士學生們當然也要學跟一般學生相同的學科,不過由於他們在學校還要再排出戰鬥的訓練,所以學科方面比一般學校要逼得更緊,相當的考驗教師和學生彼此的能力。


尤其像亞理沙是原本就讀一般學校的學生,進入騎士育成學校之後需要花費更多心力,因為在騎士育成學校,高中部和其他高中在課綱上會有進度的差異。


幸好,透過入學前不間斷的補習,亞理沙還勉強能跟上學校的進度。或許該歸功於她想要來到學園都市和哥哥重逢的執著吧。


不過,即使如此,要跟上課程也絕非易事。


亞理沙一路撐到了午休時間之後,累到顧不得肚子餓,倒在桌上呻吟著,順便被桌子卡住胸部。


「不行了啦…要跟上課程好累…」亞理沙邊說著,邊調整姿勢好讓胸部不那麼難過,不過似乎都是徒勞。


「唔…看著亞理沙妳這樣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點羨慕嫉妒恨…」一個講話帶有雙擦唇音的嬌小少女在一旁看著,並摸著自己平坦的胸前。


「欸~和香妳別看我這樣,胸部發育太好真的很辛苦呢…」亞理沙對少女說。


綁著短短馬尾並靠在桌上的嬌小少女,吳島和香,調整了繫在腰間的夾克並稍微改變了自己的姿勢之後說:「嗯,不論太大或太小都會有煩惱…胸部真是充滿了奧妙啊…」


「啊哈哈…」亞理沙無力的苦笑著。


不過,這段對話倒是成功的讓亞理沙暫時忽略了身心的疲勞,有體力再坐起來拿出便當來吃。


當然騎士育成學校也有學生餐廳,不過亞理沙向來習慣自己作便當。


「吶吶,亞理沙,說起來不曉得妳有沒有想過喔,」和香拿出自己午餐之一—一個巧克力螺旋麵包:「巧克力螺旋麵包要怎麼吃啊?」


「怎麼覺得妳這個問題好像是好幾年以前的女高中生會問同學的問題啊…」亞理沙雖然先吐了槽,但還是開始思考起來:「我的話…會從粗的那邊開始吃,然後一邊吃一邊把巧克力醬舔掉。」


「嘿欸~還想說會聽到什麼奇怪的答案呢,真普通。」和香邊說著,邊吃了起來,從粗的那頭。


「妳到底期待聽到什麼答案啊…」亞理沙忍不住問,不過和香只是專心吃麵包,沒有回答。


======


下午的戰鬥訓練,由十六夜老師指導。


第一次的課程主要是進行基礎的體能訓練和對學生們的戰鬥方式進行指導。


基礎體能訓練對亞理沙來說其實算不上太難。儘管笨拙的地方也很多,但她在體能方式仍是不遜色的。


而戰鬥方式的指導,今天進行的是不變身的情況下進行空手格鬥。


女孩們在運動場上揮灑汗水,專心在和眼前分配的對手拼體術上。


不過當中仍然有不少人實際上缺少體術資質,所以動作被糾正的,亞理沙正是其中之一。


「攻擊的時候不要把視線移開!」「這樣做容易受傷,稍微調整一下,像這樣…」「注意這個攻擊方式不要露出破綻了,隨時防備對手鑽空隙!」…


======


整體而言,第一天的戰鬥訓練只有一個累字。


訓練結束後,不少學生們幾乎都累得起不來,或是按摩著痠痛的身體。


「不行了…這個訓練真的太操了…」「我們A組的好像都是這個程度以上的訓練欸…」「我聽說學姐們也都是這樣撐過來的,大家加油吧!」「如果可以變身的話應該會比較輕鬆吧…」「好像過幾天就會進入可以變身的課程了,這幾天撐過去就好了吧?」


亞理沙靠著牆壁休息,並看著一旁的女生們討論著。「變身啊…我能夠在那之前成功變身嗎…」喃喃說著,然後喝了口水。


「還在在意不能變身的事情嗎?」綾香走了過來,坐在亞理沙旁邊。


「嗯…有一點…畢竟原因之一好像是腰帶的使用方式不對…」亞理沙把水瓶放在一邊。


「嗯…多少可以理解呢,亞理沙妳的心情。」


「嘛嘛,船到橋頭自然直,就這樣相信就好了吧?」和香也湊了過來。


「話不應該那樣說吧…」綾香皺著眉頭說。


「不過,其實我大概已經找到腰帶的正確使用方法了,只是還沒有正式試過…」亞理沙說著。


「「真的假的!?」」兩人同時看向亞理沙。


「嗯,其實那天哥哥給我提示之後,我發現我的腰帶好像有第二個卡片插槽,我打算回去之後有空再來研究。」


「可不能給宿舍裡的人添麻煩喔,有些人的騎士系統變身時是會波及到旁邊的人的。」綾香提醒。


「嗯,我會注意的。」亞理沙微笑著說。


「對了,晚點妳們要不要一起跟我去吃晚餐呢?我稍微約了幾個同學還有幾個學姐,大家要一起討論學園生活還有交換一些情報喔。」和香的個性相當的外向,似乎才開學沒多久就跟不少同學和學姐們變得熱絡起來。


「我沒辦法呢,還請見諒」綾香微微欠身。


「那我再去問問晴美學姐看她要不要一起去吧。」亞理沙說。


下課的鐘聲響起,三人也跟著起身去換衣服。


「那麼,如果確定要來的話再打電話給我喔,等等給妳號碼。我很期待今天晚上能聽到有趣的東西喔,有關天野校長的」和香壞笑著對亞理沙說。


(待續)
1

評分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