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加入 登入
返回列表

[同人小說] 東方夢記言貳-參拾肆-妖怪之山攻防戰下上

「死神的生命力可不能用常理來衡量哦!」小町警戒地笑道。

「…」看見小町好端端站在面前,霖之助並沒有多做反應。靜靜端詳著,看到她裙角有撕裂的痕跡,脖子上纏著一圈深藍色的麻布。「哼…」霖之助冷笑一聲,舉起劍發起突刺。

「就說沒那麼簡單了麼…」小町擺出為難的笑容,順間他們兩的身旁都出現粉紅色的圓環。霖之助一個轉身要停下來,就在那瞬間,他們的相對位置已經對調過來。

「小技倆…」霖之助低聲道。他順著回身的力道,將劍刃掃向小町。誰知道小町已經將鐮刀舉起:「地獄『無間の狹間』!」一道粉紅色的光束從空中降下,將霖之助罩住,他的身軀像是磁鐵般被那光束的中央吸附,劍鋒只從小町胸前劃過。這時候,小町將鐮刀重重揮下:「死符『死者選別の鎌』!」另一道粉紅色的閃光就隨著她的鐮刀砸下來,巨大的光芒中只看到霖之助的惱怒與小町的得意……

很快地,那光芒消失,小町用惋惜的口吻說道:「生者不能與死神為敵啊…嗯?!」說到這,她突然本能地舉起鐮刀,向後跳了一步。

一個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在她的鐮刀前爆開「鏗!」。她有些訝異地發現,霖之助外表看來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反而是手邊多了一面看似鏡子的圓盾。

「怎麼那麼麻煩∼」小町哭喪著臉抱怨道。

「居然讓我使用第二樣神器-八咫鏡,死神可真不能小看…」霖之助看著左手的八咫鏡,衝向前去要給小町致命一擊,卻每一招都被擋了下來。雙方一來一往,開始纏鬥起來。

「玩得真開心啊∼」萃香在旁邊輕鬆地笑道:「那邊的閻魔我們要誰去呢?魔女?」她瞇著眼看向遠處的四季映姬。

「一起解決她,省得浪費時間。」愛麗絲也鄙視地撇向同一方向,雙手藏入身後,招出許多人偶。

這些挑釁的舉止,四季映姬全都看在眼裡。「看來被小看了呢…」她闔上雙眼,將令牌放在胸前。剛才的六道光束慢慢由她的身體兩邊再次出現……

==============================================

時間過了三分鐘,圍繞著黑騎士們的風暴毫無減緩的跡象。他們固守崗位,尹伊也依然頂在傘下。

「到底是還有多久啊!」尹伊有些疲憊地大喊:「總不會就這樣沒完沒了將我們困住吧!」

「尹先生,需要幫忙嗎!」因普路斯在遠處頂著其中一角,大聲回應。

「當然要!」尹伊聽到有人要幫他,立刻提振道:「你快來!我他…噢!」話說到一半,突然感到一股巨力從他的傘柄壓下,重心不穩躺了下去。

他仰頭一看,上面的傘葉被破壞殆盡,正在重新再生。而原先在他手中的傘柄則深深插進他面前的草地中。

「真是夠了!」他喊道:「還有什麼盡管來吧!」他將傘變回大盾站了起來,就挺立在原地。但接下來的十多秒,卻什麼事都沒發生。

「怎麼回事?」四肢的壓力頓時消失,眾人也感到疑惑。

「沒人受傷吧!」尹伊呆滯一、兩秒後才反應過來,大聲道:「在這次攻擊中有人受傷嗎!」他將大盾變回裝甲,環顧四周,這時黑騎士們有不少改成一手撐著牆板休息,除了原先的傷兵與幾個人坐下來喘口氣之外,每個人的狀況看來都還好-包括維特,他蹲在傷兵們面前,給幾個負責照料的人指令,自己也照料其中一位。

「閒置的人保持警戒!」尹伊皺著眉頭,回身看向他後面一個較敞開的縫隙,原先清晰的山頂開始覆上一層金箔。他知道,雖然還有時間,但若不快行動天色將會暗下來,夜晚對軍事行動可是相當不利的。

突然,他看見縫隙外遠方的樹叢有些動靜,有一對白色尖尖的東西冒出來,抖了兩下後又縮回去。他眼神示意在那縫隙兩邊的黑騎士把縫隙拉大到一個人的寬度後,立刻衝出去到那樹叢外。在那邊聽到有嗤嗤聲,似乎是有東西想逃離他。又向前追了過去,只見領子就將對方抓了起來。他將對方身子轉過來,看到的是椛尷尬的笑容…

這讓尹伊有點訝異:「怎麼又是妳?」

椛小聲地苦笑道:「能進去談嗎?可以的話反抓著我的雙手…」

尹伊納悶地看著她,但還是照著她說的做,反壓她握著大劍與圓盾的雙手側抱衝回陣中。等縫隙緊閉後,放下她問道:「好了,妳到底想做什麼?」

椛先是注意到躺在草地上的少女,有些驚訝地看著她。「她剛才企圖要搗亂陣形,你知道她是誰麼?」尹伊指著少女問道。

「我不認識。」椛一口否定道。

「是麼?那就先不提這個。」見她也沒有答題興致,尹伊轉換話題道:「妳這是在做什麼呢?」

「請讓我待在這吧。現在他們正在外面,就等著你們放鬆警戒,要突襲你們。」椛小聲道:「雖然大天狗大人承諾,只要我領隊盡力拖延你們腳步,就讓文回復職位。但我真的很討厭他們的作風…」

「請坐吧。」尹伊示意椛坐在旁邊草地上後,自己也坐在對面:「我看過你們的印信,你們很重視自身的職分。你有什麼看法?」

「我當然很重視我自己的職責!」椛按著胸脯,舉拳憤慨道:「但他們怎麼能這樣自以為是!他們絕不比我要理解我的狀況,卻認為我不適合當前的崗位要我休息!尤其是文,怎麼能因為她一件小事就左遷!當你被這樣對待不該感到憤怒嗎!」

「確實,」尹伊平靜地點頭同意:「職分的委派是信任的表現,也不會有人喜歡別人硬要自己做不喜歡的事情。但是…」他婉轉地假設道:「若妳今天看到幾十隻螞蟻要去同一個地方完成工作,妳認為牠們會走相同的路呢?還是走相異的路?」

「相同的路呀,怎麼了?」椛對他的問話有點摸不著頭緒。

「那要是每隻螞蟻都想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那樣牠們有可能一同到達同一個地點,並完成工作麼?」尹伊接著問道。

「絕對不可能。」椛回答道:「別說完成了,恐怕連是否到同一地方都有問題。」

「這就對了,」尹伊說道:「雖然妳也做出妳的選擇,不過妳若不改變行事動機,恐怕連我們這邊的工作妳都無法完成。」

「我只是希望你們能讓他們收斂點而已啊。」椛無辜地解釋道:「文那邊我能解決的,做為交換我也會告訴你們昆蟲妖怪的位置。」

「我真的很期望妳的幫助,但妳的動機又何嘗不是自認高他們一等呢?」尹伊說道:「妳來了很好,不過我也希望妳不要與他們兵戎相向,這可不是好事。」

「那你又要我怎麼做?」椛的語調開始顯示出不滿:「難不成要我回頭與你們為敵?」

「絕對不是,」尹伊安撫道:「我希望妳告訴我莉格露的位子,也能跟我配合一下。妳只要照著做,不用動刀也能達成目的。之後我希望妳替我照顧妳旁邊這位。」他用手勢指向一旁沉睡中的少女:「能否再告訴我,她是誰呢?不管妳的回答如何,都不會有任何不利影響的。」

「真的嗎…?」椛謹慎地問道。尹伊正色點了點頭。

「她是我姊…」這時椛才有些怯怯地說道:「我是怕說出她是誰你會不相信我…」

「怪不得啊…長得挺像的…」尹伊摸著山羊鬍,說道:「相信妳的,不會管她與你的關係的。不相信妳的,妳就是真的和她無關,也不會相信妳的。好,」說到這,他高興地搓了搓手,小聲道:「來開始演戲吧,妳只要…」

==============================================

「可惡!」椛衝出陣外,一邊向山頂飛去,一邊大聲道:「好不容易逃出來,怎麼能這樣又被抓回去!」

「是麼!」她話沒說完,尹伊緊接著衝出來,也大喊道:「讓我看看你們的能耐吧!」說著使勁跳了起來,揮拳就要往她腹部砸下去。

這時,突然一隻冷箭襲來,尹伊勉強才閃過去。他定睛一看,在椛的身邊與身後出現許多手持各樣兵器的天狗。「等著下地獄吧,」椛左顧右盼後,向他正色道:「與我同來的都在這了。」

「全都來了啊?」尹伊露出詭異的笑容:「太好了。」說完,除了椛以外,其餘天狗全都落到地面倒了下去。

「非常好,」尹伊笑著拍手:「這下總算能喘口氣了。」

「尹先生!」在地面上的因普路斯看到這光景,大喊道:「您這麼厲害,怎麼不一開始這樣就好了!」

「不能接受麼?」尹伊帶著椛回到地上,向他問道。

「不!」因普路斯連忙澄清道:「當然不是!只是…」

「能接受的,就接受吧。」尹伊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們就先好好休息,我要去…妳說莉格露在哪著?」說著看向一旁的椛。

「恩…就在你們原先住的小屋中。」看見因普路斯在旁邊,椛有些遲疑地說道。

「尹先生,」這時,因普路斯湊近他耳邊問道:「您所說的莉格露是亞撒身邊的綠髮小女孩嗎?」

「挺像的,」尹伊打趣地說道:「但不是,我還曾問過她們是不是雙胞胎。記得要維特也休息一下。」說完,就準備往他印象中小屋的方向離開。

「你不休息嗎?」椛關心地問道:「你跟他們都打了整個下午的仗了…」

「不必了,現在可不是待在這的時候。」尹伊回頭看著他們,問道:「因普路斯,你讀過經文,考考你。詩篇九十一章十四節說過什麼?」

「什麼?!」因普路斯一時反應不過來:「等等…」

尹伊望向前方,按住胸口:「她一心愛我,所以我要救她脫險。」他倆同時說道。

==========================

我居然得爆肝到凌晨四點半才把這篇小說趕完==

算了 考前一篇,也算不錯了=w=

期末考的差距,就用小說來補上吧!!(?!
ee0的生命力也不能用常理來衡量 =w=
看到椛被教訓就像我被教訓了一樣= =

最後還是利用椛了嘛!!臭EE

EE的耐打力是黑騎士的一百倍
你倆到底對我有多深的怨念啊=="
ee 你太悲觀了 (拍肩
這是一種讚美 =w=b
剛開始的時候 許多人都毀謗或鄙視 基督教
不過後來都度過了這難關不是嗎 (啥?
其實EE不是耐打

他根本不承受攻擊啊!!


我也要當版主~~~可以免費改名OWO
(好爛的動機...)

回覆 #6 飛天燈 的帖子

別難過了
ee0或e0e都是一樣的
尹伊不改名的(啥?
另一個我若切換成物理狀態確實不太能承受攻擊(思

不過不知道他肯不肯拋棄掉這種方法就是了=w="
「一起解決她,省得浪費時間。」愛麗絲也鄙視地撇向同一方向,雙手藏入身後,招出許多人偶。


ee
我想像不能
求詳細
不錯的小說內容.....
情況許可的話
我會將東方排在第一個時空旅行
(前提是要夠多人投票smilies1774 )
你只要想像咲夜從背後抓出八隻飛刀就好了==

===================

東方雖然只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但有時也很難寫出整體性啊(思